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四十九章 不宣之战

当这些锐石冲起的烟尘和碎屑撒面一样落下,覆在他们的身上时,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才清醒过来——这种侧卧能够最大程度的减少身体被这些锐石直接击中的可能,而锐石炸开成的碎片,只在地面之上激射,更是没有多少威胁。而这种挖出的浅坑,从远处而言根本看不到。
在这令人窒息的气氛里,无数军士都忍不住扭转头颅望向此时这座关城的最高将领吴栖梧,他们不能理解怎么直到此时,还没有任何的军令下达。
那名少年赌对了。
在连射之下,即便他们再侧卧着,那些密集覆盖的箭矢最终会形成惊人的杀伤。
而且只要再过百步,这支乌氏骑军的箭矢就会发挥威力。
丁宁是怎么能够做到的?
这名如巨人般的骑者动作快到惊人,所有人还未看得清楚,他已经拉弦开弓,完成了一箭。
否则便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战斗会很快终结。
他隐约可以看到那名少年安静的站在高处的山石上,他的心中便不免心生敬意,哪怕是一场豪赌,不管如何,那名少年能够在这样的大军压境之下还能保持那样的镇定,便非常人可及。
一阵阵由粗重的呼吸声形成的怪异声响在城门楼上响起。
“暴石马”这种东西,是器械和马匹,以及马m.hetushu.com上骑者统一协调才能形成的对敌之物,在乌氏国,也只有少数精锐的骑军才会使用。
“起!”
然而现在,只是听着这密集如雷的声音,谷狱关里所有知晓个中厉害的秦军军士便知道,这支骑军中大部分的乌氏国军士,都能熟练的掌握“暴石马”!
只差半盏茶的时光,这支骑军之中一些军械的射程便能达到这城门楼上。
谷狱关内所有秦军军士的心脏剧烈的收缩起来。
并没有多少人伤亡。
“侧!卧!”
骑军带起的烟尘长龙连夕阳的最后光芒都遮住,令天色变得越加混乱。
“暴石马”是乌氏骑军中的专有名词,指的是四匹马为一组,前两匹是负重较轻的拐子马,后两匹是负重较重的铁浮屠,前两匹马和后两匹马之间连上韧性和弹性极高的皮革制具,依靠前两匹马的冲势,就像瞬间给一些重型军械上弦一样,将这种特定的皮革制具拉到极限,然后再将一些重石投出去!
然而在这样无数皮革拉紧到极致,发出一阵阵爆炸般声音的瞬间,他只是覆掌往下,做了个往下轻按的手势。
咚咚咚!
就好像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牵绊,这数十骑后方所有的马匹都随之略微偏转方向,速度骤然变缓。
和_图_书一道青色的箭光带着白色的涡流,精准无误的落向丁宁的身体。
所有的宿卫军军士早已等待军令许久,此时终于听到军令发出,绝大多数宿卫军军士几乎是头脑发木的下意识的执行了军令,侧着身体往下卧去。
凝立在他身后的南宫采菽的眼睛却是微微的眯起,一声低沉的厉喝声中,她出剑。
凄厉的军令声再响!
这些瞬间出鞘的兵刃上连成一片的寒光,映白了城楼上所有军士的面容。
当城门楼上的秦军军士都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乌氏国骑军的面目时,这支骑军笔直往前的奔行姿态终于出现了一些改变。
在战斗爆发之前,没有任何宿卫军军士理解丁宁为何下达这样的命令,为何让他们浪费一些时间挖出这样既不能阻拦马匹,又无法蹲卧其中的坑道。
丁宁翻掌往上。
速度虽缓,然而所有这些马匹的马蹄声却似乎反而变得沉重起来,空气里同时响起一阵裂帛般的声音。
稍有不慎,不是前马倾倒,便是后马坠地,骑军反而一片混乱,自有折损。
当这支骑军到来之时,战斗便已经开始。
所有在谷狱关城楼上看着这样画面的秦军军士更是旁观者清,更是明白这一点。
然而……绝大多数宿卫军军士发现自己和-图-书安然无恙。
所以这支骑军,本身就是乌氏国最精锐的骑军之一!
