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六十四章 不老泉

看着这样奇特,甚至是按照常理绝不可能发生的场景,胡京京喃喃的说道:“就算是长陵最好的灵药,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疗伤效果。”
……
水波荡漾开来。
胡京京开始深深的吸气。
没有任何的疑问,昔日天凉的最后祖山里,必定有一条很惊人的灵脉。
胡京京很清楚他此时这句话的意思。
这个温泉池子周围的地面布满了各种金属的碎片,而这些金属碎片已经像融化了一样,绞合在一起,像水流一样流淌在地面的形状。
然后两个人看到了一副很奇特的画面。
厉西星看着不觉得紧张,反而笑了起来的她,皱了皱眉头,“你疯了么?”
“你应该听我的话,应该让我在中途某处把你放下的。”
“这样就能很甘心的去死了么?”厉西星冷冷的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你这一生也太容易满足了些。”
那么多年来,无论是月氏还是乌氏还是东胡,都没有军队甚至修行者进入这祖地,这只能说明并非信仰的问题,而是这片祖地里有着令这些王国所有强者都畏惧的危险存在。
厉西星试了试水温,只是http://m.hetushu.com微微的有烫感,他坐了下来,将胡京京也放了下来。
胡京京笑了起来。
她感到生命和活力开始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其中一口活泉的水是温的,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温泉池子。
沿着散发着乳白色灵气的河流,他来到了祖山脚下。
只是听着厉西星此时的这句话,不知为何,她反而身体不再颤抖,莫名的笑了起来,“你之前果然是想着帮我找些医治的药物,然后在路途里将我丢在某处,好让我活下去。”
这个时候她没有说话,只是把厉西星抱得紧了些。
那个温泉池里此时已经有了一只白色的虎,一条身上的皮毛好像土黄的泥土一样的土豺,同时还有数只很肥硕的白色候鸟。
他身旁的男子微微一笑,轻声道:“什么都不要做,等那酒铺少年到来,进去。”
胡京京依旧没有生气,只是道:“如果一定会死,至少在死之前开心总比不开心要好。”
他皱了皱眉头,道:“不要老是死不死的挂在嘴边。”
灵脉对于天下任何修行者,乃至于一个帝国而言都是m.hetushu.com惊人的财富,在长陵,因为薛忘虚和丁宁的抗争,即便是一些修行地的学生,也知道白羊洞一开始之所以获罪,便是因为白羊洞忤逆了皇后郑袖的旨意,不甘白羊洞灵脉为郑袖所用。
乳白色的泉水浸泡着它颈部的伤口,然后厉西星和胡京京十分震惊的看到,它的伤口很快止血,甚至血肉在渐渐的生长。
所有这些野兽也并未在意厉西星和胡京京的到来,甚至连一丝的吼叫声都没有发出,这里依旧静谧得可怕。
厉西星微讽道:“这么年轻就要死,死就一定是很不开心的事情,哪里会开心。”
活泉周围的地面上,寸草不生,而且外面随地洒落的白骨也几乎不见,却到处都是森冷的金属反光。
厉西星也喃喃的说道,“传说里,天凉的祖山有一口不老泉,活白骨而血肉生。”
厉西星慢慢的抬头。
即便从未亲眼见过长陵皇宫深处郑袖书房的那一道灵脉,但通过长陵很多故事里的描述,两人都可以肯定,那道灵脉都不可能和眼前祖山的这道灵脉相比。
正上方的天空里有黑点在盘旋。
http://m.hetushu.com有的乳白色灵气,就从那个方圆只不过十余丈的温泉池子里伴随着热气流淌出来。
重伤垂死的羚羊步入了流淌着热气和灵气的池子,就在距离那条平时是它们天地的土豺旁不远处跪伏了下来。
厉西星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这时胡京京却是已经看着他接着说道:“更何况很多人就算活了一生,也未必能够找得到一个可以同生共死的朋友。”
祖地的边缘,盆地的上方,一片黄草慢慢的分开,露出乌潋紫和被他称为大巫的男子的身影。
“有什么意义?”胡京京没有生气,微嘟着嘴不以为然的笑道,“你不也是我大秦王朝守城剑的唯一传人?若论重要,你的生死比我重要得多。”
厉西星听出了她语气里对皇后郑袖的深深憎恶,他也明白胡京京这名宝光观的真传弟子的憎恶来自何处。
所有安伏在泉水里的野兽依旧没有管这两个不速之客。
两人看似斗嘴,但他的脚步却没有停顿。
“大巫,他们已经到了祖山,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看着河面上散发出来的丝丝乳白色的灵气,两个hetushu.com人再度沉默无语。
乌潋紫也看着那天空里盘旋的黑鹰,忍不住问身旁的男子。
她感到欣喜,只是这次看着厉西星的背部,她抿住了嘴,没有再提死的字眼。
“然后杀了我们,从我们的身上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么,如果是那样,他们自己挑选些死犯进来帮他们取东西不就可以?”厉西星脸上嘲讽的意味更浓,“这件事存在着无数种可能,如果出去也是死,进去也是死,至少我要进去看个明白。”
“郑袖要是知道这是真的,知道这里有这样一口比她的灵泉不知道惊人多少倍的灵泉,她会不会疯掉。”胡京京由衷的说道:“能够见到这样不可思议的东西,死了也无憾。”
就如当年在这里很多染上可怕瘟疫的人想要冲出去,而很多热爱生命的人却不得不亲手屠戮自己的亲人一样,无数人有无数种选择,只是因为对当年天凉的尊敬,不足以让这荒原上所有后来的王国都抵挡这样一条灵脉的诱惑。
厉西星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胡京京,道:“毕竟你是宝光观唯一的真传,若是你死了,宝光观便不复存在。”
河流的尽头,是山hetushu•com脚下的数口活泉。
灵气越是浓郁的地方,百物滋生,但是越是接近这座黑色的石山,植物却越是稀少,眼前渐渐开阔。
然而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些平时弱肉强食,绝不可能安心共存的野兽却似乎根本不在意这头羚羊的到来。
黑鹰已经飞翔在祖山的上空。
就在厉西星和胡京京顺着河流看到这数口活泉的时候,一个受伤的羚羊正在艰难的走向那个温泉池。
当微烫的泉水没过胸口,不只是战斗中留下的一些伤口开始以他可以感知到的速度飞快恢复,就连体内那种极度的酸痛感和疲惫感,都在被温暖的气流驱逐出去。
这只羚羊受的伤很重,颈部被某种猛兽撕出了一个口子,不断的流血。
“有人陪着死至少不寂寞。”胡京京收敛了笑容,先前厉西星给她用的药显然有了一些作用,她至少不会因为虚弱而昏迷,她认真的问厉西星,“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这里面那种可怕的瘟疫并没有散,他们自己不敢进来,但想让我们将这里面的东西带出去。”
厉西星眉头跳了跳,他也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了那个令人震惊的温泉池子旁边,然后走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