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二十四章 顺势而行

虽在同一张床榻上,但她和丁宁只是隔着半尺的距离并坐着。
他们知道守城的那名老人很强,但是感受着这种一道接着一道,似乎永不疲惫的强大力量,他们还是由心震撼,只是想着平时还是低估了这名老人的强大。
这道鸿沟之后的半山剑堂的修行者,浑身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再也无法前行一步。
“按照郑袖的态度,我应该会被调去某处边关战场,和那些敢于违抗她命令的修行地学生一起。”
长陵很多修行者都认识这名身穿淡黄色长袍的温雅男子是黄真卫。
丁宁慢慢的说道:“郑袖要想彻底成功,要证明给所有人看她已经彻底下了决心,便只有令岷山剑宗都屈从她的命令。”
今夜长陵无人将目光投向被谢家包下的医馆。
鸿沟里往上涌起一道血浪。
“老师!”
某条小巷里,一名佩剑的修行者感知着角楼上接连落下的强大力量,想象着那一道道力量中蕴含的血腥意味,脸色极为难看的对身旁的伙伴道:“即便如皇后所想的一样,所有的修行地都彻底臣服于皇宫,都像军队一样接受征调,但是她不想想,平时这些修行地,这些隐居的宗师,平时也自然是长陵的屏障,他们才是令许多外朝的修行和-图-书者不敢轻易进入长陵的真正原因!即便皇后能够成功,今后的长陵也是空了。”
半山剑堂前骤然多了一道数丈的鸿沟。
看着身旁因为寒冷而身体不断颤抖的丁宁,她清冷的问道。
而且他十分清楚墨守城的身体状况,他知道此时的墨守城很累,每施展一道这样的力量,对于他的身体而言都是很重的负担。
“净琉璃应该会被准允回岷山剑宗。”
“墨守城今日出了这么多剑,难道他不想想昔日商家?”
“你的元气于我就像是久服成瘾的药物。”丁宁看着她,很确定的点了点头,认真道:“身体里已经习惯了有这样的元气,在面对梁联全部释放出去之后,身体反而无法适应。”
“他会答应。”
“空了又如何?”
顿了顿之后,丁宁微嘲道:“这就是权贵之间的交易,大家都不会说明,但是都知道方寸,这个时候郑袖只是要他表明一些态度。而且百里素雪会答应的另外一个方面,是因为我和净琉璃都在长陵,这对于他而言,是岷山剑宗的未来。”
许多学生和教习持剑和军队而战,然而就在此时,恐怖的剑意镇落,半山剑堂前那些持剑的学生和教习,全部化为支离破碎的血浪。
和_图_书同遮掩了月光,使得整个皎洁的明月都似乎变得血红。
角楼上,墨守城面上的皱纹又深了数分,深得他脸上的肌肤都有了血意,好像这些皱纹变成了裂纹,他体内的鲜血要从这些裂纹里渗透出来。
这道鸿沟之后剩余的许多半山剑堂的学生和教习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无法相信一个呼吸之前还在自己面前的那么多师友就此被这样一道力量压碎,然后直接变成了一道这样的血浪。
血浪里有很多黯淡的剑光,很多残破的剑片,还有很多衣袍的碎角。
若是墨守城是梁联那种野心很大的将领,此时黄真卫的心里或许还好受些。
长孙浅雪沉默了一息的时间,道:“只是因为习惯彼此。”
墨守城摇了摇头,道:“别人能歇,我不能歇。”
他知道这一剑落下,他的老师必定更加疲惫到极点,而且他知道出这一剑的老师,比他此时还要痛苦。
就在这时,他感知到角楼上又生一股力量,而且这股力量比之前的还要庞大。
所以每一次角楼上的力量出现,他都越发的感觉到无助。
长孙浅雪声音微寒道:“百里素雪会答应?”
