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三十二章 谁能胜之

这样的对手……方瞬意都无法战胜,那还有谁能够胜得了他?
但威力再弱的飞剑,也是飞剑。
慕容小意眼中狂热的情绪迅速的消散,化为震惊和不能理解。
他依旧像扯线一样,从上方的黄色天空之中扯下了一道符。
很多仙符宗的修行者都可以一次用出很多道符,然而这连续用符的速度,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有这名黄天道门的少年快。
仙符宗的符道的强大之处,便是在平时就可以利用特殊的符纸和符砂,以真气制符。
这张黄色的符顷刻就被强大的力量撕扯得粉碎,似乎根本就无法阻止方瞬意这数万道符的力量的延伸,给任何人的感觉,当那些桃红色的光束落在这名少年的身上,这名少年的身体也会像这张符一样被激得粉碎。
这次不是黄光,而是一道白光。
此时方瞬意放出数万道符,每道小符虽然都是同类同种,但是能够调用真气一次用出如此惊人数量的符,也确实太过惊人。
嗤的一声响,金线上结出一层白色的冰霜,然后冰霜又瞬间气化。
又像是一名将领,敢于将军中所有的箭矢一瞬间全部发出去,这还有胆量。
这少年此时的由天http://m.hetushu•com取符,似乎永远不会耗竭。
一股白色的寒流,冲向了这道金线。
这道符便是仙符宗威力最强大的真符之一,雷击桃神符,是仙符宗之前的宗师,通过雷击桃木劈开的芯里面的纹理,参悟出来而最终形成威力强大的引雷真符。
从很多站立在侧面的仙符宗弟子看去,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就像是从天上摘下了一柄巨大的黄色晶剑,斩向方瞬意。
方瞬意深吸了一口气。
方瞬意的这道符,便是有着近似的力量。
不管此时少年扯出的任何一层黄光都无法彻底阻挡住方瞬意的力量,然而他毕竟是安全的。
然而金黄色的闪电在黄色天空上蔓延,却好像锦上添花一样,根本对其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种力量,甚至能够直接洞穿和毁坏飞剑的剑胎。
空间都好像开始割裂,发出嘶哑难听的声音。
方瞬意不再出手,沉默不语。
真的就像是农田里的农夫丢泥巴一样,那种全无美感的丢出了一张符。
数万道符如漫天的桃花落英飞舞,然后这些符便直接气化,变成狂暴的天地元气。
多少年的苦功,只是一个心意间就直接hetushu.com全部用了出来,这便是气魄。
这名少年的手又动了动。
就像一名铁匠砸下的铁锤越是沉重,他再论起来之时所耗的力量和时间就越是长。
很多仙符宗学生的眼睛里,充斥满狂热的光芒。
但是这名黄天道门的少年,明明每一道符意不算惊人的强大,但的确很强大,而且施展起来还似乎不耗费什么时间。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张仪却是心有所感,抬头望向上方的天空。
他看似笨拙的姿势,却有着一种很顺意的频率,每一层黄光落下,就像是他丢出的一道威力不强的飞剑。
最令人震惊的,便是方瞬意的舍得和决绝。
一层之后便是又一层。
轰的一声。
这道符化为一道神光,刺向上方黄色的天空。
不同的符便有不同的效用,在对敌时用出,便像是可以将平时的力量存积累的力量慢慢砸出。
以并不好看的姿势丢出了一张符的少年在此时收手。
他毕竟是在一层层消解着方瞬意的力量。
一道接着一道的黄光,开始朝着方瞬意落去。
这道真符便是仙符宗数十道真符之一的熔山破甲符。
大楚王朝有一件强大的术器便叫朱雀针。
和图书暴的天地元气里,直接出现了很多桃红色的光束,如同神迹一般。
所有抬头的人,看到天空一片黄意。
天空里出现了一朵巨大的金花。
能够在一击之中压过这名少年,却又不可能击败对方,然而对方反击时,却又不可能挡得住对方的每一击。
无论如何,张仪都觉得自己的这名师兄好强。
场间也是一片静寂。
有人已经无比震骇的叫出了声。
接着便是又一层黄光落下。
这名来自黄天道门的少年感受到了背后的杀意,他转身,但是动作却依旧很呆拙的样子。
金花的每一朵花瓣都是粗大的金黄色闪电。
而这些符的威力,也是好强……
只是十数个呼吸之间,朝着他身体而去的桃红色光束已经再也无法威胁到他,而他便开始了反击。
这层黄光并不能完全阻挡住方瞬意的力量,顷刻就溃散开来,但是毕竟为这名少年赢得了一点点的时间。
上方原本蔚蓝的天空,却是变成了黄色,好像有一张巨大的黄色符纸在天空里形成。
方瞬意的面容微白,他直觉不可能直接对这少年造成威胁,于是他抬起了头,左手衣袖里再次飞出一道桃红色的符。
张仪至少已经hetushu•com修符道修了很久,他很清楚即便是一张简单的符,至少用真气调和符砂,最后制符完成,都要花费很久的时间。这数万道符,也不知是方瞬意多少年的积累。
在他们看来,方瞬意这样的力量若是用在战场上,不只是能够庞大的军队产生巨大的杀伤,甚至已经能够出其不意的对一些六境巅峰,甚至七境的修行者都产生巨大的威胁。
就像是从一张大符上扯出了一张小符出来。
他体内的真元尽数喷涌而出,一直捏在左手两指间的一道金黄色符顷刻消失,对方那名少年的背后,却是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道金线。
这一刹那方瞬意表现出来的力量,早已无法用他的修为来衡量。
一道接着一道,十数道白色气流涌上去,这根金线发出了清脆的碎裂声,变成了无数碎屑,崩裂开来。
这道金线不是纯粹的真元和天地元气凝结的产物,而是泛着真正的金铁气息,是一道完全融化了的金属射流。
慕容小意呆呆的看着这名黄天道门的少年,一时间脑海之中出现了几个人的名字,但是只是下一息的时间,她就对那几个人也没有了信心。
这名来自黄天道门的少年也依旧不以为意的取符和_图_书
面对这数万道符,来自黄天道门的少年用一种看上去依旧显得呆拙的姿势丢出了一张符。
然后又是一股白色的气流。
只听得嗤一声响。
一张黄色的符。
少年给人的感觉依旧是笨拙,但是却有条不紊,就像是在很熟练的织布。
这种术器的外表就像是一根火红色的长针,但在激射出去之后,将会剧烈的旋转,产生的惊人热量不会溶解外壳,却是会将内芯的部分变为温度异常惊人的熔液,最后在剧烈碰撞的瞬间,从这些熔液从针尖以恐怖的速度喷射出去。
张仪看着那名黄天道门的少年,却是因为太过佩服,忘记了羞愧。
这画面十分简单,然而即便是张仪,都感觉到他好像随手又从上方的黄色天空中凭空捏出了一道很厉害的符,丢了出去。
一层黄光从黄色的天空中落下,阻挡在他的身前。
他的手指同时弹动了数下。
只是能够领悟什么样的符意,制什么样的符和瞬间调用什么样的符,这便是修为。
“这是什么符?”
很多仙符宗的修行者也是同样,迅速的抬头。
力量越大,就越是要缓冲的时间。
最为关键的是,上方那层黄色天空中的力量,似乎并没有多少消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