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斗将军

第七十九章 无上灵虚

安抱石看着她很自然的点了点头。
只是他的整个人却偏偏给人无比高傲的感觉,高傲的让比他高出半个头的徐鹤山都觉得自己在仰视着他。
嗤啦一声。
他明明就站在那里,但是他的整个人却好像已经空了。
“我出灵虚剑门,原本是来看丁宁这一战。”
听着这样的话语,叶帧楠和徐鹤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再次绷紧。
净琉璃和他不同,只是在看到这名少年的瞬间,她就明白了这人是谁。
他看着开始不掩饰敌意的净琉璃,也没有什么礼数,很直接的问道:“你知道这些年为什么整个长陵将我们并列,但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灵虚剑门找你么?”
前方已经人群散去,一片寂静的巷落里,走出了一名少年。
她身后的徐鹤山也完全呆住。
然而不知为何,他身上的紫色衣袍却给人缥缈虚幻之感,他的整个人的气息也是如此,虚幻空灵,就像是一片云彩。
净琉璃的两截衣袖齐肩而断,露出两条白藕般的手臂。
“这就是无上灵虚?”
净琉璃没有动怒,只是看着他,道:“现在呢?”
这无异于是挑战。
……
然而安抱和_图_书石只是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我就是安抱石。”
坐在门口台阶上的叶帧楠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
他看清了这名少年的面容。
这片空地上的光线又黯淡了一些。
但是空气里的任何元气流通的自然符线,却都像是她的剑意。
然后他便转身离开。
虎狼北军的大营里,不等所有巨大冰柱上所有的冰雪褪去,终于有些修行者不顾这些仿佛来自幽冥的寒气对自己造成的损伤,冲到了中军大营处。
净琉璃微微眯眼。
一时间,这些身经百战的军中修行者心情激荡不能自已,惊怒之下,竟是难以言语。
“安抱石?”
这是因为他们觉得净琉璃此刻的心中会很难过。
净琉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呼出。
她眉头微微蹙起,看着这名好像一朵云飘来般的少年,出声。
她没有任何难过的情绪。
雨水里还带着一丝幽冥的寒意,似是融化了虎狼北军大营里飘洒出来的冰雪。
两个人好像从来没有战斗过,但是胜负已分。
一切尽空。
她的身前风波不惊。
这无疑是净琉璃最强的一剑和*图*书,强到令徐鹤山的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天地之中皆是剑。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净琉璃转身,重新在台阶上坐下之时,却是真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整个长陵,除了丁宁之外,只有一个人会让她有这样的感觉。
安抱石神容依旧不变,自然散发着那种妖异般的非人气质,他没有再看净琉璃,只是越过净琉璃的身体,看了她身后的院落一眼。
便在这时,净琉璃猛然抬头。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叶帧楠和徐鹤山看着凝立不动的净琉璃,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紫袍少年笑了笑。
净琉璃肃冷的看着他,道:“不知道。”
而且他们知道净琉璃绝对不可能回避这样的挑战。
就和净琉璃出现在长陵足以震动整个长陵一样,灵虚剑门的安抱石出现在长陵,也只意味着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只是天上的人落在地上,却依旧不像在人间,所以虽然真实,但却更添妖异的气息。
这名少年是谁?
净琉璃笑了起来,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今后我连和你齐名都不配,所以特地来告诉我一声?”
今日里已经有足www.hetushu•com够多震惊的事情发生,而现在当所有人认为大戏落幕时,安抱石这样传说中的人物却真实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这一切和眼前黯淡的光线一样不太真实。
她的剑似乎存在于天地间任何一道无形的符线里,随时可在任何一道符线里出现,落向安抱石的身体。
而且因为诸多的强者完全释放自己的气息,连此时的天光都暗了下来,明明没有乌云,却好像有乌云遮日一般的黯淡。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被誉为长陵年轻一代中的怪物的净琉璃有多强大。
他就像是一名天国里的神子,依旧没有任何高傲的神色,却给任何人高傲道极点的感觉,他还是点了点头,对着净琉璃说了一个“请”字。
又如何能挡得住这一剑?
这便是真正的大自在剑的剑意。
这一笑他多了几分人间的气息,好像从云端落到了地上。
然后他们看到了梁大将军化为了倒地的冰雕。
安抱石看着她虽笑却寒峭的面容,认真的摇了摇头。
无剑却安抱石周身尽是剑。
他的呼吸都开始停顿。
皇后娘娘和赵四的这一剑,星火虽然来自无尽虚空里千万年m.hetushu•com永恒不变的星辰,然而却输给了这世间杂木之火。
少年穿着很鲜艳的紫色衣袍。
他摇了摇头之后,用一种很感慨的语气认真接着说道:“既然丁宁敢挑战容宫女,就是有获胜的可能,以他的修行境界,哪怕只是有获胜的可能,在我看来便已经值得特地来看看。但你也让我很意外,你手中无剑,但剑意却比以前强大了很多。”
“看来在长陵的这些天里,你进步很大,大到足以让我试你一剑。”
安抱石看了一眼净琉璃的身后,“现在有了足以和我并列的人,所以你不再是我的对手。”
天空里的气息有些紊乱。
他说话的语气很普通,神情也很淡然,没有半分高傲的样子。
有几滴雨水掉落在净琉璃身前的地面。
她又像是对着安抱石说,又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
这名少年有着一张干净的脸,看上去有些稚嫩和青涩,然而却给他一种分外可怕和危险的感觉,让他体内的气血都不由得剧烈的奔腾起来。
安抱石说道:“因为我始终觉得你不如我,我想不需要特意去证明给人看。”
天地之间的剑意就此消失。
蓝黑色的冰里,梁联眉心处的那一和*图*书条红线却是异常的触目惊心,在他们的感知力,还荡漾着惊心动魄的剑意。
净琉璃在叶帧楠和徐鹤山不解的目光里重新走出院门,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对丁宁越加的敬佩,只是双腿却好像灌了铅一样,有些沉重。
因这世间杂木之火,是将自己的一生,在这一瞬间尽数燃了。
天地之间,似乎到处都是她的剑。
她积蓄着的剑意,便很自然的发了出去。
当燃烧的小山丘上所有的杂树化为灰烬,山头顶上的赵四身影消失无踪。
只在一个呼吸之间,净琉璃已经点了点头,道:“好。”
丁宁和容姓宫女决斗的医馆外街巷之中,围观的人群已经退去,四周一片安静。
在他的印象里,哪怕第一次看到净琉璃,也只有那种高山仰止的压力感和敬畏感,但却依旧没有这种浑身都感到危险的感觉。
天空里那些往上飞洒的苍白色星火已经全部消失无踪,然而这些杂树燃烧产生所有的红色火焰,却依旧在半空中飘荡,就像一个烘炉越来越大。
一切尽是空虚,剑即便落下,也只是落入空处。
安抱石的紫袍袖子上突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口,然而他的面色却是没有什么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