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五十七章 灵虚宗主

数千刀剑碎裂成数万数十万的碎屑,然后形成了一场新的沙尘暴,往着前方吹拂而去。
方才陷于风沙之中的乌氏骑军终于得见清晰,然而不只是座下的马匹依旧慌乱,所有的乌氏军士都更加惊惶的往后退去。
“灵虚剑门……顾淮?”
他此时已安心。
他的身材显得比顾淮要略低矮一些,年纪似乎也略大一些,他身材的也是和很多乌氏国人一样的粗糙皮毛衣袍,只是显得说不出的干净。
狂风吹起的狂沙没有落地,而是往上方的天空飞舞出去。
在他的手掌慢慢收回到身前时,远处的“顾淮”才骤然消失在虚空里。
数声震响。
顾淮在这里,至少他已经不会死在这里。
虚空里的巨大空洞开始收缩,就像是一朵花在枯萎。
这让他显得有些骄傲,显得他无法赞同唐欣因为喜欢而赴死的行为。
听着这人的说话,跌坐在地的申玄冷漠的轻声自语道:“又是一个变态的人。”
他们所有人都感知到了清明的空气里有着更令人恐怖的气息。
真正大人物之间的交谈,并非是出于对对方的忌惮,某种程度而言只是对于和自己和-图-书同一级别的人的尊重。
唐欣淡淡的回看了顾淮一眼,“若是行事不由得自己喜欢,那由得什么?修为高绝还有什么意思?”
此时的顾淮和先前的顾淮的面容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身体却给人一种真正的真实之感。
唐欣的面容没有任何的改变,在这一刹那,他只是略微动了一下心意,数片碎屑绽放出最璀璨的宝石的光泽,更加疯狂的加速,远远超出所有的刀剑碎屑,落向丁宁的额头。
鲜血和破碎的骨骼、血肉从那名修行者的身后冲出,那名修行者用尽最后的力量看了唐欣和丁宁一眼,就此垂头死去。
“值得么?”
话以至此,剩余的便只有痛快一战。
和弥漫当空的恐怖气息无关,听到此人的这句话,后方的乌氏骑军更是惊惶的往后退去。
明明是天下最强的两大剑门之一的宗主,然而此时他的身上却是没有任何的剑意,只是好像随时会化为虚无,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那名右手五指齐断的修行者也已经无力的跌坐在地,但是看着虚空里出现的巨大空洞,听着此时夜色里响起的声http://www•hetushu.com音,他也再次震撼无言。
顾淮就站在他的面前,然而唐欣知道那并非是他的本体所在,要想对对方造成真正的威胁,乃至杀死这个只在传说中存在的灵虚剑门宗主,首先便要将他的真正身体从这天地间的元气中逼出来。
随着这一声带着感慨的声音响起,那柄巨大的刀剑凝固在空中,然后开始层层崩解,如漫天的飞雪开始飞洒。
在唐欣抬首的瞬间,静静悬浮在空中的刀剑开始碎裂崩解。
顾淮嘴唇微翘。
然而就在下一瞬间,他只是先看了那名右手五指皆断,跌坐在地上的修行者一眼。
“我也没有想到会遇见你。”
他是昔日中山国最强的修行者之一,中山国被秦军行军途中便顺便灭掉,他没有出手,然而此时为了纯粹的喜好而和灵虚剑门的宗主交手,所以他这一抬头,显得比顾淮更为骄傲。
每一片碎屑里,都带着强大的力量和杀意。
漫天静止刀剑里的修行者看着这名只在传说中出现的灵虚剑门宗主,很诚恳的直接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随之崩解的还有那一场黑色的沙尘暴。
丁宁没有任http://www.hetushu.com何的动作,然而这数片绝大多数七境都不可能阻挡得住得碎屑却是在他得身前数丈处撞上了一面不可突破的墙壁一般,爆发出一团气团,然后崩碎更多肉眼难见的粉尘。
唐欣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巴山剑场人太多,打不过。”
先前的“他”还依旧在不远处凝立着,然而此时的他却是正在缓缓收回往前伸出的手掌。
顾淮的身影出现在那几团气团之后。
唐欣却是已经接着说了下去:“但是这里我住得很舒心,而且有几个我觉得不错的人,已经死在了和你们军队的战斗里。”
丁宁和颓然坐倒在地的申玄的身后,虚空里似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无数的气流卷吸过去,穿入另外一个空间。
唐欣抬起了头。
听着唐欣停下来特意问的这一句话,他微微的笑了起来,更显真实:“此人是楚地的名将,身上还有燕地的重器,若不直接杀死,留了此人活着,对于这战而言便有很大的后患。”
一道紫色的剑光就在那名修行者的身前虚空里出现,洞穿了那名修行者的胸口。
一名身穿紫衣的男子,伴随着消失的空和-图-书洞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我没想到会遇到你。”
砰!砰!砰!……
所有往前的刀剑碎屑失去了力量和杀意,如真正的尘埃顺着去势往前飞洒。
他想过灵虚剑门会有修行者出现在这片战场,然而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出现在丁宁身后的人,竟然会是灵虚剑门的……宗主!
即便是荒漠里最没有见识的乌氏国人都知道天下最强的用剑宗门是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而顾淮,是灵虚剑门的宗主。
漫天的刀剑碎屑开始化为火红的流星,变成刺穿空间的根根红线,细密到足以改变绝大多数天地元气既定的流通轨迹。
飞散的刀剑里,那名随着沙尘暴而来的修行者也有些真正的惊讶,缓慢而冷的出声。
在所有人的视线里,顾淮的面色也迅速的凝重起来。
顿了顿之后,他看着唐欣接着说道:“更何况你虽然逼出了我的真身,但我依旧可以击败你……因为你应该知道,我原本是巴山剑场的人。”
这是一名身材颀长的男子,给人的感觉已至中年,但是白皙如玉的肌肤上不见任何的一丝皱纹,他的双瞳也是淡紫色的,细长的发丝也泛着紫色的游光,在http://m.hetushu.com他的身后如有生命般飘舞。
在和唐欣这样的修行者的对决里,顾淮所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直接杀死这名已经重伤到根本无法释放任何力量的修行者。
顾淮深深的看着唐欣,道:“有实力的往往便任性。”
被顾淮称呼为唐欣的男子依旧很直接的说道:“而且中山君那些人,我本来也不喜欢。”
顾淮第一时间杀那名修行者,他便第一时间杀丁宁。
感知到这样的气息,申玄的眼睛里都瞬间充斥不可置信的神色。
当他的一个音阶在这夜色里响起,所有漫天飞舞的刀剑就像是受无数看不见的丝线牵引,全部停滞在了空中。
噗的一声轻响。
顾淮嘴角微微挑起,似是觉得他的回答很有意思。
他的面容很寻常,但是也很干净,身上不见任何配饰,头发也是修剪得很短,看上去一件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顾淮淡淡的看着这名修行者,道:“刀剑神皇唐欣……我也未想到你会这么强。只是我不能理解的是,昔日中山国灭时,你没有出手,为何这乌氏和我大秦交战时,你为什么要出手?”
他认真的看着顾淮真正的身体,问道。
坚硬的金属直接无声的化为碎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