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十一章 阴河火

他的耳膜一痛,脑海之中都是一声爆响,身体毫无抗拒之力般的被一股大力轰得往后飞出,重重撞在身后的千钧门上,接着再度被弹飞向空中。
白山水的正前方就是他。
当地底的阴河里泛起一阵异样的颤动,这条瘦小却巍然如山岳的身体便骤然动了。
他经过的通道两侧,有一块块方石的缝隙里沁出水来,渐渐的没过他所行走的石道。
“只差一瞬,我不杀你部下,你不阻我。”
然而整个长陵,甚至整个大秦王朝,却都没有任何一道闸门有大浮水牢的这道千钧闸牢固。
一条巨大的白色水浪凭空而生,就像一条巨大的白色蛟龙,往前串去,而单手负剑而立的白山水,就在浪尖之上。
黑硬的岩石里,有一个小小的水口,偶尔冒出一两个气泡。
一动便是如在阴河之中竖立起了一个巨大的洪炉。
哪怕再不惜命的将所有的部下都填到白山水的剑下,都根本没有意义。
一声凄厉的军令声响起。
白山水的声音,却是轻轻的在他耳廓中响起。
为首的青甲将领看着已经被拦腰截断一般的东陵军,面色难看至极的转过身,他知道白山水已经比传闻中的和-图-书更为可怕,此时的东陵军已经不可能对付得了。
这名将领深吸了一口气,一道蓝色的本命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据说都是当年那些巴山剑场的人在战斗时,都是首先悍不畏死的冲在最前,所以才形成了你们这样的风气。”
这一剑原本足以杀死他,但是他却未死。
这条巨浪行进之间,又不知道多少名悍不畏死的东陵军被撞飞出去,就连沉重的符车,都像水中的浮木一样往两侧飘荡开来。
然而也就在此时,那宏大的剑意却并未直接落下。
当这道火光冲入这个小小的水口,当和那一两个气泡接触的瞬间,便顿时生成一股可怕的力量,以不可想象的速度,朝着内里冲击进去。
同一时间,大浮水牢里每一间阴暗的水牢下的水里,都开始发出了异样的响声,开始冒出气泡。
他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开口,在临死前发出让这支已经是残部的军队撤退的命令。
一道碧绿色的剑光笔直的贴着地面如鲨鱼的尾鳍一般往前冲出,一直切过这整支军队。
黑硬的岩石上出现了无数道火红的裂缝,裂缝不断往上延伸,不断的崩落!
岩石层和图书不断的往上崩塌,如一座巨山崩毁。
他此时只是犹豫。
并非是因为恐惧和死亡的来临。
“说到悍不畏死,没有其余任何一朝的军队比得上你们秦军。”
幽暗的地底阴河里。
……
耀眼的银色亮光照亮了她孤单而瘦小的身影。
而是他确定哪怕自己死去,此时大浪两边那些东陵军依旧会不断的朝着白山水冲去,他们也都会死去。
当那一声撞击声传入地底。
当东陵军那名将领和千钧门狠狠撞击之时,当的一声,大浮水牢里就像敲了一记钟声,一阵阵的音波不断的传来,冲向大浮水牢的深处。
这些从各个方向,似乎早就封死了她身周所有空间的剑光,却是全部落在了她的身后。
申玄缓缓走向大浮水牢的内里。
这名东陵军大将愣了愣,尚且未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只在这一刹那,恐怖的剑意已经压至。
他紧紧握住了这柄本命剑,但是整个手和身体却都剧烈的颤抖起来。
浪花朵朵开的阵中,莫名的爆开数十道耀眼的青色光束。
没有任何的停留,她就直直的穿了过去。
一团巨大的火光,硬生生的在漆黑的阴河中矗立,以恐怖www.hetushu•com的速度变大,反过来吞噬这整条阴河一般。
火红的身影继续前行。
轰隆一声巨响。
黑暗里有透明的光弧一闪,便将外部的声音隔绝。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这条剑痕里便响起了惊人的水声。
汹涌而带着庞大压力的黑色水流仿佛要冲走沿途的一切东西。
那辆之前押着张十五进来的囚车,已经送往大浮水牢的深处。
很多闸门都叫千钧闸。
崩落的岩石的断面,流淌着火红的汁液,便是融化的岩浆。
然而这名将领发现自己未死。
……
然而白山水视若无睹,她只是微嘲的说着,走向前方。
嗤嗤嗤嗤……
她的人就像一柄巨大的火剑,斩过了这些玄铁柱。
一篷血雾从这名将领的口中喷出。
她的前方,当岩石不再崩落时,出现了一片金属的闪光,有一根根粗如儿臂的玄铁柱拦住了她的去路。
所以当这道闸门落下,当气浪带起的尘土冲击到脸上,这名东陵君的大将连拔出剑朝着这道门上斩上一剑泄愤的情绪都没有,弥漫他心间的便只有刺骨的冰冷。
犹豫自己要不要发出一道军令,那这支军队退去。
然而就在这样的阴河里,一条hetushu•com如烧红的铁条一样的身影,却是静静的站立着。
白山水踏浪前来。
她,自然就是赵剑炉,赵四。
数十道各色的剑光带着凛冽的杀意,将白山水身周的空气都照耀得如同晶石一般。
数十名剑师的身体在这些青色光束中变得毫无分量一般,顷刻间就落到了白山水的身周。
她的前方出现了耀眼的银色亮光。
滔天的剑意未至他的身前,他的衣衫已经尽湿。
因为隔在他和申玄中间的千钧闸已经落下。
她手中的剑往前挥出。
这是纯粹境界的差距,他都无法明白在自己的本命剑气立于身前的情况下,这些水汽如何能够冲击到自己的身上。
他们非但全部一剑落空,现在就连这巨浪尾端翻开的水浪力量,都不是他们所能抗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山水瞬间破阵,根本连拖延一丝时间都做不到。
炽烈的火光和蒸汽拍开了所有水流,一道耀眼的火光,冲向这道身影前坚硬的岩石。
然而面对这名将领的请求,他只是冷漠的摇了摇头,道:“外面的长陵并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我所要做的,只是保证大浮水牢的安全,只是保证内里的犯人不被救出,或者不在被下令m•hetushu.com处死之前死去。”
拼着他的死亡和必定会蒙受的耻辱,来换取自己这些部下的生命。
地面留下了一道笔直往前的深深剑痕。
石道两侧的水流,却是莫名的往上涌动起来,闪耀出一些银色的光芒。
火红的身影穿过崩落的碎石,不断往上。
他的步伐不紧不慢。
然而这光弧只是能够阻挡人耳所能听到的声音,且只能护住往内里传递的声音,却无法阻止这声音朝着其余的地方扩散,比如……地底深处。
一重看不见的门。
“只是最后呢?巴山剑场反而被你们自己人给灭了。”
轰!
“以前你们是弱秦,人人都要拼命才能不被敌朝所灭,但是在秦灭三朝时,便已经是强秦,你们现在拼命,只是为了元武皇帝还是为了那个窃取了巴山剑场果实的胶东郡女人?”
这名身穿青甲的东陵军大将还未来得及愤怒,申玄冷漠的面容就已经在他的面前消失。
申玄知道这名东陵军大将此时的心情。
白山水身后数十名剑师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千钧门后,又一道横门已经在他的身后关闭。
“申大人,您难道还不出手么?”
玄铁柱断!
“天枢!七轩!”
大浮水牢的深处,有第三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