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二十章 当年事

当年巴山剑场那么多名剑,那么多强大的剑经,这十几年间不知道造就了长陵多少强者,如果说一个宗门的剑和剑经还不是最为重要的东西,那什么才是最为重要的?
赵四想着当时那是无数人亲眼见证,没有什么疑义,所以她想了想,道:“你们都这么聪明,为什么他当年一定要战死在长陵?”
林煮酒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剑和剑经,那只是表面上的东西,否则你们以为郑袖和元武为什么这么多年舍不得杀我?”
林煮酒认真的看了她一眼,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方式。”
“算来算去却算不到自己人。”
所以他示意张十五熄了炉火,然后盛了一碗牛肉汤,慢慢的喝了起来。
赵四听出了他的一些话外音,眉头又深深的皱了起来,“你都不知道他的传人,不知道他的安排?”
“人死之时,才最容易看清别人和自我。”
“因为他那一战,真的是救了不少人出长陵。”
林煮酒点了点头。
她抬起头,看着那轮皎洁的明月,也不掩饰此时的心情,微嘲道:“说不定你们所有人也都不够了解他?”
喝到久违的滋味,他浑身舒爽的呻hetushu•com吟了一声,然后才接着道:“郑袖以为大楚王朝已经是她的,但在我们巴山剑场而言,一大半却是我们的。”
顿了顿之后,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道:“这是我自己拿的主意。在他死去之后,我们总是要做点什么,只是希望我们没有做错什么。”
所幸林煮酒接下来的话说得很快,“我动用了巴山剑藏的某一部分财产,让骊陵君成长得很快……任何快速催长的东西总是有些缺陷的,郑袖同样也是如此想法,所以我们成功的让骊陵君成功的进入了她的视线,成为了她的棋子,而对于我们而言,我们也希望大楚里没有太过强有力的控制者。”
林煮酒看着她,一时没有说话,看得赵四都有些感觉异样起来。
此时那一锅牛肉汤已经到了最为合适的时候。
赵四和白山水同时一震,船沿边顿时震起一层水浪,又被两个人身上的气息震成无数更为细微的粉末,像一层细白的面粉一样,往漆黑的水面上洒去。
“你的意思是,这只是为了分担他危险而定的计谋?”白山水也忍不住看着林煮酒问道。
林煮酒知http://www.hetushu.com道她不能理解,他也知道这些人都是足以值得信任的人,而且像她们这样的人,已经没有几个。
林煮酒淡淡的说道:“战尽最后一滴血,连身体都化灰,最后什么都没有剩下,还能活?”
“因为这本身便是一个计谋。”
林煮酒笑了笑,道:“但其实大多数计谋还是出自他之手。”
赵四和白山水这下都彻底听明白了,同时出声道:“你的意思是,巴山剑场还有很多……很多没有被郑袖和元武掌控的东西?”
林煮酒想着那人最后的时光,笑容变得比水面上的月光还要惨淡,“如果我知道,那郑袖也一定早已知道。当年巴山剑场谁都不会想到他会有传人,因为他那么强大,甚至还未到最强大的时候,他那么无敌,而且还年轻,根本不需要急着找传人。”
“在当时很多人看来,一个料事如神的军师比起一名纯粹的无敌剑师对于战争而言还要可怕的多。”林煮酒笑了起来,“而且对于所有人而言,我比他要好杀得多,所以刺杀我的人始终比刺杀他的多,而且刺杀他不知道要布怎么样的杀局,而刺杀我,则只需和图书找准机会,布置两三名比我厉害的修行者而已,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我也是个吸引很多刺客来送死的幌子。”
赵四这一刹那有种想要打翻林煮酒身前那一锅牛肉汤的冲动。
白山水说道:“你们都确定他死了?”
赵四和白山水都沉默了很久时间,她们先想着的是林煮酒关于现在大楚王朝的话语。
赵四深深皱起了眉头,看着林煮酒很坦白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感受:“你应该知道,昔日在我剑炉最想杀死的秦人之中,你位列前三。天下所有人都知道秦军很多诡计都出自你手,你现在却说这些诡计和你无关?”
赵四寒声道:“怎么可能。”
林煮酒毫不避讳的说道:“我的记性很好,我的脑子就是一本账簿,我知道哪些人是我们巴山剑场的人,我知道我们巴山剑场的一些东西在哪里。”
“打个比方。”
白山水自嘲的笑了笑,道:“那管家意味着什么?”
“所以郑袖希望通过骊陵君控制大楚,但实际你们觉得骊陵君很容易被你们掌控?”白山水有些佩服的笑了起来,“这也是那个人当年的计谋?”
赵四和白山水看了一眼,她们听得懂林煮酒这些话里的意和图书思,只是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赵四更加不能理解。
赵四想要辩驳,但又想到郑袖,她便又面色难看,说不出话来。
林煮酒冷讽的笑了起来,道:“因为就和最后巴山剑场玉石俱焚一样,背后有许多你们并不知道的事情。”
林煮酒戏谑的看着她,道:“你大约也不会想到,骊陵君为楚新帝,和郑袖的安排有关,但是这里面顺水推舟的事情,却和我们有关。”
在很久没有吃过这种最喜欢的食物之后,此时这锅牛肉汤对他不知道有着什么样的诱惑力,但是他却知道这锅牛肉汤还未到最美的时候,所以他还是耐心的等候着。
赵四听着他这样的话语,想着昔日为了刺杀林煮酒而死去的那几名大宗师,越来越觉得讽刺和悲哀。
林煮酒看着倒映在水中的圆月,脸上得意的神色却是消失无踪,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没死在那么多强大的敌手手里,却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若不是他死了,现在别说是楚,说不定剩余那两朝也都没了。”
“秦灭三朝,巴山剑场为天下公认的最强宗门,天下人人都以为我便是当时巴山剑场那些人的军师,以为很多计谋都是因我而成行。”
http://m.hetushu•com这倒不是。”林煮酒摇了摇头,“你们不够了解郑袖,郑袖的行事方式最后都是用冷酷的鲜血来结束,她让骊陵君回去,只是想让骊陵君控制的楚朝可以在将来的战争里更容易对付。至于这个计谋……”
林煮酒喝光了手中一碗牛肉汤,缓缓的说道:“他战死在长陵,还有谁看不清他?”
“巴山剑场真是可怕。”
想着这些曾经难以对付的敌人却是如此下场,赵四此时有些阴暗的快感。
林煮酒看着那锅已经煮得很浓的牛肉汤。
“意味着家当。”
林煮酒抬起头来,看着她,有些感慨的说道:“当时谁都知道巴山剑场用剑最强的是王惊梦,都知道单打独斗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若是知道他不只是整个长陵战力最强,而且整个巴山剑场的军师也是他,那所有敌人就只会有一个想法,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他。”
白山水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试探般的问道:“赵妖妃?”
毕竟有关林煮酒的故事太多,而且她们也经历过其中很多事情。
“我并不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即便我们是兄弟,但没有好到可以一起钻在一个被窝里,一起枕着同一个枕头面对面说话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