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六十六章 空巷

古墙面上的白灰粉掉下了一些,露出了一些即便后来人来查看也看不出来的痕迹。
丁宁也再次躬身回礼:“如此劳烦前辈了。”
从高处的角楼往下望去,长陵城巷中,有无数人如蚂蚁一样朝着那处会馆前行。
悬壶堂的主人孙杏堂是长陵最为著名的医师之一,他便是关中人。
但同时他又有些发怔。
然后她终于有机会成为胶东郡郑家的门客,成了那名从胶东郡而来的完美女子的贴身侍女。
这里全部都是经营南北货的铺子,用竹竿撑着遮阴布。
“你已经入了五境。”
所以当她不停的走着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只是慢她一步,只是知道她曾经去过何处。
随着丁宁出现在这处医馆前,很多人才开始意识到这处医馆已经被关中谢家包了下来。
一侧的巷道里,却是飘出了一片黑压压的黑云。
只是为什么,最终连他都不在了呢?
但是他也会在某些地方做些短暂的停留。
那处会馆叫悬壶堂,是很大的一处医馆。
天空里无数的飞剑像箭矢一样轻易的折断,坠落在厚厚的血泥中。
她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那时候。
净琉璃如侍女安静的跟在丁宁的身后,叶帧楠又安静的跟在丁宁的身后。
……
所有和*图*书这里的建筑物都化为了粉末,每一道剑光的挥洒,都带出如山般的血浪和上百具朝着四周飞洒的尸骸碎块,如浪里行进的巨舟。
看着密密麻麻聚集如流的黑伞,看到的人都心中清楚,监天司的司首夜策冷到了。
在他们所有人的眼睛里,丁宁最终只是选了一道很捷径的路,行向一处会馆。
马车普通,但是一种阴暗发霉的气息,却是让许多修行者根本不敢从这里过。
没有乌云,但却像是有人在为这一场即将到来的大戏擂鼓。
他收留了她。
这片杏树林的尽头有两座小桥,分别面向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她随意穿入一座农院,换了一身衣衫。
他第一处停留的地方是一处无名的小巷。
那一侧所有人都畏惧的涌向别处。
长陵有很多人会在烈日下打伞遮阳,但是没有人的伞黑色会如此沉重。
身影又很快在一片杏树林里出现。
一处普通的农家小院旁有一块折断的石碑,上面已经长满了青苔。
天空里莫名多了一声雷声。
他不知道她的身份,只当她是迷路走到这里的某个修行地的学生,或者到处淌血的长陵的某个家中幸存的门客或者小姐。
除了净琉璃和叶帧楠,哪怕一些始hetushu.com终紧跟着他的修行者,都因为没有足够近的距离,根本感知不到这样的气息。
因为他的老师墨守城没有来。
在长陵的所有医馆里,可以位列第二的医馆。
净琉璃和叶帧楠的呼吸骤顿。
他们感觉到了那股淡而根本无法琢磨的剑意……让他们直觉无法琢磨只能说明太高而不在一个层面。但丁宁这样的举动,却是可以让他们明白丁宁在做什么。
而那个人,曾经是她仰慕的那批巴山剑场中人的其中之一。
当丁宁来到悬壶堂的大门前时,这名七十多岁的老人已经在悬壶堂的门前候着。
她很快又站了起来。
她无法相信丁宁能够在那样短的时间里,掌握这样的剑经。
她很崇拜他们,想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他放下了背着的铁匣,简简单单的竖在身后,然后他便静立在这医馆的门口,看着迎面的大路。
浓厚腥臭的味道也遮掩不了传入她意识里的那种血腥味。
容宫女看着自己的影子。
马场已经荒芜,荒草长得分外旺盛。
他走过一片斑驳的古墙。
她走过了其中一座桥。
她走过了这座戏台,穿过了一片马场。
