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七十四章 做不到像你一样冷酷

黄真卫也无比震惊的远远看着这名掩盖了世间一切光线,似乎将世上最光鲜的色彩都聚集于她身上的完美女子,他没有想到皇后娘娘会出宫,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在跟随这名完美女子之前,想着自己仰慕的看着那些人比剑和战斗的画面,她想着自己和那名茶师相遇的画面,想着那名茶师和自己互相禁锢,似乎就将这样互相禁锢一生。
在旁人,甚至在她自己看来,她的所有权势都来自于这名女子,她的权势也足够惊人。
然而这气息对于容姓宫女而言却太过熟悉,熟悉到她的脑海里直接出现了那一方莲池,皇后娘娘每日里都会花不少时间,站立在前的那方灵莲池。
“因为我还是做不到像你一样冷酷啊。”
这些街巷中的修行者,似乎都比平时矮小了很多。
丁宁没有抬头,他咳着血,感受着那股熟悉的气息,虽然强行控制住了双手的颤抖,但他的身体里却似乎无一处不在颤抖。
……
她真正的愣了愣。
原来不只是因为薛忘虚,还因为那个人以及很多因为她而死的巴山剑场的人。
这些光线很奇和_图_书妙,而且足以让在场的绝大多数修行者感到由心的战栗。
她有些漠然的目光落在了垂头咳血的丁宁身上。
然而她却发现她还没有死,她还有说话的力气。
然而此时听着遮掩住自己天空的这名完美女子充满痛惜的声音,这样宝贵的时间里,她却是没有直接发出声音。
皇后娘娘转身,她也没有再说任何的话。
她理应在此时已经死去。
她开始明白她的这一生都处于这名女子的阴影笼罩之下。
死人不会讲话,会隐藏掉很多秘密,但是此时的容姓宫女却还未死。
容姓宫女没有看到最终刺向自己心脉的飞剑,但是在此时,她却看清了这名仿佛遮盖住了她眼前整个天空的完美女子。
最终一切都不在。
她完美的容颜上,看不到任何岁月的痕迹,看不到任何的瑕疵。
原来是这样。
但是这样的情绪也只出现了一瞬。
皇后娘娘的气息骤顿。
她看着自己的这名完美的女主人,耳廓中似乎依旧震响着对方最后的一句问话,“你为什么要出宫?”
她惨淡的笑了起来,流着血泪,用最www•hetushu•com后的力气,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之前她觉得满城尽空,一切尽空,她只是觉得这一切似乎很可笑,甚至没有感到痛苦。
以至于她在这一瞬间的身体有些寒冷,有些微微的僵硬。
丁宁依旧没有抬首。
看着身体不断抽搐,眼角不断在流淌着血泪的容姓宫女,她的眉头缓缓蹙起,白瓷般光润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难以理解的神色。
一股鲜活的气息从皇宫娘娘的袖中流淌出来,落入她的身体,代替她最后的心血,流淌在她的体内。
她有机会,有足够的时间说出来。
尤其在此时,当这名尊贵到了极点的皇后娘娘亲自对丁宁说这句话的时候。
只是掌控世间,不带丝毫自己的情绪。
皇后娘娘走到了她的身前。
然而此时在她生命的尽头,在看到这名完美女子的瞬间,她的身体却开始抽搐起来,她感到了巨大的痛苦。
或者说,他们的一生都接触不到这些光线中的元气。
他们甚至下意识的开始觉得,如果丁宁不说出些理由,他们会自然觉得丁宁在这件事上做得太过分。
和-图-书秦王朝的皇后娘娘降临此间。
灵莲的药力挽救不了她最终的死亡,但是却让她的脑海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溪。她想清楚了丁宁最后和她交手的几个瞬间,她已经开始明白为什么丁宁能够匪夷所思的杀死她。
因为这些光线来自于太高远的星空,平时甚至不落于地面。
只要她说出一个秘密,他和长陵里的很多人,便都会死,或者会有比死更凄惨的下场。
星光遮日。
只是这三个字,让很多人的心中如同冷风吹过。
这句话没有任何开场白,而且也没有掩饰音量,所有在场的修行者全部都听清楚了,没有人觉得她太过霸道,只是觉得以她的身份说这样的一句话很正常,很理所当然。
没有乌云遮日却天光骤暗,只是因为很多奇妙的光线和元气遮住了阳光。
丁宁说了这三个字之后,没有再说任何的话。
这便是他和皇后娘娘的第一次重逢。
然而这样的画面却最终消失。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名完美得似乎不带人间气息的女子便是长陵和整个大秦王朝的女主人,皇后娘娘。
没有任何人在此时出声。http://m•hetushu.com
丁宁没有抬头,但是他清晰的感知到了这股气息,感知到了应该死去的容姓宫女吊住了一口气,他的身体内里瞬间冷僵。
她看着处在最后的痛苦里的容姓宫女,带着一丝隐怒和一丝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痛惜,轻声的问道:“我已经说过只要你不出宫,我自然可保你平安,你为什么要出宫?”
容姓宫女的脑海里有无数的话语。
他发现他虽然恨极了这名来自胶东郡,然后最终改变了整个长陵和大秦王朝局的女子,但是真正面对这名女子时,却依旧无比困难,依旧有些难以承受。
而她就消失在这些开始消失的星光里。
然而在她死之前,她才知道因为这名女子太完美和强大,自己在遇到她的时候,自己就已经不再是自己。
甚至有些人开始回忆她对丁宁昭示的好意,回忆丁宁的一些回应。
这股气息落在别人的眼中,便是一道圣洁的白气。
在反应过来的瞬间,这些强大的修行者都畏惧的垂下头来。
似乎垂下头还不足以表达敬畏,他们的身体也都微微的躬了下来。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丁宁只是咳了一和*图*书口血,轻声道:“很抱歉。”
容姓宫女心脉中最后一缕鲜血正顺着断裂的剑流淌在下方的尘埃之中。
他不知道是不愿意看,还是因为不敢看,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抬眼看她一眼。
“为什么?”
那些垂落的星光开始消失。
至于那些连修行者都不是的长陵百姓,看着令整个天空都在发暗的,随着这些玄妙的星光不知何时出现在场间的完美女子,都震撼得差点要跪伏在地。
天光渐亮。
她没有想到容姓宫女最后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这种气息仙灵,依旧是超凡脱俗,不像是人间的气息。
因为在他们修行的所有过程里,都没有接触到这些光线中蕴含的元气。
容姓宫女看着皇后。
……
她一直只是因为害怕她。
她用去了很多时间去想了很多还算美好的画面。
她的眼角再次滴出血泪。
在下一瞬间,她的眉头微蹙,眼中所有愤怒和痛惜的神色全部消失,全数化为漠然,或者说化为那种没有多少人间情绪的高高在上的神佛般的目光。
然后她不带情绪的出声:“我以为你会留手,至少看在我的一些好意上。”
她只是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