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七十五章 夏天里的霞光

她坐在车辇中心的凤椅上,冷漠的眼睛里再次出现了愤怒的意味。
这是他体内的天地元气在真实的燃烧。
在场的一些长陵的修行强者,感知着皇后娘娘离开的身影,都是沉默无语。
不只是因为终年不见阳光,还在于阴冷,还在于沉重!
他可以确定只要自己逃出这阴河,他便可以很好的活着。
和白山水身外的碧绿色水流相比,徐焚琴的这柄剑显得很细小。
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一张在燃烧的琴。
因为这些街巷中的人大多只看到丁宁复仇的时刻,看到丁宁胜利的快意,然而却没有几个人可以和她一眼看到丁宁为此付出了什么,可以感受到丁宁所受的苦。
她低着头想着,有些替丁宁感到高兴。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长陵郊野的一处河岸边发生了爆炸。
到此时战斗还未结束,就只能说明白山水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预计。
他只需刹那时光。
遮掩着凤辇的数千根金线一齐往外漂浮起来,发出如风铃般的响声。
但白山水毕竟不是八境。
地底的水脉是未知的世界。
和_图_书“夜……”
而且这股力量的生成如同暴雨骤发,比起白山水的力量还要暴烈,让他甚至有一种熟悉之感。
既然防守无用,他便只有反击。
所有人的视线再次集中到丁宁的身上。
他们无法得知丁宁的心情,对于他们而言,丁宁再一次拒绝了皇后娘娘的好意。
他体内的气血和破碎脏器也同时燃烧起来。
他的这一剑原本就叫钓鲸剑。
她垂着头,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旁若无人的思索着,眉头越皱越深。
因为不可知,所以绝大多数书籍里都将地底的水脉都称为冥河和阴河。
医馆里的数名医师快步而出,为首的一名医师在扶起丁宁的时候,便已经一颗丹药往丁宁的口中塞了进去,已经开始医治。
这门功法的最可怕之处,就是能够通过一瞬间燃烧大量真元的方法,来获得更为强大的力量。
她的凤辇停歇在长陵的中轴大道的中央。
那柄黑色的剑被反震了回来,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身体,几乎将他的腹部完全切了开来。
不是因为丁宁最后能够莫名的动和图书用那柄飞剑,而是还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不对的地方。
就像是一只小小的黑色鱼钩对上了一条庞大的青色鲸鱼。
然而同时她却又觉得整件事好像有些不对的地方。
纯金制成的流苏遮住了她的身影。
他反应过来了这股力量来源于何人。
他的这一个字的声音也在地下阴河之中无法传出。
这名出身梧桐落酒铺的少年,此时虽然垂头,然而却始终未曾低头。
一股好像在阴河里莫名生成,但和白山水同样强大的力量。
一道道幽绿色的剑气毫无阻碍的不断逆行穿过阴河中的水流,刺向徐焚琴。
她看了一眼从身边经过的丁宁,然后很没有风范的直接在这间医馆的门槛上坐了下来。
……
净琉璃点了点头。
他不可置信的叫出了声来。
医馆的主人孙杏堂神色凝重的对着门口的净琉璃等人说道。
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的面容却变得比看到容姓宫女死去的时候更为冷漠,冷漠得完全没有变化。
那股沿着阴河而来的力量,几乎和白山水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这便m.hetushu•com是他最为可怕的时候。
无数道霞光从徐焚琴的身体里透射出来。
然而他只来得及叫出一个字。
当徐焚琴的黑剑在水中行进的过程中,他的身上就已经莫名的多了十几处伤口,有几处伤口甚至深可见骨,从这些伤口里流淌出来的鲜血融化在黑色的水流之中,就像是他的身体上平白的多出了几条红色的飘带。
让徐焚琴开始恐惧的是……在这地下的阴河里,只有他和白山水两个人,不再有任何人会插手。
凤辇在长陵的大道上返回。
皇后娘娘回到凤辇之中。
他的身上也发出了咔嚓一声裂响。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当真元紊乱的在身体里暴走时,再强行动用真元,就相当于人为的不顾经络的将自己的真元乱穿。
当黑色的剑和那团巨大的碧绿色光影接触的瞬间,整个一团巨大的碧绿色光影就被他的这一柄剑的剑势拖住,再也没有任何的剑光可以流淌出来。
一团霞光从地下飞出,飞向半空。
只是徐焚琴的神色没有多少的改变。
她知道此时白山水和徐焚琴在战斗。
从他和-图-书的身体里,喷出更多的霞光。
看着这名坐在血泊里,呼吸间还时常咳血的少年,很多人甚至开始担心他是否会受伤太重,以至于永久的影响今后的修行进境。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他的面容变得异常惨白。
之前他和白山水的交手,只是让他和白山水进入更深的阴河。
看着这样的画面,周遭街巷之中的所有人开始反应过来为何一开始关中谢家就要包下这间医馆。
一直急剧盘旋在他身周的黑色剑光离开了他的身边,穿过黑晶般的水流,缓慢而又稳定的落向白山水的身体。
此时的白山水已经并不是在长陵的街头狂歌而战时的那个白山水。
就说明今日里她会失去的不只是这名宫女。
这股力量即便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但对于杀人,或者逃亡而言,便已足够。
所有如燃烧的琴弦般的元气束全部往上刺去,瞬间蒸发了他身周所有的水流,将他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往上弹起。
燃烧的元气产生了一条条耀眼的线路,就像燃断的琴弦。
“不要让任何人进入医馆,以免妨碍治伤。”
不只是深度,http://m.hetushu.com还在于土地和很多元气的重量,都将这地底深处的阴河水流变得极为沉重,压在修行者的身上,和在地表战斗完全不同。
当这道霞光出现在天际,凤辇骤然一沉。
轰的一声。
当那滴晶莹的水滴化为横置的长河,将他硬生生拍入这地下阴河时,他便已经确定白山水的境界和之前有了完全不同的增长。
他的耳廓里发出了咔嚓一声裂响。
一片芦苇荡燃烧起来。
他感到了地下的阴河里出现了一股新的力量。
……
来自胶东郡的完美女子头颅微抬,望向那道霞光的方向。
力量越来越强的阴寒水流,使得游动在他身体周围的黑色长剑所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让他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在变慢,防守随时会出现问题。
没有任何光线的黑暗里看不清白山水的身体,然而始终有一团比黑暗还要深沉的碧绿色水流在白山水的身外荡漾,不断的散发着真实的杀意。
他确信白山水除非是八境,否则不可能在这刹那之间破掉他的钓鲸剑。
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他之所以有徐焚琴的名字,是因为他所修的真元功法就叫焚琴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