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十六章 欢喜

元武皇帝借助鹿山会盟的压力堪破八境,此时的震动自然不可能是再度破境。
她也看着元武皇帝笑了笑。
……
“你怎么敢背叛我,你怎么会背叛我!”
最为关键的是,她的心中始终没有真正的欢喜。
然而想到已经如此强大,已经百姓安居乐业的一个王朝将来叵测的命运,他还是在心中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他的真元在阴河里召来的天地元气发出朦胧的淡淡黄光,就像一条随时都会熄灭的烛火。
她走了进去,看着身穿布衣站在偌大一张地图前的元武皇帝,冷漠的说道:“这不是公平的战斗,任何对于大秦王朝和长陵的不满,哪怕是过往的不满,全部都会加诸在我们的身上。”
长陵的很多人都确定当时的那个人已经死了,死得透了,连灰尘都没有留下一分。
只是他额头和眼角的皱纹,又悄然深了数分,多了几根。
她深吸了一口气,无比冷酷的吐出了这句。
所以他现在不只担心皇后娘娘会发疯,他还担心皇后娘娘在将来不敌九死蚕。
皇后看着他,道:“你上次让我等等看,我听了你的,但现在我已不想等和图书。”
皇后娘娘在过去无数次征战里,从来不会有问题……难道是她不在战场的时间太久了,以至于才会出现问题?
所以她有了难得的微笑。
对于皇后而言,大浮水牢的变故是预料中的事情,但对于整个长陵而言,大浮水牢的变故只是一场很突发的意外。
他的白发在身后飘落了几根,他都未曾察觉。
让他心悸的是,他感知到了一股难言的震动。
“难道真的是你死而复生么?”
丁宁看着她,慢慢的说道:“当确保我们所有人都平安的时候。”
他寻找不出那九死蚕进出的痕迹。
今天终于得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她知道元武皇帝同样寝食难安,否则他不会每年都要去那人死去的地方一次。
她耐心的等待着。
在许久之后,她的秀眉缓缓挑起。
对于墨守城这样的人而言,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讯号,这意味着……即便只是一名传人,在看清皇后娘娘之后,在相应公平的对决里,九死蚕的传人依旧可以胜得了皇后。
只是感觉着前面这名七境宗师的诧异,他的杀心便也出现了涟漪,他望向了大浮水http://www.hetushu.com牢的方向,心中也有了一丝茫然。
她心中的愉悦在宫女的第一句话响起时早已消失。
皇后无法找出他。
她知道这名强大的男子为她做了足够多的事情,然而这样的感动也只是一瞬间。
她是最擅长用那种手段的人,所以她顷刻间就明白了是什么人才有能力做成这样的事情。
至少长陵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元武皇帝一直只是潜心修行,不问朝中事。
杀神军是大秦王朝最强大的军队。
在她的计划里,今日巴山剑场……或者说是那个人的残部都会烟消云散,而且从他们的身上,极有可能追查出九死蚕的踪迹!
此时只有他感知到了元武皇帝的气息震动。
宫女并没有听到她愤怒的喝声。
她的笑很迷人,很完美。
元武皇帝平和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那么家中的恶事,便全部是她做的。
而且他也可以确定这震动只来自于一个和他所修功法相同的人。
但是他感到不祥。
然而当她以为彻底得了长陵,得了天下,九死蚕的影子,却又悄然出现。
宫女细细的禀报完了,却没有听到任何www.hetushu.com的回应,她不知道皇后娘娘听清楚了没有,但也不敢抬头看,只能继续保持着恭谨的姿势,僵立当地。
元武皇帝微笑起来。
这名宫女不知她真正的喜怒,快步上前,和那名往常通报消息的黄袍中年男子一样恭谨的垂头,像她禀报。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
监天司的人不知。
夜策冷的马车正行向天落巷,那里可能潜伏着一名来自大燕王朝的奸细。
但是皇后身边的人却在不停的变少。
一直安坐在床榻上,却一直在看着窗外的丁宁笑了起来,笑容里也包含着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情绪。
“怎么会这样!”
陈监首正在监天司内审阅卷宗。
……
所以她很多年都不快乐,很多年都没有笑容。
大浮水牢里传出的讯息,开始很详细的传入她的耳廓。
既然皇后不会出问题,那问题就只出在九死蚕。
因为她同样知道,很多时候她只是女主人。
然后她转身离开。
没有真正的欢喜,又如何从一个人身上得到欢喜?
皇后推开了虚掩着的御书房的大门。
而为首的白启将军虽然未必是个人修为和战力最高的将领,但是当他和身后和*图*书的军队在一起时,他却就是大秦王朝最强大的将领。
神都监的人不知。
墨守城也停了下来。
她知道元武也是如此。
自从九死蚕正式露出踪迹,向长陵乃至整个天下宣告他的存在,在和皇后的交手之中,他便一直在胜。
他看着推门走进来的长孙浅雪,深深的看着,似乎想要将她融入到自己的视线里。
皇宫里。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若不能除去所有敌人,那便索性冷酷到底,将一切都抓于手中。”
她沉默无言,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清寂的医馆里有一些淡淡的凉意出现。
他柔声的说道,“我终究会站在你身边,否则我现在看这张地图做什么?”
在走向自己的书房时,她便对着跟随在身后的两名宫女说道。
所以黄真卫在此时心情也是激荡不已,他无法想象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令静修的元武皇帝都产生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
九死蚕不消失,她寝食难安。
她完美的面容上,隐隐出现了一丝笑意,一丝难得而又显得更为残酷的笑意。
只有知晓九死蚕的秘密,才能真正的让九死蚕从世间消失。
元武皇帝看着她美丽的背影hetushu•com,心意亦是难平。
“让鬼市消失。”
皇后抬头,她看着前面的天空,愤怒的喊出了这样的话语。
长孙浅雪转过头去,不看丁宁的脸,只是依旧清冷的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见林煮酒?”
他比只知道杀戮的这名大将更为了解皇后,他知道皇后不会出问题。
皇后娘娘站在灵莲池前耐心的等待着。
元武皇帝。
美丽得令人心醉。
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那名和容姓宫女一样已经跟随了她很多年的中年男子,而是一名宫女。
他距离大浮水牢很远,感知不到那里的战斗。
因为在这样的声音响起之前,这片空间里就已经荡漾起了看不见的涟漪,一场元气的风暴已经将她震得晕死过去,往外飞出。
皇后看着他平和的面容,她的心中在这一瞬间有些微微的感动。
这个时刻,长陵心头茫然的人还有很多。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在觉得某些事情已经可以开始彻底遗忘的时候,却又有人在不断逼着你想那些事情。在你觉得已经胜利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并未胜利。
他是长陵最睿智的人之一,他知道自己去想很遥远的将来有些没有意义。
黄真卫在漆黑的阴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