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三十四章 亮剑

张仪的右手衣袖中,发出了夺目的光亮。
张仪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改变。
张仪有些羞惭,但是手心里那柄发烫的小剑却似在提醒着他不能后退,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道:“若是你们能胜,我便不用出来试。”
慕容小意努力的睁着眼睛,她看到光亮来自于张仪右手紧握着的一柄小剑。
乐毅面容渐肃,道:“请。”
“乐师兄太强,所以我会抢攻。”
黄天道门的少年迎着所有人的目光,慢慢的重复了一遍。
他面对着这名阻拦的少女,诚恳的说道:“我或许能胜。”
紧握着这柄发出无数皎洁光明的石剑,张仪的半边身体都像在燃烧起来,都像融化在了这样的光明里。
当第一道晶莹光线扫落在他手中的剑,或者说他手中的这柄小剑刺中这道晶莹的光线时,他手中的小剑便光芒一黯,少了数分光亮。
无数晶莹的光线带着玄奥的力量,就如一道道水波一样,朝着张仪的身体扫去。
这些光丝好像他身体里生长出来的东西,给人一种分外妖异而心悸的感觉。
在这名师长的感知里,黄天道门的这名少年身上无数道晶亮的光丝,便是无数道符。
那一道道似乎走着不同线路的晶莹光hetushu.com线却令人惊奇的逐一和他手中的剑接触。
他这一句带着秦腔的声音,在此时便自然显得极为突兀。
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个一举得到仙符宗所有这些年轻人认可和尊敬的机会,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名黄天道门少年竟然会展现出这样手段。
因为太过失望和震惊,他的面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怨毒的神色。
人群里的慕容小意呆了呆,她此时才醒觉,虽然在她的眼前就已经经历了两场战斗,但似乎没有人关心过这名黄天道门的少年的姓名,更没有人像张仪一样尊敬的称呼这名少年为一声师兄。
没有任何的花巧。
尤其是刚刚才和他从讲堂里走出的同窗,全部用看着白痴的目光看着他。
而且在他的感知里,这些符的力量都已经存在于这名少年的身体之外,但是又不迸发,又不消散,只是随着这名少年的心意动而动。
他握住了袍袖中那柄发烫的剑,认真的说道。
他顶着很多人愤怒和憎恶的目光走了出来,走到了黄天道门这名少年的正前方,然后他对着这名黄天道门的少年躬身行礼致谢,接着问道:“在下张仪,请问师兄尊姓大名。”
她不hetushu.com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她也下意识的认为是苏秦发出的声音,然而等到她转身之后,她才意识到此时出声的便是那名所有人都看不起的张仪。
黄天道门的这名少年躬身回礼,道:“乐毅。”
……
苏秦的身体在柔和的云气的承托下无声的落地,鲜血从他的口中无声的溢出。
“你能胜?”
某种元气发生了奇异的共鸣,接着张仪只觉得自己衣袖里的某件东西也发光起来,开始发烫。
在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里,张仪庄重的出剑。
因为此时张仪已经动步。
“我想试试。”
这是什么符道!
他的眼瞳深处也充满了极度的失望和震惊。
慕容小意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一片哗然。
他直直的往前飘飞起来,一剑直刺正前方的乐毅。
噗的一声轻响。
随着少年的双手缓缓的落下,这些光丝也随之将他上面那方黄色的天空拉得更低。
张仪的脑海里轰的一声,如有雷声响起,他骤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下意识的出声,“他就是符。”
一道白色的真符落在了倒飞着的苏秦身后,化为一朵散发着祥和气息的白云,不只是托住了苏秦的身体,而且还最大程度的缓和http://www.hetushu.com了冲击在苏秦身上的力量,令苏秦的身体缓缓落地。
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看得起张仪过,然而不知为何,此时她却直觉有异样的事情要发生。
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些光丝里的符意,这至少可以说明,这名黄天道门的少年对于符文的理解,对于许多天地元气运行的线路,远远在他们之上。
“我真的很不理解。”
这柄小剑给她的第一感觉就像是一块顽石打磨而成的粗粝石剑,然而此时却在往外散发着光线,这光线皎洁得就像月光,但却偏偏比日光还要明亮。
这名少女此时的情绪代表着所有这些仙符宗年轻学生的情绪。
张仪并不笨,他明白这名少女和所有同窗的意思。
乐毅的面色变得无比凝重。
没有人再出声。
所有仙符宗的年轻学生看着这些玄奥难言的光丝,都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他一直是我们这一批人中最差的。”一名张仪的同窗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一个人的直觉,尤其是女人的直觉,往往很正确。
慕容小意霍然转身。
距离他身边最近的数名同窗之中,一名少女白着脸,寒声道:“你以为你这样做能够令人对你的看法有丝毫改变么?”
“不管你m.hetushu.com们什么看法。我和他战。”
出手的是真符宗一名师长,这道符很轻易的展现了他强大的境界,然而即便是这名出手的师长,面色都是难看到了极点。
有人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再也忍受不住,怒声厉喝起来:“连所有同窗都能轻易领悟的符意都不能领悟,你还说你能胜?”
此时仙符宗山门内的这片空地上,除了那名少年的余音,唯有沉重的呼吸声。
黄天道门的少年身上的几处伤口一片焦黑,烧掉了大片的血肉,他无疑也很痛苦,但是他还是不断的深吸着气,站稳了,然后一字一顿的发声:“还有谁来?”
这名少年依旧一副就事论事的很呆笨的样子,看着前方的所有人,道:“连我都看得出他是个很谦虚的人,的确有些信心想要试试,你们为什么看不出?”
他说的是心中的本意,然而这样的话语落在他所有这些同窗耳中,却引来了更大的愤怒。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世间怎么可能存在这样的符道!
然而这声音传入张仪的耳中,张仪气海里一处却陡然变得明亮起来。
张仪真正恭谨的看着这名黄天道门的少年乐毅,说道。
承受着所有人炽烈目光的张仪不自觉的微垂下头,但是在他的和*图*书感知里,他的气海和他袍袖中的剑却是越来越发烫,发亮。
若是在战场上,当自己的师兄弟倒下数名之后再上前,还能体现些视死如归的勇气,然而每多一名仙符宗的弟子倒下,仙符宗便是多一分羞辱。
他是谦谦君子,懂得谦让,但是却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所决定的事情,也会比任何人都坚定的走下去。
黄天道门的少年霍然抬首,看向站在人群最后处的张仪。
他平日里是个很谦让的人,然而此次他却并未退让。
从少年身上流淌出来的晶亮光丝没有消失。
这种感知里的光亮和烫感,开始提醒他此时的责任。
他低喝了一声,双手往前挥出。
慕容小意的呼吸都无法平顺,她咬了咬牙,正待出声呵斥张仪,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我和他战。”
就在张仪再次颔首为礼的同时,所有人都感到了耀眼刺目。
他的声音在身周这些晶莹的光线里震荡,传入这些仙符宗年轻人的耳朵里,让这些仙符宗的年轻人莫名的觉得胸口一阵阵发闷,似乎那声音都起了变化,将一团团元气塞入了他们的胸口。
黄天道门的少年看了他一眼,道:“在此之前,你们眼睛里黄天道门也比仙符宗差了无数倍。”
“我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