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十三章 应该发生的事情

她身体前方那一块巨碑的底部出现了一道红线。
杜青梨半面披血,面容却诡异的平静。
因为是他手心里涌出的黑气承受了所有的力量。
但是杜红檀却依旧轻松。
面对着此时的赵四,这名居高临下看着她的老人气势一点都不弱,甚至还要强上数分。
似乎这本来就是应该发生的事情。
面对着白山水这些已成剑形的十七颗碧绿水珠,他黑色的眼瞳迅速变淡,变成了灰色的一片。
巨碑如剑往下斩劈,她的身体在巨碑上方,是将整个身体的所有力量和这块巨碑的重量,全部压向了杜红檀。
极高的温度让他的发丝都瞬间干枯,燃烧起来。
她的本命剑在昔日渭河一战时已毁,然而逆境再生却是让她看到了新的天地,一股火热的剑意从她的身体里涌出,她已出剑。
杜红檀的身体连晃动都没有晃动一下。
所以他自然便是镇守此间的另外一名皇宫供奉,杜红檀。
大浮水牢里的人不会让垂死的人死去,但也同样不会让垂死的人有更强的生机,尤其是七境之上的宗师。
这名老供奉和白山水都非寻常的七境,方才为了阻挡白山水一剑,杜青梨这名老供奉受了自己剑意一扫,左眉上只是http://www.hetushu.com一道伤口,但剑意却是入脑,给他造成了严重的创伤。
他在这大浮水牢中修炼多年,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便是他的天地。
杜红檀的性情便比较直接,比较粗豪。
她脚下的无数方石无声的破裂,裂纹像一张巨大的蜘蛛网一样往外蔓延。
“白山水未必敌得过杜青梨,赵四更不是杜红檀的对手,我不知道你为何笑得这么开心。”申玄看着笑着的林煮酒,冷漠的说道。
这样的一剑都被杜红檀毫无烟火气的挡住,她的眉头顿时深深皱起,冷笑道:“想不到堂堂长陵皇宫的供奉,不修剑,修的却反而是鬼气森森的手段。”
水落下之后便是空气,但是此时,赵四却是在虚空之中站立住。
他满含同情的看着已到极限的赵四,接着说道:“从前朝开始,大浮水牢就存在,这里死过多少死不瞑目,满含冤屈的强大修行者,论修所谓的鬼道之术,整个长陵还有什么比这里更合适?一开始我就已经提醒过你,这里是大浮水牢,这里是我的家……只要在这里,我便是最强大之时,你为了破碑已经大耗元气,现在又怎么可能战胜得了我?”
“你和-图-书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
她想起这是实情。
她现在的反应就更加蛮横。
但是他将赵四这样足以代表赵剑炉的人都称为孩子,本身就已经蛮横和无理到了极点。
然后这块不知多少万斤的巨碑断了下来。
她的脚下热气升腾,如一朵祥云托住了她娇小却强大的身体。
那些因为一时的水压而涌上来的阴河水开始回落。
看着这样庞大的剑狠狠砸过来,杜红檀面容渐肃,同时真诚感叹,“赵剑炉修行者果然都是世上罕见的天才,就方才破这阵的一瞬,和这里面的星火相抗就感知清楚了符线,而且也只有赵剑炉的修行者有这样的气魄,才能用得出这样的剑。”
杜家双兄弟,在很久之前的长陵也是属于最优秀的年轻才俊,修行破境的速度也是少有人及,然而两兄弟的性情却完全不一样。
白山水退了一步。
听到她这样满含讥讽的声音,杜红檀却只是摇了摇头,笑了起来,道:“孩子,你不要忘记,当我成名时,元武和那人还未出生,在我们那个时候,长陵又何曾只是剑师的天下?”
但也就在这时,距离这里很近的一间牢房里,却发出了异样的气息。
他这句话很难理解。
http://m•hetushu.com红檀对她很蛮横和不讲道理。
在杜红檀的声音里,她反而往上升起。
赵四左手负手而立,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指为剑,点在这块巨碑上。
他这句话显得蛮横而不讲道理。
他的身体和这块巨碑相比极为渺小,然而他双脚下的石屑都没有少掉一分。
说话间,这巨碑大剑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整块巨碑就此骤然停顿。
此时看着随着水落而在身影飘落的赵四,他直接很不客气的出声,“孩子,这是长陵,这是长陵防卫最森严的牢房,也是我们的家,这是你该来的地方么?”
此时他身体的很多部分已经失去了控制,然而他毕竟是一名真正的宗师,一名在长陵经过了那几年的厮杀之后,依旧幸存下来的宗师。
伸出手的同时,就有无数的黑气从上方的岩缝里如黑沙一般洒落,不断落在他的手背。
东陵军开始在大浮水牢外结阵,为首的将领想着先前白山水的气魄和白山水的话语,却是面色阴晴不定。
他看着面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的申玄,笑着说道。
然而此时那间牢房里传出的气息,却是再度令整个大浮水牢里的很多人都感到恐惧不安起来。
巨碑已经整体发红,红得似乎和-图-书随时就要融化掉。
赵四的视线里,对面石壁上一块凸起如鹰嘴的石头上,已经站立了一名老人。
他不相信自己不是这个后辈的对手。
申玄垂下头,冷漠而带着强大的气息说道,“要想在外面笑,至少你们要对付得了那两名供奉,至少你必须要胜得了我。”
他的手便按在了烧红的巨碑上。
巨碑的内里发出一阵阵如钢铁巨船摩擦般的嘶鸣声。
这块巨碑就变成了她的剑,直接朝着她对面那侧的杜红檀砸了过去。
申玄眼中的神色却没有任何变化。
而且她已经动用了全力,多说一句话都让她异常吃力。
黑沙坠落更多。
白山水深深的皱眉,一滴晶莹而完全无色的水珠悄然出现在她的身前,只是却又悬浮在空中不动,似是不知如何才能真正对这名老供奉造成威胁。
一名同样身穿青衫,五官显得很小,面孔却很长的老人。
看着他的出现,如一朵烂荷叶般位于水牢最中央的林煮酒笑了起来。
……
林煮酒的笑意未减,道:“我笑是因为你做出了很好的选择。”
然而他只是伸出了手。
“不打招呼是无礼,说不通却只有用剑来解决。”
“没有什么选择。”
十七颗碧绿色的水珠刚刚形成一柄柄小剑,m.hetushu.com却是骤然崩碎,好像一篷篷散碎的沙土一样从空气里洒落向地。
那间牢房里,关押着的是刚刚送入的垂死的张十五。
就在白山水被杜青梨所阻之时,赵四所处的水窟水位开始下降。
水落石出。
一种很强烈,带着无坚不摧的意志的气息。
比一般的宗师更强大的宗师。
水牢的最深处,响起了脚步声。
申玄出现在最深处的一间水牢里。
无数肉眼可见的灰色元气源源不断的从他头顶上方的黑色岩石缝隙里涌出,涌入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不变,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在不断的膨胀。
赵四没有反驳。
上方的岩石缝里,黑沙依旧不断的坠落,承受住了这无比蛮横的赵剑炉一剑。
杜红檀不屑的摇了摇头,道:“不管如何,现在是在我家里。”
巨碑渐渐抬起,反向赵四压去。
这块巨碑的符线里重新出现了亮光,但是流动着的不是冷酷的星火,而是如火热岩浆一般的火红光焰,使得整块巨碑都开始滚烫,开始发红。
她直直的看着杜红檀,义正言辞而不动怒的说道:“是你们先进了我家里。”
赵四已经腾空到杜红檀的高度,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却还在继续往上。
“若你们不进赵地,我又怎么会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