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四十六章 逃

苍狼落地,随着它剧烈的喘息,身前好像在刮起一阵阵大风。
“差不多了。”
剑光落在跟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那头青色巨狼。
乌氏人挑战恶劣的生存环境,进而挑战一切对他们形成威胁的强大之物,有一支部落最终征服了荒原里最强的一支狼群,而那支部落也最终统一了荒原各部落,成为了乌氏王族。
在他愤怒的尖叫声里,感知危险的青色巨狼已经往上拼命的掠起,然而微黄的剑光依旧扫在了它的两条后肢上。
只是听着这些对话,她就开始明白厉西星这名被长陵遗弃的少年这些年在这里做了什么样的事情,拥有了什么样的声名。只是这些,乌氏国人知道,长陵的绝大多数人,反而不知道。
面对这样可怕的一刀,厉西星的面容反而越加冷漠。
那道巨墙也被捅出了一个窟窿。
厉西星已经后退。
剑光落在五轮血月上,苍白的剑光四溅之后,他面上的虎头骨面具也开始出现无数道蜘蛛网一样细微的裂纹,但是他的目光依旧自信和骄傲到了极点。
厉西星看着他,慢慢的说道:“我杀死的,都只是劫掠一些边贸商队的乌氏人。”
她感受到了发丝在她的手臂上刺的是些什么字,她感到更加的不可置信,甚至有http://www.hetushu.com些羞愧。
早先在落日之前的最后一丝光亮里,厉西星就已经看清了那五轮血月的主人,看清了这名戴着虎头骨面具的人是那三千骑军的主将,然而他并没有想到,这人会是乌氏国的王族。
轰的一声巨响。
当这样的剑光亮起,乌潋紫开始狂奔。
乌氏将领寒声笑了起来,“这句话由獠的口中说出来,是不是有些可笑?”
乌氏将领冷笑道:“若不是你们大秦刻意远交近攻,限制和我们乌氏的边贸,我们乌氏人又怎么会去劫掠经过乌氏边境的商队?”
那最强的一支狼群是真正的苍狼,身上的毛发是青色的,体型巨大,而且拥有令人的力量和敏捷,甚至不亚于骏马的耐力。
“我同意。”
就像是天空被他捅出了一个窟窿。
也就在此时,她感到了自己手臂上有些微微的刺痛。
他的脚尖轻点着黄叶,整个人就像风一样在空气里穿梭,他背上的五柄弯刀都飞了出来,五轮血月般围绕着他飞舞。
荒原里的鹿曾是他们主要的食物来源,而狼则曾是他们生存的最大敌人。
两条后肢齐断,血雾喷涌。
他的手握住了这柄显得过分厚重的长刀,体内的真元疯狂奔流而出,hetushu.com空气遭受着挤压便瞬间发出了雷鸣般的巨响。
“玉石俱焚又如何?”鞍座上的乌氏将领看着厉西星,冷笑起来:“哪怕我们乌氏只剩下几千人,我们依旧是乌氏,千年以后这片草原里还会有乌氏的存在,但你们若是付出惨重的代价,或许百年之后就没有了大秦。”
在乌潋紫愤怒到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中,厉西星在疯狂的疾掠里垂低了头,轻声自语般说道:“这始终是战争,不是两个人的恩怨。”
这并不强的一剑,对于一头巨狼而已,已经足够。
一道如微黄烛火的剑光并未落向他的身体,而是贴着地面从他的身侧经过。
他手中的剑没有任何的后继动作,但是身体里流淌出来的真元,却是瞬间让他上方的天空里多了一道无形的巨墙。
乌潋紫微微抬头,看着厉西星充满嘲讽的面容,眼眸深处涌起一些怒意,然而他并未说话,只是将体内的真元从双手指尖逼出。
这一剑对于修行者而言并不强,尤其胡京京身受重创之后,这一剑的力量在乌潋紫看来极其弱小。
乌潋紫的身前凛然而专注,他的目光就像两道利剑,缓慢而坚定的语速透露着他强烈的信心而骄傲,明明身材比厉西星还要低矮一和-图-书些,却偏偏给人一种居高临下俯瞰的感觉。
乌氏国在荒原里生存,而且活得还算不错,在外人看来,主要便是依赖牛羊和马匹。
