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四十章 屠城

这名站在城门楼上的男子眼睛微眯,一抹青色从枯黄的草叶间出现。
这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的脸也很大,比起关中的男子看上去都要粗豪,他的背上交错负着的是两柄长刀,而不是剑。
黑色的是身穿黑甲的秦军的遗体,还有寻常这里飞翔在上空的黑色秃鹫的尸体。
最为关键的是,这些剑痕太过密集,在这些剑痕上所带力量的挤压之下,这件铠甲本身的金属质地都好像发生了改变,金属里甚至出现了一些结晶状的光芒。
刀柄是淡黄色,透着一些很润的紫红,不像是金属,却像是某种玉石。
这些宝石都雕刻成骷髅头的形状。
“谁能真正的做到视人命为草芥?”
这名面容很英俊的男子在夹带着牛羊粪气味的风里慢慢的抬头,然后随意的看了一眼前方跪着的那些妇孺。
红色的是流淌出来的鲜血,尚未彻底凝固。
这名男子的双瞳也像是宝石,闪耀着天然的蓝色光泽,纯净的就像是草原上的天空。
他远远的眺望着眼前的草原,知道那支宿卫军至少要在今日午后才能赶到m.hetushu•com这座边城。
从高空中往下看,这座边城的城墙内里有一圈黑色和红色的矮墙。
……
城门楼上身穿铠甲的男子双手已经握住了刀柄,但是听到这样的清啸声,他却是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对着邵杀人说道:“打不起来。”
距离这片草原最近,同时也是距离阴山最远的一座边城,叫做上牢城。
耿刃想了想。
刀鞘是皮质,简单的缝制,连上面的长毛都没有退去,看上去应是草原上的狼皮。
耿刃慢慢的说道:“你就如此放心他在东胡边境?”
尤其是在阳光下,一些金属的断面不断的闪耀着金光,就像有一条条冷电在里面游动。
这名男子好像有些怕冷一般,身穿着白色狐狸毛大衣,但是这件大衣上却是沾满了灰尘,以及长途跋涉之中那种甚至连真元激荡都冲刷不去的发黄之意。
耶律苍狼也看着他的眼睛,道:“我和凌山都到了这里,如果今天我们决一生死,他会更危险,甚至你们岷山剑宗会很危险。”
剑柄上镶嵌着很多华贵的www.hetushu.com宝石。
他身穿着青铜色的铠甲,只是看不出任何的花纹,因为铠甲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剑痕。
除了这些妇孺之外,这座边城里再无活口。
风里带来了远处的牛羊粪的气息,枯黄的草叶如海洋里的波浪一般涌动。
耿刃沉吟了片刻,道:“我们也并不想进入乌氏国。”
这座城原本就是大秦王朝最外的边城,昔日是由发配到这里的犯人修建而成。
上牢城的中央,有一块很大的空地。
身穿白色狐毛大衣的男子淡淡的笑了笑,道:“都说人屠视人命为草芥,没想到这招对你也有效?”
身穿岷山剑宗青玉色袍服的邵杀人踏着枯草,慢慢沿着平日里奔马践踏形成的道路,走向城门楼。
耶律苍狼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你们岷山剑宗的感受,所以我才觉得有可能和你们谈一谈。”
耶律苍狼微微的一笑。
只是这名男子的身上,也穿着一件青玉色袍服。
这片空地原本是用于处决犯人,但此时却密密麻麻的跪了不知道多少人,其中大多数是妇孺。
hetushu.com他发出了一声清啸。
日出时分,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出现在了上牢城的城门楼上。
耶律苍狼收敛了笑容,便自然流露出一丝冷意,“我是乌氏军中最重要的人,自然也必须出现在最重要的地方。难道还有什么比阻止岷山剑宗的人进入战场更重要的事么?”
城里耶律苍狼和耿刃的身影也消失。
城门楼上这名如神将般的男子也从城门楼上消失。
站立着的唯有一名面容很英俊的男子。
耿刃很清楚他的意思,再过数十息时间,不是城头上那名乌氏的最强将领杀死邵杀人,便是邵杀人杀死对方,只是任何一方活下来的人,都恐怕不轻松。
他因为那名身处宿卫军中的少年而来到此处,然而他十分清楚,他的战斗,会在那名少年到来之前就会结束。
耿刃看着他的眼睛,道:“失去我们的保护,他在东胡会很危险。”
“所以我没有杀死这些人,便是要留下一些和你谈谈的条件,你们只是想要护送那名对于你们岷山剑宗极为重要的弟子去东胡,我可以让他平安到达东胡。”耶律苍和*图*书狼说着又淡淡的笑了起来,“我们甚至可以一起和你们去东胡边境看看,但条件是我们必须一起离开。条件是你们岷山剑宗的任何修行者,都不要再进入我们乌氏国。”
邵杀人的身影消失在黄叶间。
耶律苍狼看了他一眼,道:“你应该没有多少时间做决定,因为我没有想到你们对这名少年重视到这种程度,连邵杀人都来了。”
有些剑痕的深度达数寸,但是却依旧没有透,这只能说明这件铠甲的厚度达到非常惊人的程度。
顿了顿之后,他看着耿刃自嘲般笑了起来,接着道:“若是能让岷山剑宗的人不在战场出现,我死在这里又如何?”
就在此时,广场的那一端,出现了一名面容特别普通,就算是站在人群中都很容易让人遗忘的男子。
这些深深浅浅,或新或旧的剑痕的密集程度,就像是一朵朵蒲公英的花朵在铠甲的表面绽放。
耿刃看着这名男子,也是没有特别情绪的说道,“倒是你,耶律苍狼,东胡三太子,对于整个乌氏都举足轻重的人,冒险出现在这里,到底是视别人的人命为草和-图-书芥,还是视自己的人命为草芥?”
耿刃看着他,说了一句只有此时他们两人才能理解的话语,“如果你决意这样做,我们便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全部死在这里。”
那些密密麻麻跪着的妇孺开始大声的抽泣。
一阵晨风吹过。
高空里连一只鹰和秃鹫都没有。
此时邵杀人已经到了城门前方。
“那是东胡和楚的事情。”耶律苍狼微讽道:“如果是连一名失去岷山剑宗保护的五境修行者都可以改变那里的一切,那东胡和楚本身便无法对我们和大秦的征战造成任何的影响。”
他的腰间横着一柄长剑。
他没有再犹豫,很简单和平常的点了点头,道:“你们和我们一起去东胡,然后回来。”
这片草原之后有大秦王朝的十二座边城,相对于阴山的庞大,这十二座边城渺小得就像是洒落在草原里的十二颗明珠。
顿了顿之后,耶律苍狼接着缓缓的说道:“而且他去了东胡,我可以保证,我们乌氏将不会有人去对付他。”
这风从阴山后来,带着寒意,凭空添了些肃杀之意。
宿卫军在这片草原的中部驻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