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七十一章 皇冠

“什么?灵虚剑门宗主!”胡京京直接叫了起来。
他顿了一息的时间,催促丁宁,“为什么在这里浪费时间?”
这个山谷很小,只是往里走了数百步,便已接近山谷的中心。
申玄微仰头看了一眼天空里的屠戮,微讽道:“即便遇到,和这些异兽之中的最强者一样,不到最后也不会先挑最强的对手拼命。”
视线里几乎所有的石兽都并不高过一个寻常人的高度,大多只有半人多高,雕刻的都是一些荒原里兽类的形状。
丁宁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灵虚剑门宗主。”
“顾淮是谁?”
这些石片上方不知是否有空隙,不知是否是一个巨大的天井,但是四周却只有一个入口。
申玄没有拒绝,开始动步继续缓步前行,但他却不像之前那样无动于衷,眼睛里也燃起了点炽热的光焰,在动步的同时,对着丁宁问道。
这些兽类大多只是象形,用的只是这山上的山石,经过很多年的风雨侵蚀,更难分辨到底是何种兽类,但身上的一些像是符线般的刻痕,却是异常的清晰。
从他身体里缓释出的天地元气轻而易举的将厉西星和胡京京也裹挟在内,形成了一个透明的晶球,不徐不缓的往上飘去。
丁宁的脑http://m.hetushu.com海之中甚至有一副古怪的画面。
那是一个很高大的殿宇。
长陵也有很多剑师用剑时行刀意,或者是枪意,所以丁宁的这番话对于胡京京而言也不难理解。
厉西星看了凝立在他身旁的申玄一眼,看着申玄没有多少神情变化的脸,明白了什么,道:“可以一试。”
强大的冲击波卷走了所有松散的沙石和泥土,唯有最坚硬的山石残留下来,形成了一个这样的盆地和许多和地面齐平的山体。
只是一眼之间,所有人都可以肯定,这些锋锐笔直往上的巨大石片,便是一股巨大的力量砸出。
丁宁的眼睛微微的眯起,眼眸深处的光芒在一瞬间亮若星辰,接着慢慢恢复正常,在所有人问他话之前,他已经开口轻声说道,“这些都是剑经。”
包括丁宁在内,都有种古怪的直觉,这里似乎就是整个祖地的中心。
胡京京觉得这个名字很陌生,所以她很自然的就问了出来。
不差便至少是齐平,而岷山剑宗的诸多剑经,已经是天下所有修行者渴求,就算是连当年那人也甚至无缘观摩,更不用说申玄。
只是有一道不断往下的石阶,带着一股威压和肃穆感从内里不断的m•hetushu.com涌出。
在天凉自我毁灭的最后战斗里,其余所有的山体也都消失了。
那处并不是祖山最高处,但随着他伸手所指,就连胡京京都很快看出了异样。
“你们疯了么?”胡京京看着丁宁和厉西星,忍不住说道。
然而沿途两侧所有的石兽零散消失,冰雾也越来越淡薄,最终出现在山谷最中心,也同时出现在他们眼中的东西,却是让他们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组成殿宇的是一片片的巨石。
所以听着这两个字,申玄也是忍不住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他伸手往上方祖山一处点了点。
所以现在他们视线里的这座石殿上端都不是齐平的,参差不齐的巨大石片组成的这个殿宇,就像是一个皇冠座在地上。
之所以说是一片片而不是一方方的巨石,是因为这些巨石全部如锋利的直插天空的巨刃。
申玄看了这个圆脸少女一眼,心想这些疯子里终于有了个正常人。
申玄冷漠的说道:“我认为我们的意见已经统一。”
那股巨大的力量冲入这山体,在一瞬间就将周围的山石熔融或者击成齑粉,然后恐怖的力量又瞬间将这些如浪花般往上溅起的岩浆或者石粉挤压成难以想和-图-书象的坚硬山石,瞬间凝固。
“去那里。”
申玄带着他们环绕了一周,只看到了一个正方形的入口。
胡京京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头头兽类身上的线条,以为自己的判断出现了问题,“你是说这每一头石兽身上都是不同的剑经?”