他直接抓住了胡京京的身体,像背沙包一样直接甩在背上,然后极速的躬伏身体,穿入后方的草丛。
“其实我很尊敬你,尤其当我追着你们,最终发现你们只是两个人便诱退了我的骑军。”乌氏将领没有再辩驳什么,沉默了数个呼吸的时间之后,便接着说道:“所以我决定必须给你真正勇士的礼遇。我是乌潋紫,乌氏五皇子。我想和你堂堂正正的来一场公平的对决,然后摘下你的头颅。”
“抱歉。”
它身上鞍座上静坐的乌氏将领没有急着动作,森冷如铁铸般不动,看着厉西星和胡京京,用很纯正的关中话说道:“你们没有想到的事情太多,所以才遭受此败。”
乌潋紫脸上的虎骨面具如同瓷片一样纷纷的掉落,他手中的长刀没有往前斩出,而是先像一根棍子一般往上捅去。
胡京京不可置信的看着这样的画面,她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真的会这么做。
“这种问题,不可能有解答。”厉西星冷漠的看着乌氏将领,“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修行者,我所能做的事情,只是保护那些商队,不被像郎群攻http://m•hetushu•com击的羊群一样随意的遭受屠戮。”
地面震动起来,他的身体两侧都出现了一道如墙般的深痕,宽约一丈。
厉西星的一些发丝在此时就像是被风吹动,刺到了她的手臂上。
然而这些发丝,却是以刺痛提醒她并非是因为风。
五轮围绕着他身体的血月如士兵一般整齐的竖立在了他的身前,而且渐渐贴合在一起,变成了一柄很大,很厚的血色长刀!
“只是战争才刚刚开始,你们已经倾巢而动,而我们只是先锋军。”厉西星冷漠的摇了摇头,“不管如何寄希望于别朝,乌氏都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他此时握在手中的是苍白色的长剑,符文是三条倾斜的直线,毫无规则的延伸到剑尖。
然而他想不到在厉西星应允他公平对决之后,胡京京竟然还会在此时出手。
厉西星身后的胡京京看着厉西星的后背,眼睛里震惊和尊敬的神色越来越浓烈。
厉西星沉默了片刻,道:“所以我也不希望打。”
因为就在他将巨墙捅出一个窟窿的瞬间,厉西星身后的胡京京已经出剑。
然而乌氏人自己很清楚,他们的祖先之所以能够生存,主要依赖的是捕猎。
所以狼和鹿便成为了他们图腾里最重要的两个圣物。
这一剑就此被他破去,然而在下一瞬http://www.hetushu.com间,并未受任何损伤的乌潋紫却是愤怒的尖叫起来。
“差不多了。”
庞大的力量镇落在地,但他就处在那个窟窿里。
夜风骤然狂暴起来,在他身前发出恐怖的轰鸣。
厉西星在长陵这年轻一代的修行者之中,原本就是公认的强,而此时真正的生死战斗,他的身上更是充满了难以言明的冷血气息。
能够拥有一头这样苍狼作为坐骑的人,只有可能是乌氏的王族。
一道如獠牙般的苍白色剑光亮起,隔着数十丈的夜空,在空中走着诡异而令人无法捉摸的弧线,狠狠的切向乌潋紫。
一声霸道的厉喝声从他的口中爆发出来,使得他唇角外的虎骨碎片随之激射出来。
然后他就将这道巨墙直接朝着身前砸了下去!
厉西星也重复了一句同样的话,然后他横剑于胸。
一道道红色的真元,带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清香味道落在身旁两侧的枯黄草地上,黑暗里的草地上,就像有十朵好看的灵花在盛开。
厉西星看着这名皇子,道:“如果你先散去体内大半的真元。”
他的双手开始发光。
“我没有想到一支三千人的骑军,主将会是乌氏王族。”厉西星缓缓抬头,迎着虎头骨面具内里的威严目光,慢慢的说道:“也没有想到你这样的人居然敢脱离大队单独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