感受着这样磅礴的一剑,他的脑海中便几乎直接浮出了那处的画面。和图书
丁宁没有犹豫的摇了摇头,“不只是因为习惯。”
亦或是臣服。
他已经不眠不休的追查了很久的线索,然而却依旧找不出任何的线索。
作为皇后旨意的执行者,他的老师墨守城注定会成为许多怒火的承受者。
丁宁点了点头,道:“因为今夜郑袖所做的事情,会让他明白郑袖会不惜一切代价,岷山剑宗首当其冲,他越早答应,郑袖让他付出的就越少。”
不知为何,丁宁却是忍不住微微的笑了起来,然后道:“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他知道今夜过去之后,很多人都会记住墨守城在这一夜间杀死了无数人,但却很少会有人肯定,墨守城避免了更多的人死去。
这道如天罚一样的无形力量落向长陵城中,黄真卫知道那里是半山剑堂。
很多人都会恨皇后,但同样会恨杀死他们师长的墨守城。
那是长陵城中学生和教习数量最多的修行地之一。
黄真卫穿过这片巷区。
丁宁也沉默了很久,道:“人生最终要面对的还是自己的心意,最终寻求的也只是自己的内心平静,当明白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当真正看清时,一切都会顺其自然。”
跟在他身后的那名冷峻将领手扶着他所坐的藤椅,忍不住道:“http://m•hetushu.com要不要歇一歇?”
“顺其自然?”长孙浅雪很罕见的笑了起来,她看着角楼上无形力量落下的方向,“今夜的很多事,不由得让人想起很多年前的很多事。人真的可以放下仇恨么?如果整个家门被灭,自己的亲人全部因为某个人而死去,她还会原谅那个人么?”
只是这一夜,对长陵的绝大多数修行者而言都很煎熬。
血浪如墙往上涌起。
他知道这两名街巷中的寻常修行者所说的话是对的。
长孙浅雪霍然转头,看着他。
冷峻将领缓缓垂下头。
而他非议的墨守城,便是黄真卫最敬重的师长。
长孙浅雪转过头去,根本不再看他,也不再去想他这些话,只是冷声道:“在我看来只是因为你太了解她。”
无数人有无数看法。
佩剑的修行者怒声说了这一句,但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的身体却僵硬了起来。
丁宁微垂下头,他没有回答长孙浅雪的这个问题,他也没有去看长孙浅雪有些惨淡的笑容,只是缓缓道:“一切恩仇总会有了断的时候,不喜欢这座城,那我们便可以离开。”
一名身穿淡黄色衣袍的男子,便从他前方的一条石道上走过。
……
“你确定我的元气能够帮你疗伤?”
“今夜死的是那些不肯和图书屈从于郑袖意愿的修行地的修行者,但首当其冲的却是岷山剑宗。”
长孙浅雪的心情也比平时要激荡,所以她房间里的风雪也比平常要肆意一些。
因为生怕长孙浅雪反对,丁宁说了这些之后又补充了一句,“真正最好的对策,是顺势而为,顺着对手的意愿而行,然后利用对手。顺着对手的意图而行,也往往能够料敌先机。”
“但我毕竟是岷山剑宗的弟子,所以要求带些人去,应该会被准许。”
黄真卫痛苦的喊出了这一声。
他听清楚了这两名修行者的对话,但是身体里却没有丝毫的愤怒,只有越来越浓的痛苦和悲哀。
他身旁的伙伴脸色也同样难看到了极点,寒声道:“或者她就是想故意让长陵空,将那些外朝的人引进来。这样整个长陵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长孙浅雪又沉默了很久,道:“人生真的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么?”
那名身穿淡黄色衣袍的男子的身后,远远地跟着一些官员和侍从。
“真是疯了。”
从角楼上落下的那种磅礴而无法阻挡的力量,一道接着一道,每一道都往往意外着一名强大的修行者的死亡,或者一个修行地的消亡。
但他知道此时的墨守城,只是一盏将枯的油灯,在为这个王朝献出最后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