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七十章 捉迷藏

他头上的竹笠在一盏茶前已经碎裂成无数丝缕,然而此时这些丝缕却还在他的头顶上方缓缓的悬浮着,就好像对于他和白山水而言,时间在这一方空间里已经绝对静止了一样。
虽然容姓宫女只是一个心念就已动用真元止血。
天空中又响起一声雷鸣。
很多修行者此时和她同样的心情。
拂中她脚底的只是一道白气。
有一层晶亮的瓷光封住了上下的创口。
但是她却很愤怒。
但是丁宁不可能承受住她的一剑。
围绕着他身体旋转的黑色长剑疯狂的旋转起来,形成的黑色剑光完全将他的身体包裹在内,变成了一个黑色陀螺。
右侧的一栋民宅首先崩塌,露出了丁宁的身影。
容姓宫女手中的本命剑消失了,但是随着她的每一个字的声音响起,她的吐息之中都带出一道真正的本命剑气。
她就站在废墟之上,站在四周惊慌欲绝的人群中,身影显得分外的冷酷和强大。
但是她不能做什么。
和容姓宫女急着杀死丁宁不同。
这是在长陵,他只要不在很短的时间里被白山水杀死,死的就是白山水。
自真正的战斗开始,容姓宫女都根本看不到丁宁。
噗的一声轻响。
无数声惊恐的尖叫声伴随着黑雨伞下修行者的m.hetushu.com怒喝声响起。
随着这场雨的落下,黑雨伞中显露出一名白衣女子的身影。
然而丁宁却偏偏做到了。
爆炸。
轰的一声。
……
每一颗沙砾都越来越量,在风暴的吹拂中和沙砾的互相摩擦中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锋利。
那道飞剑已经又消失在她的感知里。
一场地面往上的沙尘暴就此形成。
周遭所有街巷中所有人都觉得酷热在消退,但是呼吸却越来越困难。
就算丁宁会遁地,在容姓宫女这样的一剑之下,他也不可能隐匿自己的踪迹。
这一团爆炸,却是带着庞大而真实的力量。
她没有感觉到恐惧。
然而此时,看着容姓宫女身上淋漓的鲜血,所有人却都不可能有儿戏的感觉。
然而丁宁却不在那里。
捉迷藏是长陵的儿童喜欢玩的游戏。
她只需要将丁宁找出来,然后出现在他的面前,丁宁就会死。
然而带起的风流却将地面的空气全部往上带去,带得里面上无数的沙砾都往上飞起。
……
于是她鲜红欲滴的嘴唇终于真正的滴出了血来。
前者意味着对他的力量忌惮不已,而后者只是在等待一个杀他的时机。
灰尘弥漫的废墟里更加炎热。
轰隆一声。
和-图-书悬壶堂的周遭下了一场雨。
带着强大七境气息的雨丝从天空坠落,落在街巷之中,护住了周遭惊恐不已的寻常百姓和一些修为很弱的修行地学生,却并没有阻碍那些爆燃的元气和沙砾的蔓延,只是在战场之外织出了一张大网。
火红的气流和沙砾在飞舞。
容姓宫女落地。
就是一颗红日在炸开。
平直的剑气原本细小,然而从天空中降落时,却牵引着无数天地元气,凝成了无数更为细小的剑气。
所有炎热的气息和空气一起,被抽引到容姓宫女引起的沙尘暴里。
这样的飞剑,她还能承受很多剑。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她身后的一片尘土飞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
河岗上的白山水还在耐心的看着他。
她脚下的地面好像沸腾起来。
等待破绽和等待出手的时机对于他和白山水这样的人而言是截然不同的。
她有些失声的叫了出来。
这名白衣女子看上去就像一名很娇俏的少女,但绝大多数的修行者在看到这道身影的同时,心中却自然产生强烈的敬畏之心。
鲜血疯狂的从她脚面溅射出来,甚至溅射到了她的面前。
有湿润的气息在从远处飘过来。
她终于决定为自己活一天,不顾一切的来杀丁和_图_书宁,但是她却生怕自己杀不死丁宁。
白山水突然对着他展眉一笑。
