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五十四章 挖树

净琉璃右手手腕微动,往上挑起。
丁宁的目光却落在那一株低矮的桂花树上,道:“你可以把它当做剑。”
这根细枝折断下来,在她的手中就像是变成了一柄细剑。
连桂花林里一个小小的池塘都没有改变。
净琉璃也不明白丁宁到底要做什么,在她看来,今日若是没有那名代表着所有侯府态度的青年解围,丁宁的锐气便会大受折损。此时见着丁宁径直朝着后院的桂花林行去,紧跟在丁宁身后的她终于忍不住轻声问道。
净琉璃骤然有所领悟。
整株桂花树便就此像一柄剑出鞘一样,连带着一圈圆形的泥土被从地上拔起。
所以他们对于长陵而言,当然是算得上真正说得上话的权贵,能够就一些事情表现出自己的态度和意见。
丁宁看了她一眼,道:“没有问题。”
咔嚓一声轻响。
就像拔剑一样,她将这根细枝往上拔起。
嗤的一声,一道剑光沿着那株桂花树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圆圈,落入地下。
那一团泥土依旧是一团泥土,轻巧的盛放在车厢的底部,连一块泥土都没有崩落。
若是他是属于独孤侯府,或许还是因为独孤白的原因,然而他却偏偏是属于和丁宁最扯不上www•hetushu.com关系的侯府。
或许正是因为这些桂花树都足够老,十分难得,所以刘宫将并没有过多改变这片桂花林的格局。
这根细枝轻易的扫碎了车厢,然后继续轻轻托住了落下的桂花树。
刘宫将并非初出茅庐的修行者,所以他比绝大多数旁观者更清楚这名青年替丁宁出头其中蕴含的意思。
再联想到鹿山会盟之前方绣幕走,方饷在鹿山会盟之中经脉寸断修为尽废,方候府近乎名存实亡,在场的有些人便开始反应过来这名青年代表着所有侯府的态度。
泥土下方发出了许多奇异的声音,就像有锐器在切割。
他们的地位源自杀死的无数敌国强者,源自他们立下的无数军功,也源自他们所拥有的强大力量。
这根细枝轻易的切断了泥土底部的根茎,然后将整株桂花树连带着一团泥土挑了起来。
然后她往下方地面挥去,身体里的真元尽数喷涌而出。
丁宁没有回头,说道:“不要伤及泥土。”
但也就在这一瞬间,她的眉头深深的皱起,她觉察到自己还无法掌控这样的剑意。
面容清秀的长发青年转头看向丁宁,轻声道:“总需要个台阶下。”
http://m.hetushu•com直接放车厢,我可以坐外面。”
她又沉默了数息的时间,然后又躬身对着丁宁认真的行了一礼,接着便转过身去,正面那棵桂花树,然后握住了一根斜挑到她面前的细枝。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不愿意见到鸟尽弓藏的事情发生。
丁宁朝着他微微躬身致谢,接着再转身看着刘宫将,认真行了一礼,道:“请将军成全。”
净琉璃的确很不轻松,保持着强大的真元输出,她的身体都显得有些微微僵硬,但是听到丁宁说的这些字句,她的呼吸微顿之间,却又是躬身对着丁宁行了一礼,这才开始动步,同时问道:“直接放车厢?”
“凡事总要讲究一个理字。”丁宁依旧没有回头,只是缓声道:“有时候并不只是剑够狠就可以不必讲理。因为绝大多数人都会担心这样的不讲理会落在自己身上。”
然而在这一瞬间,细枝摆动出了一圈弧线。
净琉璃往前一步,又瞬间握住了一根细枝,再次往上提起。
在刘宫将的府外等候着的人们无比震惊的看到净琉璃用一根细枝挑着一整株的桂花树出现。
净琉璃的目光落在丁宁腰侧的末花残剑上,“你没有让我带剑。http://www•hetushu•com
净琉璃怔了怔,道:“什么?”
“难道真的要挖一棵桂花树回去?”
“自在由心,顺心自如。不拘泥于哪一道剑,才是你的剑意。对自己的剑太过有信心,就会自然产生靠着一剑便战胜对手的想法,但这种想法却未必符合你所修的剑意。”
在过往的很多年里,皇后郑袖对于整个长陵的管控虽然严苛,但做事却极为公允,不会越过某一条无形的线。
手指般粗细的细枝挑着沉重的泥土和桂花树,连弯都未弯,但是净琉璃的双足却已经微微陷入地面,她的衣袖之中嗤嗤的声音不断响起,面色并不轻松。
所以她顷刻间做出了改变。
数息之后,她严肃的看着丁宁问道。
这根细枝又被净琉璃折断下来。
“你不需要我的剑。”
轰的一声。
刘宫将沉默了片刻,不再说什么,只是转身走回自己的院中。
不要伤及泥土,这时很诡异的说法,然而此时的净琉璃却似乎完全能够理解他的意思。
丁宁满意的看了净琉璃一眼,坐了下来。
“出剑最重要的是结果,并非只是直接的一剑都代表着顺心如意,只要每一剑都是很自在,最后的结果便也很自在。”
“伤及枝叶有没有和*图*书问题?”
这株桂花树长得很低矮,但是很粗壮,看上去今年秋里的桂花应该会开得很满。
这十三名王侯和其部属分别镇守一方,如十三块牢固的基石稳稳的承托着前所未有的强大帝国,这十三名王侯在整个大秦王朝而言,自然拥有远超寻常朝官的地位。
丁宁看着并不轻松的净琉璃,缓慢而清晰的说了这一句,这才开始动步,往外走去。
净琉璃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但是她也不再说话,只是继续如真正的侍女微垂着头跟在丁宁的身后。
现在,所有的王侯自然也希望皇后郑袖能够遵循她之前的行事原则。
他的面色连变数变,没有出声。
……
丁宁没有回头,轻声回应道:“等下你要多花些力气,挖那棵桂花树时,同时要多挖些土回去。”
丁宁在池塘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沉默的看着这池荷花看了许久,这才站了起来,踢了踢这块石头的边缘,对着等待着的净琉璃轻声道:“纯圆切到这里为止,深六尺,不震伤内里,顺平起根。”
所有人沉默的看着净琉璃和丁宁随后进入他的院中,都不明白丁宁到底要做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大秦王朝现在的偌大疆域有很多是他们打下的,所以他们理http://www•hetushu•com应拥有非凡的地位。
这名青年属于其中一位王侯的座下,在这种时候出现,自然就代表着那名王侯的态度。
大秦王朝连灭韩、赵、魏三朝,一共封侯十三人。
刘宫将府邸中的桂花林很大,绝大多数桂花树都已经很老。
他坐在树前,因为没有泥土洒落,所以他所坐的地方依旧很洁净。
他们还未适应这样的画面,走到马车前的净琉璃的细枝已经落下。
此时池塘中的荷花已经盛开。
细枝只是晃动了一瞬间,便承受不住这样恐怖的力量而化为飞灰。
在郑袖对白羊洞的态度上,这些王侯并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但是当薛忘虚在岷山剑会开始之前死去,在丁宁和容姓宫女的这件事上,这些王侯开始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话,丁宁却并未就此保持沉默,而是在微微的停顿之后反问道:“通过今日之事,你学到了什么?”
净琉璃认真思索着丁宁这些话的意思,然后她的目光落在距离这块石头最近的一株桂花树上。
只是和很多年前相比,这片桂花林里的有些桂花树粗壮了一些。
他可以冒着得罪某一个侯府的风险,但是他绝对不敢得罪所有的王侯,因为其中有些王侯的性情很暴戾,手段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