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五十四章 送死

然而那场战斗也只是奇袭加偷袭成功。
那名骑者手中握着光芒如油光不断流淌的绿色短剑,却是反而沉默的停顿了下来。
乌氏骑军开始在数名将领的厉喝声中开始朝着四处射出火箭。
这名骑者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古怪的乌氏国话语。
他的目光和暴露在黑巾之外的肌肤,都变得灰暗黯淡起来。
所有的乌氏军士醒觉,纷纷呼叫起来,马嘶声如海。
然而此时,就好像被一片灰色的阴影覆盖,那一片地方,骤然出现了一大片没有任何火焰的空缺。
“申玄……竟然是你?”
这声音细微,然而在下一瞬间,整个空间都似乎猛的一震。
这一瞬间,他的心脏寒冷得近乎停止跳动。
咚的一声。
而在此之前,这名心脏寒冷的近乎跳动的骑者已经闷哼一声,右手两根手指剧烈的颤抖,体内的真元急剧的破空而出。
在转头之间,那道割破了他肌肤的森冷飞剑才开始显露在空气里,绽放出洁白的细花,以恐怖的加速脱离他的身周。
而另外一侧,狂奔在最前的数十骑,突然飞向了天上。
那名衣着寻常,但实际却在指挥着这一支骑军的骑者,却是有些厌恶马身上的腥臭味道,独自一人坐在骑军的一侧边缘,m.hetushu.com他看着远处熄灭了所有灯火的谷狱关,静静的想着事情,嘴角渐渐泛出一丝微嘲的笑容。
这些黑色光线让周围的天地元气都有了些改变,产生了奇异的折光。
因为他很清楚这些人里面必定有那名少年,而且他同样很清楚这寥寥数人面对这样一支军队只是送死。
一片扁平如龟甲般的黑色细小铁甲从他的指间飞出,射出了无数怪异的黑色光线。
所有的马匹恐惧的嘶鸣起来,甚至控制不住的往后退却。
地面轰然响起如雷般的马蹄声,所有的乌氏骑军开始朝着那片灰色阴影覆盖之地发动了冲锋。
灰暗的色彩似乎很快蔓延到了这些乌氏修行者中心的骑者身上。
太过接近,速度太快,箭军便已经毫无作用。
醒悟过来自己无形之中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而且这似乎是唯一的一个错误,却就此被对方抓住!
方才这柄飞剑,就无比阴险的没有展露任何的气息,就停留在他逃遁的路线上,停顿在他咽喉部位的空中。
因为他们之前还没有和秦军大规模的战斗过,还未被秦军杀破胆,还不知道当大秦王朝大量的修行者投入战斗之后,他们会遭遇何等残酷的血肉绞杀和*图*书
这名骑者及时感知到了,硬生生的侧转了身体。
乌氏的战场,就是天下各朝看着的考场。
在他身边的乌氏修行者都呼喊着开始冲锋时,他的身体往后方的黑影里掠出。
一道盛开许多洁白细花的飞剑和一道绯红色的飞剑突然无比阴险的同时出现在一名乌氏将领的身周,且出现之时相隔了一个令人难以捕捉的瞬间,在那名乌氏将领厉啸着对付那道绯红色飞剑时,那道盛开着许多洁白细花的飞剑便突然出现,然后从那名乌氏将领的背心处刺入,且未和别的飞剑一样从胸前透出,而是诡异的蜻蜓点水一般,一点急退。
若是一般的修行者,方才就要自己用咽喉撞上这柄剑!