然而她眼睛里的自信却已经消失。
燃烧。
一些素不相识,但都感觉到对方修为相近的修行者,在此时甚至忍不住互相望望,想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答案。
灼热到极点的气流带着无数锋利的通红沙砾,无孔不入的往外爆开。
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张开了嘴,就想愤怒的骂出声来。
那些黑色的雨伞如一朵朵黑莲飞了起来,落向那片街巷中的人群密集处。
依旧是闪耀着瓷片般光泽的冷酷剑气。
她的脚上涌出一股血浪。
一股水汽从她身后的河里飘荡了上来。
他和白山水已经遭遇了许久。
冰冷的意味从指尖开始朝着她的整个身体延伸。
但这一瞬间她体内失去的鲜血毕竟很多,这已经是能够真正对她产生了威胁的一剑。
方才容姓宫女的剑气落下,他们的精神全部都集中在那些破碎的宅院间,但是一柄方才还在飞行的飞剑,却骤然脱离这么多人的感知,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剑伤并不大,然而却阴险的挑断了她脚底的数条重要血脉。
一股股强大的真元从她的十指尖涌出,不落向地面,而是朝着头顶上方的天空冲去。
因为绝大多和-图-书数七境都不会如此放肆的使用自己的真元。
她转身,身体很自然的往着这片尘土飞来的相反方向飘飞出去。
接下来令这些修行者更为茫然和震惊的是,他们发现丁宁的飞剑也消失了。
……
一道道剑气,直接朝着她目光锁定的那片街巷飞出,落下。
她抬起了头,对着左侧那片街巷开始说话时,许多黑雨伞下骤然发出了惊怒的喝声。
之前丁宁用出一道秘剑时,是如有一个太阳升腾,然而那只是光亮。
这股白色气浪便是被她方才的剑势所激发,而且此时也不带任何剑意的余韵,已经没有丝毫的威力。
沙尘暴变成了通红。
他陡然明白,白山水不出手并非是在等待他的破绽,而只是在等待这样的一个时机。
一股股气浪从黑雨伞的伞面上飞出,尽可能的护住那些惊慌欲绝的寻常百姓。
当那柄飞剑一口气用出那么多道令人震惊的秘剑时,他们也终于从紊乱的元气里真实的感知到了那一股御使者的气息。
这明明是一场生死决斗,然而丁宁却将它变成了捉迷藏。
这是在七境的修行者手中都未必会展现出来的力量。
一声厉叱之中,他头顶上悬浮着的无数竹丝带出无数道气流,往外飞散,瞬间交织成一张大符。
这些和-图-书剑气坠落在那片街巷中,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逃离。
在落地的瞬间,她左脚上的伤口便已经不再流血。
所以即便是远处,都能看到那一团火红在扩散,都可以感受到剧烈的元气波动。
他们也认定丁宁就在那片地方。
飞剑极为迅速的洞穿了她的左脚脚底,然后又一闪,消失在她身体下方的缝隙里。
徐焚琴的心中骤然咯噔一下。
然而她依旧不觉得自己会败。
但是和之前的晴空旱雷不同,随着这一声雷鸣,长陵城的天空中出现了乌云。
白色气浪还在丝丝的往上冲出,容姓宫女的身影已经在这些白色气浪里出现。
那丁宁到底在哪里?
一袭黑衣的徐焚琴第一时间感知到了这样的元气波动,他挑了挑眉,有些惊讶的出声。
“这么大动静?”
他的信心也和立于沙砾时找不到丁宁身影的容姓宫女一样突然全无。
那柄飞剑,也从她的感知里消失。
屋瓦被切碎,墙被割裂,一些刚刚感觉到危险的猫狗身体碎裂成无数片。
因为愤怒和疼痛,容姓宫女的面容瞬间扭曲。
剑气坠落在地之后依旧不止,深深切入地下,带出无数股白色的气浪。
然而这道白气里,却有着一道悄无声息,没有丝毫杀机的飞剑。
容姓宫女的手指却是越加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