她几乎是马上下意识的问道,“难道就是为了这里面的剑经?”
“所以不到我们真正解开祖地的最终秘密,他们都不会提前出手。”丁宁平静的说道,“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但首先我们的意见必须绝对统一,这样我们才有成功的机会。”
天空里那些最强的妖禽,此刻都似乎有意识的避开了那一处,除了一些最为蠢笨的禽鸟之外,此刻几乎没有什么禽鸟落往那处,以至于那处地方天然形成了空缺,就像有一道稀薄的光柱从天空里砸落在那里。
古朴、粗糙,不带任何的纹饰,也没有任何的门。
出现在丁宁等人视线里是一个环形的山谷,地面略陷,就像是一个被陨石坠落砸出的山谷。
“不差。”丁宁异常简单和干脆的回答。
山谷里也弥漫着淡蓝色的冰雾,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蓄满水的湖泊。
但不知为何,在看到这个山谷的瞬间,所有人脑海里第一时间出现的感觉就和_图_书是两个同心圆。
就在这时,丁宁看着她说道:“顾淮和墨守城一样,是替郑袖办事的人。”
“玄法并非人人所能领悟,有史记载的所有修行者世界里的各个阶段,很多功法也是各有千秋,各有优缺。更不可能让人直上七境八境。再好的剑经,也终究只是动用自身力量和用兵器的手段而已。”丁宁摇了摇头,示意申玄可以继续往前。
胡京京愣了愣,道:“那就试一试。”
“现在不急。”
“灵虚剑门宗主?”厉西星只听说过一个叫顾淮的人,但是他依旧不敢肯定。
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这里迸发,初始的力量第一瞬间在这里冲出了这样一个圆形的山谷,然后庞大的力量却顺着这祖山渗透,往外扩张。
她和厉西星此时的反应似乎很可笑,但是没有人觉得好笑。
顺着这道峡谷继续向前,并没有任何的意外,但申玄前行开始异常小心,所以并不算长的峡谷仍然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终于穿过。
丁宁所指的那处地方并不正对着此时的山道,然而当只是穿过这片平坦的山谷,再往上数十丈,他们的视线里就已经出现了一道斜着通往那处的峡谷。
说是峡谷,只是仅容两个人并排而行的一道山体裂缝,内里飘荡和_图_书着诡异的淡蓝色冰雾,散发着真正寒冷的气息。
申玄动步。
申玄的面容顿时僵住。
唯有这座最后的祖山,这祖地的中心残留了下来。
“这些剑经比起岷山剑宗的剑经如何?”
此时万兽嘶鸣,血肉坠落如雨,画面已经超乎想象的极限,现在这种诡异的冰雾也没有引起众人特别的感受。
丁宁转头看着他说道:“那名天凉人想我们替他开道,顾淮也在我们后面,他们倒是反而有可能先遇到。”
淡蓝色冰雾并不太过遮挡视线,上方一些蠢笨的飞鸟惊惶的掠过甚至降落之时带起的风流也不断的将这淡淡的冰雾卷动,拂开,令他们看到前方散落着很多破旧的石兽。
“有的是剑,有的是刀,有的是别的兵刃,但对于长陵的真正剑师而言,这些兵刃和用剑没有什么区别,对于这些兵刃的运用方法,都可以叫做剑经。”丁宁凝视着那一尊尊石兽身上的线条,感悟着其中各自不同的剑意,缓缓说道:“这每一尊石兽身上记载的都是一部不同的强大剑经。”
“剑经?”
在他的感知里,这座山谷拥有着一种隐而不发的强大力量,所以他更加确定,这处地方便应该是祖地最后的秘密所在。
丁宁微笑了起来,道:“我们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