她记得就是在这里做了第一件不愿意做的事情,故意延误了一道军令,让和*图*书某个人因此而战死。
影子很孤单,只有一条。
老人颔首,退回往日熙熙攘攘,今日却无比幽静,连绝大多数医师都遣散了的医馆里。
容姓宫女走得很快。
远处的河港上有一片乱葬场。
这里是血肉的磨盘。
她当年冷漠而茫然的走到这里,遭遇了那名宁静的茶师。
那些四境五境的修行者的尸体,像普通的军士一样堆积如山。
这种万人空巷的画面,已经很多年未曾出现过。
丁宁笑了笑,道:“您希望我不要急于一时,但是人若是老想着不能急于一时,反而就会慢了。或许今后便也换了个人了。”
一辆马车停在这座石桥畔。
尤其是净琉璃。
即便是在夏日,也是热闹非凡,散发着各种各样的咸鱼咸肉和调味品的气味。
……
她想着丁宁对自己做过的所有事情,想着这些天发生的所有,她也感到了熟悉。
老人微微一怔,旋即认真躬身行了一礼,“修行的事情我不如你懂,但是你说的这些话,让我觉得有些做人的道理。”
丁宁停了下来。
她抱住了自己的头,开始和那天看着那片尸山一样发抖。
看着他彻底停下来,所有的人便都开始明白,他是在这里等容姓宫女。
“我明白您的意思。http://www.hetushu.com
他走过了一处菜园。
他走过了车马行进很多的一处宽阔的石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思绪变得和那时候一样清醒。
她跟着当年胶东郡走出的那名小姐,便一直不再感觉到恐惧。
在那之后,她变得冷漠,冷酷。
大院外原本有一座高高的戏台。
她在远处看着,不知道是觉得庆幸还是恐惧,无法站立,坐在地上不断的发抖,最终身体变得冰冷。
平日里,她想要找到长陵之中某一个人的踪迹很容易,而别人要想找到她的踪迹便很难,只要她足够快。
她没有停留。
净琉璃和叶帧楠互相看了一眼,他们更加确定丁宁在这里停下来之后就不会再走。
他不知道原因。
她又绕了些路,绕到了一片热闹的坊市。
她已经沿着河岸,距离那片茶园不远。
这是她当年徘徊过的两座桥,经过了这座桥之后,她发现自己开始和自己想要做的人越来越遥远,最终成为了自己不喜欢的人。
天空没有乌云。
所以两个人走到了丁宁身后,悬壶堂门后的阴影里。
丁宁停了下来,打开了背上的铁匣。
距离这座会馆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石桥。
她知道自己彻底成了皇后的影子。
看着和自己平静见礼的丁宁,这名老人回礼http://www•hetushu•com之后,异常肃穆的缓声道:“从未有过这样快进入五境的修行者……所以你千万千万不能有闪失。”
刚刚登临距离这座会馆最近角楼的黄真卫眼神里充满了担忧和赞叹。
当年她在戏台畔看到的那些人中的大多数人死在了这里。
她想到了元武皇帝登基前三年的那天。
……
只是她想到了方才走过的所有地方,想到了那两座桥。
她在这里看到了那个人和他的兄弟。
石地的缝隙里悄然溅射出一些尘土。
只有那些寻常的民众并无察觉,人潮如涌的朝着那处会馆而去。
在去年夏天那场暴雨里,夜策冷归来,和赵剑炉赵斩战斗时,有一股剑气便冲毁了这片菜园。
现在那座戏台的顶已经没有了,戏台的阶梯也已经腐朽,台面上落满了碎的砖瓦,长满了杂草。
丁宁继续走过这些街巷。
丁宁穿过街巷的速度比容宫女还要快,而且他会穿过很多捷径。
朝着长陵的街巷走去,开始寻觅在长陵中穿行的丁宁。
随着一道剑意从铁匣中流淌出来,那块石碑上的青苔少了一片,露出了一块整齐的切面,然后有一股淡到不明显的剑意好像气流一般,归入了丁宁的铁匣里。
她走过了一座荒废的大院。
她不顾泥泞,在河岸上对着那片茶园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