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二十九章 军师

当在长陵外将丁宁等一批人接着,队伍开始正式出发,他便第一时间直接邀请丁宁和南宫采菽到了自己所在的战车上。
丁宁缓缓转身,看着押运的那些车辆,道:“所以她也不会急躁,也会很稳妥的任凭对方拖到下雪之后再决战。这样的选择伤亡会少很多,但是时间长了,会比较难熬。而且对于小股军队而言,变数太多。”
一支边军很果断的对那名乌氏国武士所在的驻地发动了进攻。
……
“这次我大秦征讨乌氏,你怎么看?”郭锋也没有谦虚和多余的话语,看着丁宁问道。
然而后世只要有心计算一下时间的人,便会轻易发现在那名军人为了饮马桶而死的同一天,大秦的很多军队便已经开始越过阴山,往乌氏国边境调动。
冲突的起因只是一个饮马桶。
从未参加过征战的修行者,无论任何修行境界,都是属于新征入伍,都有兵马司的征兵官押送。
这支军队人数为两千人,却携带了大量的铁器和铜器,属于边军正常日常使用和开荒垦田所用的器具。
丁宁并不是个很会谦虚的人,www.hetushu.com而且更不会说什么客套话,所以他听着这名将领的话语,只是很认真的躬身回了一礼,道:“我受伤太重,战斗恐怕是出不了太多的力,沿途有什么可以帮得上郭将军的,将军便自可开口。”
丁宁淡淡的说道:“将军这支军队中厉害的修行者又不够多,所以对于想要刺杀我的人而言,便又不需要付出太多的代价。”
在当夜,大秦王朝的边军就要求乌氏国交出那名杀死大秦军人的乌氏国武士。
丁宁看了这名看上去相貌很普通的将军一眼,道:“将军也是聪明人。”
“关键在于和乌氏隔着阴山的大楚王朝的态度。无论是西羌还是东胡,最终都改变不了乌氏的命运。”丁宁微嘲的笑了笑,道:“动静这么大,连你们宿卫军都调了出去,不知道多少修行者送出了长陵,不打下乌氏,如何会甘心?”
大秦的军令极为严苛,误期便轻则连征兵官一齐剥夺军功,废为劳役,重则误了战机,便是直接处死。
郭锋点了点头,道:“我赞同你的观点。”
顿了顿www.hetushu.com之后,他却是马上收敛了笑容,缓声道:“路途太远,您的名气又太大,沿途恐怕不太会平静。”
只是为了这个饮马桶,死了一名大秦王朝的军人。
大秦王朝元武十二年夏末,大秦王朝和乌氏国在边境发生了冲突。
郭锋很满意于他的这种态度,也更加欣赏丁宁这个人,于是他笑了起来,道:“您应该可以做一下我的军师……当然只是沿途顺便帮忙。”
很多长陵的修行者,也在那一夜便出发,赶往那片对于秦人而言已经是荒原苦寒的地方。
郭锋对这句话似乎没有感到意外,只是脸色沉冷了一些。
郭锋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丁宁,“我们最终都会去东胡方面,那里我们都应该属于小股军队。”
这样的冲突在接下来的数天之内越演越烈,随着大秦王朝的不断增军,很快变成了一场战争。
所以运送新兵的军队不只是护送,还是像押送犯人一般,怀着必须要将之送达的使命。
这支军队的最高长官名叫郭锋,是关中人士,而且和南宫采菽的父亲也是旧识,对丁hetushu.com宁也是极为敬重。
因为是战时,从长陵出发的征兵官本身便是要调派到边境的将领,丁宁所在的这支军队属于驻扎在长陵外一百三十里的宿卫军的其中一部。
“将军说过,我名气太大,修行速度又太快,对于其余三朝而言,便是很大的威胁。”
所以在提出的要求被拒绝之后,大秦边军便采取了很决烈的手段。
大秦王朝元武十二年的这个夏末,丁宁是很多批赶往阴山之后的长陵修行者的其中之一。
然而乌氏国这方强调那名大秦军人已经越境。
“不过想必皇后也是已经考虑到了此点,所以任何一支军队带着的东西都会这么多。”
而且在后世研究战事的人看来,大秦王朝绝对是抓住了一个很好的时机。
和之前的很多朝代一样,对于能够制造出术器和一些强大兵刃的金属器具,大秦王朝也管控得极为严苛,绝大多数工坊亦都聚集于长陵。
丁宁笑了起来,道:“到达东胡之后是如此,到达东胡之前的途中,恐怕和将军所想的一样,我们也就像是诱饵。”
丁宁看着他,接着说道:“东胡自然http://m.hetushu.com会出兵,东胡不只是和乌氏唇亡齿寒,东胡的大多数铁器和骨器都出自乌氏,要是乌氏尽归了我大秦,只需不通边境贸易,东胡再过十年,军队便恐怕连武器都不够。但无论是东胡出兵还是楚过阴山,路途都很远,所以乌氏一定不会很快和我大秦决战,一定会拖时间。我大秦之所以要在阴山后设立边城,便是因为东胡以前便被称为荒漠蛮子,他们最擅长铁骑奔袭。要追击,我们秦军是很难追得上的。阴山之后,再过月余恐怕就会落雪,他们无论如何都会拖到落雪之后。”
“长陵很多人都听说过您的许多事情。”
郭锋看向前方的道路,缓缓的说道,“我的职责,不只是将你们按时运送到地,还有尽可能的让跟着我出征的这些儿郎都能回到家乡。”
郭锋目光剧烈的闪动着,这里面的有些东西他想过,有些却是不如丁宁想得透彻。最为关键的是,他觉得丁宁说得都是极有道理。
和乌氏国最为接近的有月氏和西羌,月氏早已经成为大秦王朝的属国,在战争爆发之后,月氏国的军队直接就加入了对乌氏国的征www.hetushu.com战。
西羌本身便刚刚经历了一场内乱,数名王子合力将老王杀死,但又被他们的母亲率领老王的旧部一一征讨,现在那名强势的母后成为了西羌真正的首领,但是根本不可能还有余力拨得出兵来支援乌氏。
这名将领的身材并不高大,甚至有些微微的佝偻,头顶也已经秃了些,但是他的浑身依旧散发着那种经过无数征战的军人才有的铁血意味,他很尊敬的对着丁宁微躬身行了一礼,语气也谦卑到了极点,“尤其我听说了您如何拒绝骊陵君,如何帮助那名叫王太虚的江湖人物成为长陵地下龙头的事情,所以我知道您的强大不只在于修为,不只在于您越境而战的实力,还在于高瞻远瞩的能力和计谋。”
然而大秦边军方面认为那的确是秦军的饮马桶,那名军人只是正当的要求没有获得回应。
一到战时,一应东西便随着军队如流水般外流,虽然途中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只是这却也造就了一个好处————政令必达,而且大秦王朝军队的反应极为迅速。
“既然您看得都比我明白,便说明您有足够的能力提醒我要及时作出什么应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