这并非是长陵城中的决斗比剑,还有举剑横胸相邀的姿态。
他们并非边军,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乌氏最精锐骑军拥有这样可怖的手段,丁宁又是怎么知道,又怎么预料到来的会是这样精锐的骑军?
至少这支刚刚到达便直接发动猛烈进攻的乌氏骑军根本不可能看到他们在这片山坡上的很多掩体之后挖出了这些浅浅的坑道。
纷乱的空气中骤然出现一条箭道。
然而空气里如有冷电刷的一声响,城门楼上所有秦军军士的眼前却是骤然一片雪白。
丁宁静静的看着这支气势强大到了极点的精锐乌氏骑军,他知道宿卫军的士气也已经低落到了极点,甚至已经开始感到恐惧和无望。
整个阵地几乎被飞舞的尖锐晶石所覆盖。
绝大多数军士的身前都有一条并不深的浅沟,而且也并不宽阔,只是相当于能够将他们的人侧着嵌入进去。
数声凄厉的军令声,瞬间划破了令人窒息的空气。
随着一声如狼嚎般的凄厉呼喝,这一支乌氏国骑军的所有军士全部整齐划一的拔出了斜挂在马鞍上的兵刃。
丁宁的面容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
铁蹄有节奏的敲打着地面,谷狱关城m.hetushu.com楼的震动越来越强烈。
秦军的寻常制式军械,除了少数非修行者灌输真元才能动用的军械之外,射程大多在三百步之内,但是乌氏骑军依靠这种独特的军械和马匹的力量,却是能够将一定重量的重石抛出四百步之上!
这是“暴石马”!
噗噗噗……
吴栖梧此时没有去看那支骑军,而是扭转着头颅看着那座山坡上。
所有侧卧在沟中的宿卫军军士骇然色变,只觉得天地间有无数锐气在穿行。
看着如潮水般涌上山坡速度依旧不减,在全力冲刺下,好像山坡和平地对于他们而言也没有什么区别的这支乌氏精锐骑军,这些秦军军士都很清楚,除非那名石上的少年能够有什么手段可以让这支骑军的脚步停顿下来,哪怕是很短的时间,这支宿卫军才有可能生存。
这些重石原本是荒原中异常坚硬的风化玛瑙石,经过乌氏国人简单的火焙之后,便变得异常坚硬而且极易碎裂,在落地的瞬间,便会溅射出无数锋利的石片。
……
地面暴烈的震颤提醒他们,对方骑军已经开始冲坡,距离他们已经不足四百步。
也就在他们下意识的执行这下达的军令的瞬间,伴随着一阵尖利的啸鸣,乌氏骑军上方的烟尘一散,骤然出现了一片闪耀着晶光的雨,而在下一刹http://www.hetushu.com那,这片雨已经到了宿卫军的上方。
潮水般的乌氏骑军阵中,最前首的数十骑之中,一名身材分外高大的骑者也早已注意到了宿卫军最后方那山石上站立着的丁宁,便在此时,他身下的马匹四蹄骤然一沉,溅起四朵尘花,与此同时,他的双手之中多了一柄深青色的巨弓。
与此同时,那数十骑的前方两侧作为一些障碍物的马车里,却是已经亮起剑光。
空气里连续三声爆响,她的剑光狠狠撞上这道青色箭光,劈柴一般,硬生生的将这枝带着强大力量的箭矢劈落前方。
为首如箭头的数十骑略微偏转了方向,对向宿卫军所在的山坡。
但是方才那及时而准确的军令,却清晰的提醒着他们,这些浅坑道,便是为了应付这支乌氏骑军的“暴石马”!
也就在此时,吴栖梧眼睛的余光里终于看到了这支骑军的一些改变,他霍然扭过头去,眼睛里充斥惊喜的光芒。
一团团尘土如浪花铺满宿卫军的阵线,接着无数的嗤嗤声和叮叮的撞击声响起。
即便他们此时不顾军令跳起,在对方的冲刺之下,恐怕也来不及做出有效的防御。
这些清醒过来的宿卫军士难以理解,心中对丁宁生出更多敬意的同时,心情却更加紧张起来。
丁宁看着这道迎面而来的箭光,没有任何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