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六十章 夜突

长孙浅雪看着他,依旧清冷的说道:“我并不知道是顾淮,若是提前知道,他既然能和郑袖联手,我也杀不了他,后来他重伤时,我再去便来不及。”
厉西星的眼睛始终眯成一条线,始终垂着头看着身下的地面,声音很冷但很清晰的传入胡京京的耳廓:“那人始终在我们身后,我始终无法摆脱,若是他想追上,他早就可以追上,他现在只是有意的将我们往某个地方驱赶。”
“不用谢我。”
胡京京下意识的开始挣扎。
“孤独,绝望,无助……这些都是让人崩溃,让人更加消耗体力的情绪。”厉西星就在此时说道:“我需要有你这样的同伴。”
“为什么?”她问道。
“没有用的。”
顿了顿之后,丁宁接着说道:“乌氏、东胡,都是她无法深入的地方,然而要想真正脱离她的视线,便一定要杀死顾淮。”
申玄冷漠的笑了起来,“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长孙浅雪抬头,她美丽的双唇在黑暗里却是突然颤抖了起来,“你是想连申玄一起杀死,还是真的想让申玄带着续天神诀回去给郑袖?”和*图*书
“你昏迷的次数太多,而且你对这种荒原中的逃生不够了解,最为关键的是,你修为太弱,受伤太重,所以你感觉不到许多东西。”
“谢谢你。”
“他现在的伤势,随便再来一名七境就能杀死他。你的命不如续天神诀重要,所以你必须保护我的安全,但是他的命比续天神诀重要。至少在他自己看来是这样的,所以他现在当然第一时间远远躲开先去疗伤。”丁宁没有转头,嗤笑了一声,“就算我死了,就算续天神诀给我陪葬,郑袖也不会杀了他,但你恐怕没有这么好运。”
长孙浅雪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丁宁点了点头,然后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继续朝着谷狱关走回。
……
丁宁很习惯她这样说话的方式,他点了点头,“我会设法杀了他,你绝对不能出手。”
他的眼睛里没有再闪现出任何的杀机,只是带着一些威逼和狠戾。
胡京京没有办法去思考他这句话到底是真是假。
丁宁的面容上泛起难言的意味,他沉默了片刻,道:“这是我在看到顾淮的最后一剑后决定的。”
m•hetushu•com厉西星没有说话,只是双手不断交替,始终有一只手将她牢牢负在背上。
申玄没有再跌坐在地,他站了起来,直接便跟在了丁宁的身后。
申玄思索了片刻,道:“我有什么好处?”
到底怎样,才能让长孙浅雪不出手的情况下,再次引出顾淮,然后把他杀死呢?
申玄沉默了片刻,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杀顾淮?”
在回到谷狱关宿卫军驻扎的山坡上,解释了一些战况之后,丁宁没有再和狂喜的谷狱关守军和宿卫军交流,而是接着要休憩一阵,直接进了长孙浅雪所在的马车车厢,认真的对着长孙浅雪说了这一句。
“你和我说这些话,不怕顾淮听到?”
丁宁也笑了起来,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并不要紧,但最关键在于你不甘心,同样的修行者,你所受的待遇为什么要低人一等,只要能够回到长陵,对于你而言就有无限可能。”
丁宁转头看了他一眼,道:“因为我领悟了续天神诀,我知道续天神诀对她而言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
胡京京的身体微僵,但是从喉间挤出的模糊和_图_书声音,却是表达的她的某种固执。
厉西星在此时却是轻声的冷笑了起来,“你以为放下你,不管你的生死,我就可以顺利逃生么?”
但是厉西星却知道她的意思,接着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我假装不知道……只是因为,我也想拖垮他。”厉西星喘息着,有些缓慢而艰难的说道:“比我修为高的修行者也会累,也会体力不支。”
“那……”胡京京的身体又莫名的僵硬了起来,即便此时她的意识不是很清楚,但她总是觉得体力这种事情,和现在他背负着她的事情有所矛盾。
“即便她得到续天神诀,我还是会比她强大。”丁宁轻声而自信的说道,“只需要有足够的时间。”
因为她又陷入了昏迷。
丁宁迎着她的目光,无比认真的说道:“如果续天神诀到她的手里,如果她真的有可能强过元武,那会怎么样?”
胡京京的喉咙里又发出了几个模糊不清的音节,根本听不清楚。
申玄没有发怒,道:“怎样才能杀死他?”
丁宁脸上嘲讽的笑意却更浓了一些,“难道你不想和聪明的人联手?”
“一http://www.hetushu.com对奸夫淫妇而已。”长孙浅雪冷笑了起来,道:“但若是最终她还是不可能超过元武,或者说两人之间还是和现在这一样,心照不宣的保持着一定的界限呢?”
“对我这样的人而言?”
丁宁看了一眼夜空,微嘲的轻声说道:“我老师薛洞主已经不在长陵,我师叔李道机不在长陵,我大师兄张仪不在长陵,王太虚也不在长陵,连我大多数相交的朋友都不在长陵,既然不受长陵喜欢,那我为什么一定要回长陵?”
申玄听着脚底枯草折断的声音,缓缓的说道:“你怎么知道她要续天神诀。”
丁宁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他,“除非你也不想回长陵,若是你也不想回长陵,那你也一定会想杀死顾淮,逃离他的视线。对你这样的人而言,如果你不想回长陵,也不会马上问有什么好处。”
丁宁看着长孙浅雪,道:“我想看看他们之间最终会发生什么。”
……
厉西星背着胡京京,弯着腰,双手不时的落在地面,像真正的狼一样在草丛里奔跑。
“放我下来……”
“我不认为元武会放心,我也想看看她会做什么。”
申玄和图书脸上的笑意全部消失,他看着丁宁,声音微寒道:“你太聪明。”
“为……那你还……”胡京京终于发出了几个能够勉强听清楚的字。
三千精锐骑军退去,就连隐匿其中的某位有卓绝见知的大军统帅都被杀死,谷狱关和宿卫军的所有军士都暂告安全,然而深沉的黑夜里,还有无数的秦人游离在死亡的边缘,随时都会客死在这片荒原里。
他这句话让人很难理解到底是做了什么回答,但是长孙浅雪却很自然的能够明白,他给出了确定的回答,他真的想要让申玄带续天神诀回长陵,交到郑袖的手中!
长孙浅雪的眉头渐渐蹙紧,但是没有说话。
胡京京的已经昏迷过数次,此时虽然清醒,但意识却渐渐模糊,她开始感觉身上越来越寒冷,冷到连厉西星身上的温度都无法再温暖她。她知道这是生命的开始流逝,于是她想要从厉西星的身上下来。
丁宁也不再说话,只是垂首想着。
“我发现她已经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一些……强大到足以威胁到元武。”
这次申玄没有跟上,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这里到东胡,我会寻觅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