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六十章 原来你也在这里

当在黑暗中离开的时候,黑衣男子认真的看着木桥上的邵杀人诚恳的说道。
“大约还有半个月,我就有战胜容宫女的能力,其实在这段时间里,我不希望她来找我。”
净琉璃就在此时明白了哀莫大于心死的感受,她跺了跺脚。
夜策冷纠正了她的说法:“是第一号杀手,不是第一号打手。”
“不要让他死。”就在这个时候,丁宁的声音却是低低的传入她的耳廓。
净琉璃皱了皱眉头:“只要那么多天,你就能到了五境?”
“怎么会这样?”
四野一片哗然。
……
“所以他应该是保证梁联离开长陵的人。”
白山水淡淡的说道:“我会杀死他。”
他看着渐渐变得不耐的人们,看着渐渐落山的夕阳,直至他的脸庞都渐渐变得黑暗起来。
更深的深渊里似乎有个魔王,长得和丁宁一样的面目。
就如今日,他便因为连一道最为简单的符文都弄错,无意中破了数个水缸,便被罚替整个仙符宗的水缸担水。想www.hetushu.com到在岷山剑会威风八面的小师弟,他觉得欣慰,既是想念,又更加自惭。
丁宁缓缓转过身,平静的看着张露阳,说道:“困于这座茶园,这座茶园对你而言也是一座牢,我不相信你不曾有过离开这里的想法。”
张仪放下挑水的担子,看着这轮倒映在水中的明月,看着自己在水影中的面容,渐渐有些羞愧,又有些出神。
黑衣男子的眉眼骤然一寒,游荡在他身外的黑剑发出了诡异的丝丝声,但他最终不发一言,转身离开。
她似乎失去了在长陵拥有的一切。
邵杀人很清楚他的意思,但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还不配评论百里素雪。”
张仪霍然一震。
“我相信他会帮我救出大浮水牢里的人,所以我会做到答应他的事情,帮他杀死梁联。”
“这就是徐焚琴。”
张露阳依旧跪着,他的身体却是往前挺直了,他的手中出现了一道晶莹的剑光,就像清晨茶叶上滚和-图-书动的露水的色泽。这道剑光不是刺向丁宁,而是刺向自己的心口。
张露阳抬头,如同即将渴死的鱼一样张着嘴,看着天空里最后一缕阳光,但是连他都知道了结果,都知道了她不会来。
“你在想什么?”
当马车开始驶离茶园的时候,容姓宫女依旧站立在檐下。
茶园里最后发生的事情也如实传到了她的耳中。
仙符宗。
他眼睛里最后一丝光焰也似乎彻底消失。
净琉璃如真正的侍女恭顺的跟在他身后走出茶园,等到开始驾车缓缓驶离茶园时,她才忍不住轻声的问丁宁:“为什么你要让我救张露阳?”
顺着声音望去,看着夜色里的那人,他顿时愣住。
净琉璃转头看了他一眼,道:“张仪应该已经到了有一段时日了。”
净琉璃微微挑眉,还有些不明白,然而也就在此时,她感觉到了一股剑意。
丁宁也没有再看他,只是转头看了净琉璃一眼,道:“走吧。”
……
在距离黑衣男子和邵杀人其实m.hetushu.com并不算远的一片河港上,并排站立着两名女子。
净琉璃看着这名男子,她觉得有点可悲,又有些同情。
张露阳没有说话。
河面上飘来的淡淡水雾,如薄纱一样批盖在这两名女子的身上。
在仙符宗的大试里,他表现得极为平庸,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能够通过仙符宗的大试,成为仙符宗的弟子。
此时刚刚入夜的整个长陵和整个皇宫也似乎变得很空,似乎一切都没有了。
“还是没有来。”
他觉得这声音十分熟悉。
她知道张露阳没有死,活了下来。
马车行在长陵的街巷之中,和平时一样,丁宁并不多话,但是今日里,净琉璃觉得丁宁分外沉默。
丁宁转过头不再看他。
丁宁在黑暗里轻声说道:“但是活着……反而是一种持续的煎熬。”
“死了就死了,反而干脆。”
再看着那人身上穿着的服饰,他又愣了数息的时间,有些不能相信的说道:“苏秦……你也在这里?”
黑暗里看不出他的脸和_图_书色。
净琉璃想了想,道:“所以你觉得今日里张露阳活着,对于容宫女的影响比死了还要大?”
此时正抓住了她的心脏,大口的吞噬。
一口古井的井水里清晰的倒映出天上的明月。
“堂堂的白羊洞大师兄,连岷山剑会都进入前十的人物,却是沦落到如此地步。是你不合燕地,还是根本不符这仙符宗?”
……
丁宁说了这一句。
丁宁没有理会她所说的,只是接着轻声说道:“我在想王太虚和我的师兄。”
但不知为何,当听到张露阳自杀被净琉璃所阻的消息时,她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庆幸,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更加往下坠去,坠入到更深的深渊。
而在进入仙符宗学习之后,他依旧是表现得最为平庸,甚至很多时候都不能完成师长规定的一些功课,以至于常常受罚。
她的身体很空,没有力气。
“是。”
“我对他越来越有信心。”
“王太虚绕了点路,可能刚刚到。”
当的一声轻鸣,张露阳手中的这道晶莹剑光直接便被和_图_书击落在地。
丁宁异常简单的回应。
“你之所以败,不是你不明白,而是你不愿意去相信。就这样死去,值得么?”
他没有转身,对着张露阳说道:“我和你说过,她根本不会来。”
“说实话他的确很让我吃惊,但如果我是百里素雪,我绝对会让他回岷山剑宗,而不会让他在长陵横冲直撞。”
夜策冷看着黑衣男子消失的方位,对着身旁的白山水说道:“昔日胶东郡的一名渔夫,郑袖传给了他巴山剑场的杀生剑经。”
一个声音响起。
白山水倨傲的笑了笑,道:“原来郑袖手下第一号打手就是这副模样。”
夜色里的那人看着张仪笑了笑,“只是我好像比你更适合仙符宗,所以我现在已经是可以进入真符殿的弟子。”
茶园里已经疲惫和不耐的人们骤然看到这样的变化,顿时发出了无数惊呼声。
“这天下实在太小。我来了仙符宗,想不到你也来了仙符宗。”
一片草叶飞起,轻柔却带着那种高山仰止的气息,击在了张露阳手中的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