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二十一章 群龙之首

一股杀意出现在他伸出推门的手掌前。
她没有回头,淡漠的说道。
林煮酒看着年轻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山水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所以后来的巴山剑场灭,也是因为同样的手段?”
“他就出身阳山郡,在发动长陵之变后,郑袖给他递了一封信,信里的内容便是如果他不去长陵,她就令军队屠阳山郡,屠尽阳山郡十三城,连妇幼都不放过。”
“终究是群龙无首,又不如郑袖那般冷酷。”
丁宁道:“帮我疗伤。”
最为关键的是,林煮酒的假设无法成立。
当丁宁说了这两句之后,黑暗里长孙浅雪的声音不再响起,和梧桐落习惯了的一样,这意味着两个人的对话终结。
“你想做什么?”
也就在这时,辽阔的水面上一个温温柔柔而又十分沉静的声音响起。
丁宁伸手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在元武登基之后,坑杀了那么多人,焚毁了那么多书籍,不只是抹灭掉王惊梦的存在。”
“九死蚕在,她和元武不会快乐。”
长孙浅雪清冷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难言的冰寒。
“年轻人就和*图*书是恢复得快。”
“那是焦卫城?”赵四的呼吸都开始变得不顺畅,“所以当时屠城的并非是楚军?”
“还有值得庆幸的事情……巴山剑场的有些人,和当年一样,未必会赞同我的想法,但他们一定会对九死蚕有好感,至少不会成为我们的敌人。”林煮酒有些感慨和满足的轻声说道。
……
“他不得不去长陵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阳山郡。”
林煮酒冷讽的笑着,如她们所想一样,一句接着一句的说了下去。
不在意,便代表着另外一种在意。
长孙浅雪就站在门后,她的面容依旧清冷,但是眼睫毛不停的跳动起来,她的心里突然有些恶毒,忍不住道:“你说今日郑袖和元武会如何?”
没有人出声。
林煮酒的这些话里蕴含太多的讯息,太过过去和现在,以及将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林煮酒抬起头,目光扫过白山水和赵四等人的面目,缓缓的笑了起来,“你们都是过江的蛟龙,能够让你们一齐聚拢……他便是那龙首。”
白山水和赵四互望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和*图*书
既然林煮酒认为她们可以信任,已经开始告诉她们一些陈年旧事,开始告诉更多她们在和郑袖、元武对敌的时候应该注意的事情,便也不会停止,一定会接着说下去。
丁宁摇了摇头,认真的轻声说道:“只是因为活了下来。”
“那支楚军都被杀神军屠了,只是被迫背了一个黑锅而已。”
“很多人知道郑袖冷酷,但是却还是小看了她的冷酷。”
不在意,或许便是长孙浅雪所需的态度。
因为他们不可能回到那个人战死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
赵四看了她一眼,莫名的也笑了起来,道:“这可巧,今天好像正是七夕,鹊桥相会的日子。”
陈监首也没有说话,也只是和她隔着十余丈的距离,静静的看着夜空,只是他苍白的嘴角却是有着一种淡淡的笑意。
“有情便是有情,无情便是无情,七夕八夕九夕,一百夕一万夕,有何用?端的是自欺欺人。”
这河面上再度沉寂下来。
“其实没有机会,有机会的话,我很想见见临死前的他,想听听他最后的意见。对于这整个天下和关www.hetushu.com于郑袖和元武的意见。”
所以她马上傲然的笑了笑,道:“不死就好,我说的话,从来算数。”
“今天可正巧是七夕。”
丁宁淡淡的笑道:“今日同床异梦的何其多,又何必在意这些奸夫淫妇。”
因为每个人的看法和行事方法都不尽相同。
只是她毕竟是气魄很大的大寇,大逆。
林煮酒的声音再次打破了死寂,“所以现在我更无法决定接下来要做什么,既然九死蚕能够算无遗策的将我都救了出来,我便想听听他的意见,听听他对于这个天下的看法。”
身穿着深红色袍子,却依旧难掩落寞和发霉般气息的陈监首看着她的背影,却是莫名的笑了笑,道:“能站在你身后看着你,便是圆满。”
“这些年我在大浮水牢也很好,至少我能听,但不能做很多事情。”
“只是过了今夜,我们于长陵,却是真正的孤魂野鬼了。”
林煮酒嘲讽的说道:“即便后来他遵了约定去了长陵,最终战死在了长陵,但阳山郡还是被她割让给了楚,楚帝平白得了一个大好处,便也没有出声,让那支楚军背了黑锅。”和_图_书
“嫣心兰觉得他的死只是为了将这件事情结束,她也决定追随他最后的心意,不想再将我们亲手打造了很久,牺牲了很多人才完成的东西再打烂,而我们一些人不想成全。”
因为她们都知道,就如今夜郑袖做的事情一样,很多事情只要一开端,便不会停止。
……
林煮酒沉默下来,道:“当时巴山剑场产生了分歧。”
白山水看着他,脸颊上却是含有的出现了一抹嫣红。
“和一些少数人的背叛无关。”
“但是她和元武不死,我也不会快乐。”
夜策冷没有再应声,但她也没有离开,只是站在桥头看着那处的夜空。
有些人,有些事,按照其余人的一些看法和行事方法来看,或许很傻,但却依旧足够值得他们敬佩。
一叶黑舟伴随着黑色的雾气,悄然在水面上出现,出现在他们所在小舟的不远处。
然而丁宁却并没有返回自己的床榻,而是走向黑暗里那端长孙浅雪的房间。
或许对于那个人而言,当时也很难抉择,尤其是当发现自己无法彻底掌控一切,他便无法再替别人做出选择。
但是想着那名完成了不可思议和图书的事情的少年,白山水和赵四自然觉得林煮酒的话很有道理。
林煮酒沉默了很久,接着说道:“他不只是巴山剑场一个无敌的象征,最为关键的是,他是群龙之首。谁也没有想到会首先失去他……总之天下最强的巴山剑场,就如此乱了。”
船头上一个佝偻的老人在持篙,他的身后坐着一名持琴的女子,女子身后的船舱里,坐着一名年轻男子。
“是拱手将这天下让给郑袖和元武,让郑袖和元武做成我们想做的事情,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王朝,还是其它?”
“不是因为今天是七夕。”
“为了让他相信她的决心,她直接屠了一个城,当时屠城的军队,便是现在的杀神军。”
夜策冷站在桥头,看着那一道冲天光柱消失的地方,她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却没有转头,接着便听到了这样熟悉的声音。
“同床异梦。”
“这是各自不同的选择,就如现在长陵一些人的选择,有些人选择舍小我成全大我,他们想要看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王朝诞生,天下一统,再无征战。这也曾是那个人的梦想……然而很多人终究意难平。”
“那倒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