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六十三章 熟悉

在鹿山会盟里起到至关重要作用,但是却经脉寸断的方饷。
夜策冷在她的身旁竹椅上坐下,垂下头来,眼睛深处却开始闪现一种迷离的情绪。
“说得好像你不是什么疯狂的女人一样。”
鹿山会盟结束,阳山郡收复,岷山剑会结束,一时间对于整个大秦王朝而言似乎暂时都没有什么大事,丁宁的复仇,俨然已经变成了大秦这盛夏里最大的一场戏。
净琉璃不由得怔住,她没有想到方饷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净琉璃的眉头缓缓往上挑起,她觉得方饷这句话里攻击的意味很浓。
……
白山水笑得更加花枝招展。
“你为什么会我方家的借剑意?”
他最后的失败,只是因为从一开始就错误的相信了一些人。
净琉璃终于忍不住轻声的问了起来。
丁宁的这些行事风格,让她越来越想起那个人,让她越来越觉得熟悉。
但是他说话很直接,没有任何的过渡,便直接问了这样一句。
因为丁宁在杀死钱道人之时,他用以破钱道人的先手的那道秘剑“借剑意”并非出自白羊洞,也并非出自岷山剑宗,而是出自方侯府。
那是整个胶东郡除了皇后之http://m.hetushu.com外的最强剑师。
方饷似乎也没有力气再可以浪费,他低着头说了一句。
丁宁依旧没有马上正面回答,只是再次抬头,直直的看着身材好像缩小了一半的方饷,也认真的说道:“可能结果会很惨。”
这种药味里,似乎混杂着至少五六十种药性很猛烈的药材。
这名曾经威震八方,此刻却面容无比苍白,比王太虚最虚的时候还要虚上无数倍的侯爷微微抬首,看着走入院中的丁宁和净琉璃说道。
丁宁看着他的眼睛,也很直接的说道:“方绣幕到梧桐落来看过我。”
净琉璃沉默了片刻,道:“计划里的细节都很完美。”
丁宁看着他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他的身旁还有一张藤椅,显然是备给净琉璃的,然而净琉璃却并不落座,只是恭谨的垂首站在丁宁的身后。
这种药味来自于坐在池塘前藤椅上的一名男子身上。
净琉璃的眼睛不自觉的微微眯起。
丁宁看着他此时的样子,眼睛微微的眯起,心中有了些新的想法,但是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站了起来,躬身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
www.hetushu•com夜策冷如是想着,她也开始觉得自己的想法很疯狂,真的是个疯狂的女人。
听着这样的回答,方饷收敛了笑意,却是没有生气,只是认真的看着丁宁,道:“只要你认定其实那天开始,我弟就已经传授了你修炼的功法。那这件事就永远是真的。”
这辆马车没有驶向方侯府,而是驶向了一处偏僻而有些荒凉的院落。
丁宁看了他一眼,道:“或许他永远都回不来长陵,又或许他回来的时候你已不在。”
方饷自嘲的笑笑,垂头看了一眼自己,“还能更惨到哪里去?”
净琉璃也始终如真正的侍女一般,跟着他,就坐在他身侧的下首。
那个人的计划也往往天衣无缝,步步推进。
然而丁宁依旧只是平静的听着,没有回话。
不管丁宁的计划是否完美,在这个计划里,白山水就必须要单独对付徐焚琴。
丁宁的心情很平静,因为他可以说比长陵的任何人都要熟悉长陵的任何一条大街小巷,甚至知道绝大多数房屋里住的是什么样的人。
看着这样的画面,方饷眼睛里欣赏的意味更浓。
岷山剑宗会对每一名参加岷山剑会和_图_书的选生有所调查,各司也会有所配合,在岷山剑宗的资料里,丁宁在此之前和方侯府没有过任何接触,那丁宁怎么会方侯府的秘剑?
当院门开时,一股浓重的药味令净琉璃都不自觉的闭住了呼吸。
“这件事是否是真的,只要我弟回来一问,自然就知道。”方响看着丁宁继续说道。
头颅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动的部位。
他的身体大部分地方,都绑着厚厚的绷带。
丁宁并没有多问便出了墨园,上了这辆马车。
丁宁认真的对他躬身行礼,然后在他身前的藤椅上坐下。
皇后郑袖是习惯做任何事情都留下一个后手,而那个人却是习惯做任何事情都一石二鸟,一件事情里将很多人都算计进去,而且往往能够让人无法联系到一起。
“马车里会有我给你的礼物。”
这次即便丁宁没有解释,净琉璃也知道为什么方侯府的这辆马车会来。
那座偏僻而荒凉的院落,是以前方绣幕闭关修行的地方。
几个呼吸之后,她明白了更多,转头看着丁宁,“是不是在挑战钱道人时,你用那道借剑意,便是故意要引出这样的局面……这是不是本来就在你的计划里?或者说,m.hetushu.com你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杀死钱道人,但在那些方法你,你刻意的选择了以这借剑意开场?”
“真是疯狂的女人。”
丁宁平静的看着他的眼睛和笑容,没有回答。
这辆马车来自于方侯府。
然而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墨园的马车还没有出墨园,却是有一辆分量足够重的马车来到了墨园。
方饷看着丁宁,一时没有说什么,却是突然笑了起来:“所以是我弟传给你的,即便你当时还不是修行者?”
当杀死钱道人,进入茶园令容姓宫女的那名地下情人在他身前跪拜一天之后,长陵所有人都等待着墨园里那一辆马车再次行出。
“他给你的是什么?”
方饷接着说道:“所以只要我确定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或许还会认为你现在的修为进境和我弟有关,因为还可以说,其实从当时开始,你已经是我弟的嫡传弟子。”
马车还是送他们来的马车,但是车厢里的软垫座位上却是多了一个黑色的铁盒。
净琉璃愣了愣,然后她终于真正的明白了两个人对话里包含的意思。
“不只是修行功法能够传承,难道连行事手法都可以传授么,而且在你死了那么多年之后?”
www.hetushu•com宁打开这个无锁的铁盒,里面有一本很薄的册子。
不是因为药味,而是因为这人的身份和敬重。
她知道这人便是方饷。
丁宁不再看她,继续认真的看着手中薄薄的册子,轻声道:“我必须抓紧看懂里面的很多东西……到面对容宫女时,我必须用这里面的一些东西杀死她。这本册子不是今日到了我手里,而是当天方绣幕来看我时就到了我手里,所以里面有些东西,我要显得很熟。”
这可能是岷山剑宗忽略的细节,她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所见的记录里并没有这样的记载。
似乎只有借助这些绷带,他才能勉强保持人形,才能勉强的坐在那里看着丁宁和净琉璃。
丁宁看了她一眼,说了这一句,然后缓缓的说道:“我只知道方侯府一定对当年没有选择我而后悔。”
她已经替丁宁熬了很久药,但即便是那种虎狼的药力,都比不上这种药味冲。
净琉璃顿时皱了皱眉头。
“方侯府的一些其余的秘剑,还有他和方绣幕对于功法和剑招的一些交流心得。”丁宁头也不抬的说道。
“世上不会有那么多巧合。”
夜策冷看着笑得很嚣张的白山水,忍不住皱着眉头寒声说了一句。
“请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