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六十一章 祖山

南宫采菽的身体骤冷,“厉西星?”
“实际所至,这不是我们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必须这么做。身为将领,尤其身为一国的统治者,便必须抛开任何个人的因素,包括自己的感情,像神灵一样俯瞰自己的国度,从这一点而言,其实我最敬佩的便是郑袖,她做的真的很好。”
她直觉这只黑色的巨鹰是在送死,是在传递某种信息。
这只巨鹰显然不属于大秦王朝军方,否则这道飞剑也不会如临大敌的往上飞起。
“荒原里的巨鹰是比一些妖兽更难蓄养的存在,能够御使这样庞大的黑鹰的,都是荒原里的王族。尤其能够这么快判断出我在这里的……不会这么无聊。所以这应该就是厉西星身上的皮袍。”丁宁点了点头,说道。
借着惨淡的星光和那道绯红色飞剑散发的亮光,许多人随即看清那飞落的黑点是一头黑色的巨鹰。
任何人都可以感到这一剑的力量。
丁宁已经出了车厢,他没有过去查看那只黑色巨鹰的尸体,早在坠落之前,他就已经看清那句巨鹰的鹰足上绑着一片染满了鲜血的皮毛。
“什么意思?”
乌氏、东胡、月氏hetushu.com……还有这片荒原上曾经存在过的一些国度,一些神秘的部落,其实在很久以前都曾经有过一个共同承认的祖先。
他看不到那些雄鹰,但是听到过高空里传来的鹰啸声。
对于丁宁的了解,使得她觉得丁宁没有前去仔细查看便已经神色出现了改变,便意味着丁宁恐怕已经知道这只巨鹰到底是在传递什么。
“这名杀了青狼的少年的鲜血正好用来祭祖山,那酒铺少年的领悟力若是真的天下第一,便是开启祖山的钥匙,至于刚刚能够附和郑袖剑意的这名强者,便是最后祭天的祭品。”
这名中年男子淡漠的笑着,抬起头来,目光似要穿透夜空里的云层。
“我至少会为了朋友而送死,但她不会,所以你可以选择和我合作,或者还是和她合作。”丁宁平静的看着申玄,道:“这人既然能够用黑王鹰这么快传递消息,自然会很快指路……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管你跟不跟来,我都会去。”
一名身穿沉重狼皮袍,连半个脸面都遮掩在皮毛帽子里的中年男子凝视着剑山剑坠落的地方,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不能和*图*书将那些秦军残部堵在谷狱关,即便我们大军破了谷狱关,秦军后方的援军,尤其是一些强大的修行者也会赶到,到时候被追杀的反而是我们的大军。”
只是这只黑色巨鹰面对这道剑光,此时却并未改变飞落的去势,嗤的一声,巨鹰的腹部和脖颈处被这道剑光接连洞穿,接着半边翅膀也被斩落,咚的一声,就此坠落在那片马车之外的山坡上。
“你也看到了长陵的修行者是何等的强大。在此之前,秦灭韩、赵、魏三朝,战争的最后阶段,最终影响胜负结果的都是最强的修行者之间的对决,唯有开启祖山,我们才能和越来越多到来的长陵强大修行者抗衡。”
当时统治这匡阔的关外的国度叫做天凉。
中年男子慢慢的说着,他深邃而睿智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那剑山剑坠落的方位,“不幸的事情是,那名长陵酒铺少年正好到了谷狱关,而我们这场大战致胜的关键也正好在那里。幸运的是,你现在追杀的这个‘獠’正好是他的朋友。幸运的是,这名长陵酒铺少年据说领悟能力天下第一。”
谷狱关外的山坡上,高处的云层里落下了和-图-书一个黑点。
丁宁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
无论是现在的乌氏,还是东胡,还是月氏的王族,都认为自己是昔日天凉王族的血脉。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丁宁看着申玄说道:“知道剑山剑在这里还敢有这样谋划的,不会是普通人,我刚刚还在告诉你,要等待一个机会杀死顾淮,现在这机会已经来了。”
“我们的所有朋友里面,只有一个人喜欢穿这样的厚皮毛衣袍。”
南宫采菽谨慎的站在丁宁身侧不远处,她也看清了那一片绑着的染满了鲜血的皮毛,感觉到此时丁宁的神色开始变得异常的凝重。
那黑点落下的地方,显然便是丁宁所在休憩的车厢。
“他阻止不了我……他唯一能够阻止我的,便是用我朋友的生死作为威胁,只是现在有关的便是我朋友的生死。”丁宁微嘲的摇了摇头,“而且他疗伤没有这么快。”
蓄鹰也是这些王族的传统。
尤其是几乎所有的秦人都熟悉那苍白而冷酷的星火。
乌潋紫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眼睛里亮起一丝希望的火焰,“大巫,原来你将厉西星往祖山驱赶时是早就已经想好了……你想引那长和图书陵酒铺少年也进祖山?”
“顾淮呢?他阻止不了你?”
这数日来,整片荒原上都是乌氏国的骑军在追剿秦军的残部,然而他十分清楚乌氏国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丁宁没有拒绝,他走向了山坡脚下的荒原,漫步而走,直到申玄的身影如同阴影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
只是连背上伤重成这样的胡京京还是没有死去……而且她是很多时候听从他的选择,所以才会到这样的境地,所以不到最后的时刻,他不想放弃。
南宫采菽的身体更加寒冷了些,“告诉你厉西星在他的手里,他想要做什么?”
听着这名中年男子的这些话语,乌潋紫沉默了片刻,声音微颤道:“大巫,难道我们只有退军么?”
南宫采菽顿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接着看着丁宁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在荒原里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不断逃遁的厉西星在此时也正好抬头。
丁宁没有回答,这是个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能够使出那样一剑的人所在的地方,对于此时所有在荒原里逃亡的秦人而言,便意味着生地。
“对方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我厉西星在我的手里,弄得这么复和图书杂,对方应该只是想要见我,或者让我做什么事情,而不是第一时间要杀我。”
他略微停顿下来,看了一眼昏迷着的胡京京,心中略松了些。
许多熟睡中的军士被惊醒,一声声厉啸声在山坡上响起。
然而对于那些明明知道是生处,却偏偏无法到达的人而言,便越加绝望。
鹰目可在高空之中看清千里之外,所以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彻底逃脱处追杀者的视线。
申玄冷漠的说道:“又一次送死?”
“来不及。”
比如说剑山剑带着星火的坠落。
夜空里的云层上方,盘旋着几只黑色的雄鹰。
一名就在不远处的行军营帐里休憩的修行者蓦然睁开了双眼,一道绯红色的剑光直接洞穿了他所在的这顶行军营帐的帐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啸鸣,迎向那个黑点。
微垂着头恭立在这名中年男子身旁的,正是乌氏国的五皇子乌潋紫。
申玄的神容没有改变,只是冷漠的看着丁宁问道。
阴山之后的乌氏境内并无多少高山,当庞大的剑山剑带着星火坠落,极远的地平线上的人们都可以看到。
她在昏迷的时候错过了很多事情。
然后他顺便看了一眼身后远处的云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