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二十八章 平和的离城

他的老师做出了他认为正确和喜欢的选择。
老师已死。
然而他无法坦然的接受。
他好像站在了当年那个巨大的尸堆前。
他看到了那个带着大秦王朝一路前行,前行到灭了三朝的强盛的无敌剑师,最终死去,身体被无数剑光绞成灰烬,最终连灰烬都不留下。
他彻底的领会到了他老师那句话的意思。
有谁是错误的么?
他知道自己的老师最后并没有履行对他的承诺。
他看到一只黑色的鸽子飞了过来,来自皇宫的方向。
“是安抱石?”
南宫采菽笑了起来。
现在他能做的事情,便只有选择。
“你觉得我会懈怠么?”丁宁注视着安抱石,反问道。
当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之时,丁宁已经在平静的准备着自己的行装。
没有任何的开场白,也没有任何的礼数,安抱石只是走到了距离丁宁数丈的地方,停了下来,微笑着看着丁宁说道:“净琉璃已经败在我的手下。”
然而他们却并没有得到应有的东西。
“你的对手是净琉璃。”
丁宁不再看安抱石,开始登车,道:“净琉璃自然会击败你,根本不需要我。”
也就在此时,他和*图*书听到了后方远处的角楼上隐隐传来了一声军号声。
……
庞大的巴山山脉高不见顶,像一方神灵的天地一样,压迫在他身前,让他自觉渺小到无法呼吸。
或者说他的老师比他更加睿智,看得更远,知道他就算去了皇宫,也不可能改变任何的东西。
有一片黑色的羽毛轻轻的在光线里飘落下来。
连净琉璃给她的感觉,都不如这么强烈。
身体不断颤抖着的黄真卫抬起头,他从未觉得阳光如此刺眼过。
安抱石微微一怔。
当遍寻而不获,当一切都已发生之后,却又悄然来到自己的眼前。
一个简单而忽略的问题之后便是无数的疑问。
于是当在他准备登临兵马司的马车时,看到那名出现在视线中的少年时,他的面容便骤寒,如笼上了一层寒霜。
所有的选择,最终还是源自于内心的真正的情感。
人生便真是如此可笑么?
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却比任何南宫采菽见过的年轻才俊都要高。
九死蚕是错误的么?
丁宁看着他,没有说话。
不过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东胡边和*图*书关再见。”
他用力的闭着眼睛。
安抱石笑了笑,道:“不会便好。”
两人的不喜并非是因为安抱石的高傲和自负,而在于丁宁这句话的回应。他们都觉得丁宁这句话的回应太过示弱,完全没有以前丁宁的锋芒。
安抱石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已经通知了兵马司。
按照惯例,任何没有军功的修行者在进入军中时,都只是一名最普通的军士,然而因为他的身份特殊,因为他是出自于岷山剑宗的妥协,所以他得到了如同一般将领般的待遇,兵马司调拨了三辆马车,迎接他的启程。
他想要做的事情,也不可能成功。
南宫采菽原本是出身将门,对于这种出征的事情她已经见得多了,一些所需带的东西,她全部打理好了,让那三名兵马司的车夫都佩服不已。
在黄真卫面临选择的这一刹那,他想到了庞大的尸堆中央那个人临死前的目光。
因为没有回墨园,便不存在什么告别。
……
“现在你是我唯一的对手,我希望你在胜了容姓宫女之后,不要懈怠。”安抱石笑着看着丁宁,道:“而且我应该也会去东胡边关。”
她也随后开始m.hetushu.com上车,然后同时认真的对安抱石说道:“不要老将东胡边关挂在嘴边,你应该明白,现在这还算是兵马司的机密。”
丁宁也未正式见过安抱石,但是他也知道这名好像浮在天上的少年,只可能是安抱石。
他是墨守城继元武皇帝之后的唯一学生,他自然很清楚角楼上这声军号声和那一条垂下的素白是什么意思。
“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他身体陷落在越来越亮的晨光里,越来越觉得荒唐和可笑,几乎要哭出来。
丁宁的修行为何那么快。
在他的老师死后,还会有很多罪名和愤怒需要他的老师承受。
因为他是他的老师,真正疼爱的弟子啊。
他想让自己的老师在生前知道,一些恶名不会加诸在他的身上,他应该得到一些应有的荣耀。
南宫采菽和叶帧楠同时皱了皱眉头,心中不喜。
安抱石不在意这种挑衅。
但是他站在这条空旷的长街里,眼前的画面却在不断的变换。
黄真卫站在此时的长街正中。
他放佛又站在了巴山剑场前。
他身体僵硬的转过身去,看到了一条素白。
丁宁为何能够一眼通无数剑经。
这样的离www.hetushu•com别或许显得有些凄清,但如此顺势离开这座城,对于丁宁而言却意味极大的解脱。
他从黑色信鸽的脚上取下信筒,打开了漆封着的通告各司司首的密笺,然后他的双手就更加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此时她正在检查着一些备用的药物,感知到了异样的气息的瞬间,她便转身看了过去。
一切不会有更改。
然而当那柄末花剑最终折断,当巴山剑场消失时,他却感觉到那座巨大的巴山骤然崩塌,无数阴影压在了他的身上。
三辆马车开始移动,开始驶离长陵。
这一瞬间,黄真卫的脑海里就像是有无数人在念经,念的都是丁宁的名字和九死蚕这三个字。
除了兵马司配备的三名车夫,一名做些粗浅活的婢女之外,也只是他和长孙浅雪,南宫采菽和叶帧楠四人。
他的一些属下不想让人看到他的失态,将这条长街清得很空。
他痛苦的喊了起来,完全无视周围人的目光,晶莹的泪水肆意的从他的面容上滑落。
只是一念通而万念通,当根本不去想其中的过程,只是认定一点,这无数的疑问便终究可以得到解释。
然而就在此时,丁宁接着出声道:“只是和图书我懈不懈怠和你有什么关系?”
“老师!”
丁宁为何有那么多认真。
他在赶回皇宫的途中,然而皇后的旨意却已经到达。
然后用力的抿紧嘴唇,用力的咬着牙。
这名行来的少年并不高大。
然而老师不可能看到。
……
但是他的老师不会阻碍他的选择。
很多人为这个越来越强盛的王朝付出了一生,直至死去。
任何的节外生枝,便自然会让他心生不快。
他的脑海之中此时响起的唯一声音,便是他的老师和他说过的一句话。
在第一眼看清那名少年的瞬间,她便轻声问身边不远处的丁宁。
黑色信鸽带来的是皇后的旨意。
……
这最后的时光,他知道他的老师选择坦然的接受,一切的付出,只是为了将来一个无比辉煌的庞大帝国,一个前所未有过的庞大帝国。
黄真卫更加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然而已经炽烈的阳光却还是将他的眼前映射得一片通红。
皇后的旨意已经下达。
他微微的一笑,转身离开。
丁宁为何能越境而战。
丁宁为何能够和周家老祖同行而活下来。
因为太过用力,他的齿间流淌出了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滴落,然而他自己却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