一丝寒意出现在他的咽喉之前。
这名骑者的身前好像被天神全力挥出的巨拳轰击了一记,沉闷的声音冲击在他身前的地上,如真正的巨刀斩落,溅射出大团大团的泥土。
无声无息一般,他的脖颈侧的肌肤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血线。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已经抬起头,看向前方左侧远处。
一声闷哼在不远处的黑夜里响起,破碎的透明气流中,一柄飞剑摇摇摆摆的倒退飞回,夜空里散发出了新鲜的血腥味。
那一侧www.hetushu.com原本有很多燃烧的箭矢在落下,也有许多燃烧的箭矢已经落地,引得枯草燃烧起来。
显然那名飞剑的主人已经在这暴烈的一击不成中受了重创。
数名乌氏将领全部扭身看着他,谁都可以感觉到那名出现的修行者的强大,都在等着他的下一步指令。
空间好像扭曲了起来。
乌氏修行者中,身材最为壮硕的那名将领已经手持着一柄巨型长刀守护在骑者的身旁,然而此时,就连他都感到了无法呼吸,感到了那抹蔓延的灰色阴影里,好像有一个魔王在降生。
微嘲的笑意渐渐在这名骑者的嘴角泛开,变成真正欢喜的笑意。
然而大秦王朝,或者说郑袖想要赢,也不会这么简单。
对于一名将领而言,操控万千众生死,和真正的大人物斗,是乐趣,而能够改变整个时代,对于后世产生具有深远意义的影响,那便是成功,是真正的喜乐。
乌氏修行者包裹护卫中的骑者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暴露,他也知道那一道盛开许多洁白细花的飞剑来自于那名少年,但他却是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自嘲般轻声说道:“看来都是一样,谁都心知肚明,不想过多麻烦。”
乌氏先锋骑军在草甸上停留了下来。
对方本身便是送死来和图书的。
若是真正的正面交战……天下各朝都会想要看看失去了巴山剑场和那个人之后,现在的大秦王朝会到底交出一份什么样的答卷。
这一战乌氏绝对不会赢。
骑者身前那片如龟甲般的铁甲坠落在地,他看也不看,一道纤细而短的绿色剑光好像流油一样,凭空流淌,出现在他的右手之中,同时这名骑者轻摇着头,有些佩服般出声。
然而这样的笑意也只是维持了短短的数息时间,这名骑者霍然一惊,感受到了天地间骤然降临的凌厉杀意。
他的语气里,包含着说不出的震惊。
火光里,这些骑军只看到有数道快速突进的残影。
他醒悟过来自己太大意。
“噗!”
在这支骑军其余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这名骑者的身侧空气里已经出现了一团透明的高速气团,当这团肉眼可见的高速气团接近这名骑者的身体,远处才传来如浪潮拍击的轰鸣声。
在一声声愤怒的厉吼声中,乌氏骑军中的修行者全部第一时间掠向那名骑者的身周。
这些乌氏军队虽然粗鄙,虽然修行者数量很少,然而在他看来,却比天下其余所有军队更容易面对秦军获得胜利。
如果说利用,那一开始举国之力发动大战,便已经是利用。
这数十骑好像失去了http://m.hetushu.com重力一般,跑着跑着便飞向上方天空,然而在下一瞬间,这些马匹连着上方的骑者全部崩碎开来,变成破碎的血肉往外飞溅开来。
因为天下各朝的军队被真正打败,是在巴山剑场鼎盛时期,在元武登基之后,大秦王朝和天下各朝的大规模交战,便是收复阳山郡。
这名骑者知道这也是送死。
但他希望这些骑军的死能够拖延一定的时间,拖延到大部的修行者到来。
这些号称永不下马背的男子也下了马,依靠在马身上开始休憩。
纷乱的战场上,那数道身影依旧高速的朝着他追来。
这名骑者的身体只是微微的一晃,便不动如山的站在当地,只是他的眉宇间没有任何得意的表情,几乎没有丝毫的停留,他的左手往后一点,一道黯淡的荧光射出,一闪而没,叮的一声,在黑暗里不知道击中了什么微小之物。
他转头。
“我没想到你居然敢主送送上门来刺杀我。”
醒悟过来自己恐怕太过小看了这名传奇的少年。
想想这样的大势和大局,个人的战斗和生死,便太过渺小和无趣。
马蹄声暴烈的响了起来。
想着自己在这样一个偌大的棋盘里,却正好能够遭遇长陵那名传奇的酒铺少年,他的心情便不由得激动起来,越发觉得这场战争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