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五十九章 赌约和羞辱

他的体力都开始不支。
但是她很清楚张露阳为什么会承受这样的羞辱。
她现在还有着可以杀死丁宁的把握。
这是在乞求原谅么?
似乎永无停止。
皇宫里。
在她看来,既然赌约已成,那双方静待结果便是,而且丁宁的态度如此坚决,即便张露阳跪下乞求,丁宁也不可能改变主意。
他要乞求丁宁原谅他什么事情?
茶园周遭一片哗然。
……
虽然是他自己的选择,但是无数噪杂的声音充斥在他的耳廓,他还是因为羞辱而浑身不断的轻颤。
他这句话说得有些凌乱,但是丁宁和净琉璃却很明白他的意思。
张露阳沉默了片刻,道:“不是每个人都很自由。”
他突然之间明白了丁宁的想法。
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即便跪个一天一夜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我可以再帮你一把。”
张露阳的面色变得更加惨白了些,他抬起头看着丁宁,道:“如果她在日落前到来……除非你也放弃挑战她。”
她的身体始终颤和-图-书抖着,她也垂着头。
净琉璃也是吃了一惊。
丁宁转头看着不能理解的她,接着说道:“若是我们只是平静的在这里喝喝茶,吃吃饭,容宫女自然不一定会来,但他必须要让容宫女来。”
……
在他们的视界里,茶园里的那名中年男子还在丁宁的身前跪着,也不知道要跪到多久。
她的身体也不断的颤抖着。
这片河岗上的茶园平时没有人来,随着净琉璃和丁宁的到来,尾随着大批的人群,甚至有些寻常的长陵百姓也跟了过来,此时虽然密密麻麻的人群都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对于平时一直处在很清幽环境里的张露阳而言,四周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噪杂,越来越令他的头脑发胀。
“他这是自受羞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在我们的面前,自然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他继续跪着。
时间在无声无息中流逝。
容姓宫女始终在檐下等着。
张露阳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丁宁,道:“会。”
她也很清和_图_书楚,只要她出现在茶园,答应丁宁的挑战,这样的事情就会结束。
“那只是你自己的想法。”丁宁看了他一眼,道:“我可以和你打个赌。”
除了净琉璃之外,没有人知道张露阳和丁宁的赌约。
这种神情,让他觉得自己对于丁宁而言同样的微不足道,甚至连申辩都是无力。
他停顿了很长的时间,才看着丁宁开口说道。
“我同意你的说法。”丁宁看着远处长陵的城廓,道:“每个人都不自由,关键在于每个人愿意付出什么样的牺牲。”
可是……皇后不想让她出现在丁宁的面前,不想让她和丁宁决斗。
这些人不能理解。
这个时候丁宁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丁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赌我在这里等到日落,她都不会来这里。如果她在日落前到了这里,我便放弃挑战你。”
然而此时,他的汗水却是湿透了他的衣衫,然后再被热意蒸干,他身上的衣衫上结了一层厚厚的盐霜。
然后他双膝着地www.hetushu.com,对着丁宁跪了下来。
“你太恶毒了。”他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听到丁宁的这句话,张露阳的身体停止了颤抖,但变得更加的冰冷起来,“我不会答应你的挑战。”
然而这些消息,却是让她好像置身在茶园之外。
“不让一个垂死的老人看最后一眼,那才是最大的恶毒。”丁宁不看他的眉眼,抬头看着远处的群山,慢慢的说道。
净琉璃觉得张露阳的这句话也很厉害,所以她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丁宁。
丁宁便一直继续在他的身前站着。
他不相信丁宁能够杀死钱道人,但是这些围住了整个茶园的人……那些人脸上的神情,那些嗡嗡嗡不断充斥他耳廓的声音,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是事实。
丁宁走到了跪着的张露阳的身前,平静的说道:“我可以让你承受这样的羞辱。”
“你对她没有信心。”
钱道人死了。
张露阳的身体微僵,有些艰难的抬起头来,面色渐渐发白。
张露阳的眼睛明亮了一瞬,和-图-书但不知为何,看着丁宁平静而充满信心的面容,他的心脏却又骤然沉了下去。
张露阳垂下了头。
茶园外的很多人都等得焦躁起来。
夏日的那一轮酷日在天空中慢慢移动,渐渐西落。
净琉璃瞬间明白,声音微寒道:“所以他必须让容宫女知道他在受着最大的羞辱,他不在意今后长陵人怎么看他,也不在意容宫女怎么想他,他只是想要让容宫女到这里来,他只是想容宫女赢得赌约,今后可以不必死在你的手中。”
她眼前的花圃里,光线的色泽由金黄慢慢变暗。
接下来他又沉默了许久的时间。
丁宁沉默了片刻,轻声道:“很可怜。”
“你什么时候觉得我是说谎?”
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丁宁没有任何的犹豫,笑了笑,说道:“好,如果她会在日落前到来,我就放弃挑战她。”
张露阳道:“什么赌?”
谁都不明白这个茶园的主人为什么突然对丁宁跪拜下来。
丁宁顿了顿,然后看着他的眼睛接着说道:“如果你和我一样和_图_书有信心,那你就敢和我赌。”
她莫名的理解丁宁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容宫女根本不会来,从头至尾,张露阳都是爱上了一个不值得他如此深爱的人。
当丁宁说钱道人已经死了的时候,丁宁的神情依旧极其的平静,好像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净琉璃皱了皱眉头。
“在长陵,一名剑师,尤其是修为高过别人的剑师不敢接受别人的邀战,会被人看不起,受人唾弃。看来你为了她,甚至可以不惜自己的声誉,不惜别人对你的看法。”
丁宁平静的看着张露阳,微嘲的摇了摇头,“可是她会对你这样么?”
她似乎可以亲眼看到张露阳跪在丁宁的面前。
有关那辆马车的讯息,在确定行往茶园之后,便不停的传入她的耳中。
茶园里的张露阳的面色却是越来越惨白。
此时她距离那片茶园很远,视线根本不可能穿出皇宫,穿出半个长陵,看到那个茶园的影子。
丁宁看着他,说道:“从一开始。”
如果在同一天里,自己也死了,那她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