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五十一章 遗忘的情绪

“我只看将来,不看过去。”白山水带着一些傲意淡淡的说道:“如果要逼那名宫女,我只希望他的动作更快一些。”
那柄直指丁宁后背的茶垢般飞剑骤然无力,从丁宁的耳侧飞过,又飞了数丈,终于无力支持,就此叮的一声掉落地面。
丁宁对着无法站起,口中还在往外溢出鲜血的艾大夫微微颔首,转身走向自己的马车。
“续天神诀。”
又是轰的一声爆响,整扇院门四分五裂,溅射成无数碎屑。
丁宁在岷山剑会之中身受重伤,接着回墨园休养。
但丁宁已经开口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在你看来,他的飞剑似乎还要比我更快一分,所以你难以理解我为什么敢那么做,而且最后为什么还比他要快。”
“太快,话太少。”净琉璃说道,“总觉得他答应和你战斗太过干脆。”
若是同等修为的对手,这样一气呵成的进击尚且只是让人觉得惊艳,但丁宁和艾大夫明明相差着一个修为境界,依旧这样完全掌握节奏的霸烈一剑,却不只是让人觉得惊艳,而开始让人感觉到恐惧。
有关修行方面的问题,净琉璃绝对比世间绝大多数的修行者要聪明的多和*图*书
从一开始的进击到出剑,到最后直接击溃艾大夫的这一剑,丁宁竟是一气呵成,完全就是自己的节奏。
“艾大夫是我们的人?”
所有观战的修行者全部震撼无言。
丁宁知道她思索的是什么,再次认真回答:“如果他不是我们的人,我也同样会这么做。”
几乎同一时间,有关丁宁和艾大夫这一战的结果传入了皇宫深处,传到容姓宫女的耳中。
在数十个呼吸之后,她的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起来。
净琉璃扭过身来,对着他微微躬身,也诚恳的致谢道:“拜你所赐。”
白山水挑了挑眉。
这只鸽子飞进来的次数多了,和白山水也已经熟稔,所以当白山水的手落向它时,它也并不闪避,任凭白山水取下它脚下的信筒。
“你怎么知道?”丁宁也是微垂着头,靠在车厢的后壁,疲惫的轻声回应。
她忠于皇后,便可安身立命。
看着很平静的走回马车的丁宁,净琉璃微垂着头,没有做声。
现在只是过去数日,但是丁宁的修为竟然又已经往前跨出了一大步!
听着她这四个字,丁宁微微自嘲,道:“听上去怎么像害了你似的。”
和-图-书一战发生的很快,结束的也同样很快,而结果传递的则更快。
……
然而现在,这种情绪却不可遏制的在她的身体里蔓延。
她的声音响了起来。
得到肯定的回答,净琉璃却是反而莫名的沉默了下来。
从末花残剑折断处喷涌而出的剑意,夹带着所有碎裂的星辰寒煞元气,以及那些乌金色的尘砂,尽数轰击在艾大夫的胸口。
她沉默思索了片刻,这才接着开口道:“你最后不顾他飞剑的那一剑破他符器,是因为他本来就是我们的人,还是他就算不是我们的人,你也会这么做,也确信自己足以破开他的符器防御,并确信他的飞剑伤不了你?”
……
丁宁的姿势没有改变,道:“他没有推脱的能力,他惹不起关中那些人,更何况他也不能和容宫女一样躲到宫里去,他很清楚不干脆的答应,他可能会遭遇到很多难堪的事情。”
丁宁看着这柄跌落的飞剑,不再前行。
然而等他出墨园去见容姓宫女,一剑杀了奔马时,已经是四境中阶的修为。
夜策冷收敛了笑容,微垂下头,清淡的说道:“他昔日便一直想得到续天神诀修行,但却始终未能如愿。和_图_书若是他早就得到续天神诀,或许现在的长陵也不是这样的长陵。”
“已经过了四境中阶……”
她缓缓的在心中说出这四个字。
她的面容没有任何变化。
她很快点了点头,表示想明白了丁宁的说法,然后又接着出声,道:“艾大夫虽然伤重但不会死……所以这是一石二鸟的计划?你找他决斗,又可以让那名宫女看到你惊人的进步,给她莫大的压力,又可以让她反而对艾大夫更加信任。艾大夫在今后,或许还能成为对付她的重要棋子。”
“因为他比我多思索了一件事情,哪怕他是真正的对手,他也会比我多思索一件事情。”
恐惧这种情绪对于她而言已经很陌生,她甚至已经忘却了这种情绪。
净琉璃的眉头跳了跳,忍不住就要转头。
夜策冷的小院里的一角,一株栀子花正在安静的盛开,清幽的响起里,一只蓝色的信鸽飞了进来。
“不只是这个问题。”净琉璃皱起了眉头,沉吟了片刻,却不知道如何用言语来形容,只是道:“感觉有些不对。”
并非是她自大。
在岷山剑会结束之时,丁宁只是刚入四境。
她都不知道自己出声,甚至都觉得那不是自己和图书的声音。
等到她赶着马车离开这片街巷,在身后一片片惊呼声如潮水般荡漾开来,她依旧保持着微垂着头的姿态,声音却是低低的传入到车厢中丁宁的耳廓之中。
看着信筒里讯报的内容,白山水看着肃立在一侧的夜策冷,无限感慨的笑了起来,“不愧是他的传人,四境胜五境这样的事情,竟然可以做到不是偶然。”
顿了顿之后,丁宁看着她,说道:“他会先想一想自己是否能够挡住我的这一击,或者想一想我这么做是否还有其它的手段,哪怕他只是下意识的判断一下能否挡住我这一击,也会比我慢。因为我要进,就不留后路。你要明白,即便有些人能够用两柄剑,但在同一个时刻,他绝对无法兼顾两件事情。他思索防守,后方进攻的剑就会慢。”
这分明是荒谬,然而却偏偏如此真实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令他们心神难以自持。
丁宁点了点头,异常诚恳的说道:“你的确进步了很多。”
噗的一声闷响,艾大夫的胸口迅速的凹陷下去,整个人就像一只折翼的大鸟狠狠飞撞在身后的院门上。
即便是在所有史书的记载里,甚至是一些故事书里,都没有这样快的修行记录。m.hetushu.com
“怎么可能,他的修为怎么可能提升得这么快。”
不是因为平静,而是因为恐惧。
这是什么概念?
……
艾大夫颓然的跌坐在地,一口鲜血喷出之时,前方的木屑还在飞洒,鲜血将木屑全部染红。
那声音变异而刺耳。
夜策冷没有回话,拿过了她手中的纸卷,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转过头看着她笑了笑,又露出了两个好看的酒窝:“他应该已经领悟了续天神诀。”
考虑清楚的结果便是更强烈的震惊和恐惧,这种情绪甚至使得有数人直接失声叫了起来,而且这数人还是周围所有的观战的修行者之中修为最高的数位。
同一时间,皇后微微的抬起了头,不看书房外道上那名垂首恭立着的黄袍中年男子,而是看着上方天井中落下的纯净光线。
直到这时,很多人才开始回过神来,才来得及想到方才没有来得及反应的事情。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修行速度!”
而是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
丁宁微抬起头看了她的背影一眼,认真道:“你进步了。”
这绝对不可能有误,因为参加岷山剑会的无数修行地师长都是亲见,丁宁连掩饰修为都做不到。
因为他们判断出了丁宁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