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七十二章 深渊

纷乱的空气再次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深处似乎响起了那条青色蛟龙的嘶吼,但是却很快消失,不见那条蛟龙上来。
“因为我们的关系会始终是合作,而不是主人和奴仆的关系。”
一声凄厉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惨鸣声中,那头第一个飞入的金色秃鹫冲了出来,拼命往外逃去。
胡京京在面对厉西星的时候,经常有些莫名的羞耻感,但是面对丁宁的时候却是没有。
这些石阶,本身就是在石壁上螺旋形的坑道上开凿出来。
丁宁也没有丝毫犹豫,异常干脆的说道:“因为续天神诀。”
申玄随即仰头,目光剧烈闪动了数下,似乎也是明白了丁宁为何在此时抬头。
所以即便是走在这样的台阶上,他们也根本不知道这座宫殿到底有没有顶部。
申玄不自觉的脚步微顿,他想要听丁宁到底会说出什么。
“如果能够一切顺利,我一定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
“不需要。”
因为太过神秘,往往便容易让人心生畏惧。
他们面前的石阶并不是直接往下,而是沿着周围的石壁,慢慢的环绕往下。
这头连血液里都流淌着强烈的元气波动的强大异兽只是开端。
所以她很自然的http://www.hetushu•com轻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申玄丝毫没有意外的样子,似乎先前的那句话只是纯粹的试探,“你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的感知?”
这意味着天凉祖地最深处的这栋宫殿里的天地元气太过独特,无形的元气流动线路都给人有形之感。
申玄微微抬起头,看着丁宁的背影,沉默的跟了进去。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无数微微摇摆的青色长草。
“那不如我说,你听听是不是?”
“我们要不要快一些?”
嗤……嗤……嗤……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身外空中的水草纷纷破碎,就像是平静的水面被彻底震碎。
厉西星和胡京京却是不明白。
丁宁没有转头看他,只是笑了起来:“那是将来的事情,而且你应该已经做出了选择。”
一条青色的异蛟,一条白色的翼蛇,还有一团快到看不清的黑影,紧跟着这头金色秃鹫飞落下去。
因为她知道就连整个大秦王朝公认的修行天才净琉璃都跟着这名酒铺少年学习,她自然是远不如净琉璃的,那不如或者在这名酒铺少年的面前显得很愚笨,也没有什么问题。
在往下了数十道螺旋和-图-书之后,他突然停顿了下来,仰头看向这座宫殿的顶部。
白色翼蛇的后半截直接就消失了,一些破碎的脏器都在随着鲜血流淌出来,即便是能够飞出去,这样重的伤势,恐怕失去了灵雨之后,也根本无法继续生存。
然而就在他有些迟疑,踌躇不前时,让他身体不由得一震的是,丁宁就此朝着前方走了进去,先于他一步跨过了石门,踏上了内里的第一道石阶。
丁宁已经回答了她的问题,但此时却依旧没有低头,依旧抬头看着上方顶部。
身体刚刚越过石门,不过一步的距离,他的眼前便忽然亮起夺目的光芒,这光芒都是深绿的颜色,放佛有人在他的眼前放入了无数的深绿色宝石。
申玄一直听完了丁宁的这些话,嘴角才泛出一丝冰冷而自嘲的意味,然后他说道:“你难道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金色的秃鹫之后便是那道最快的黑影,以及白色的翼蛇。
只是宝石没有生气,也不会柔软的摇摆。
然而令他们不解的是,丁宁却似乎极有把握,始终平静的走在最前方。
申玄充满警惕的行向这道门前,然后他的双目马上不自觉的眯成了一条线。
就在这里面和图书么?
胡京京的心中自然生出新的疑问,然而也就在下一刻,就像是一轮烈日沉入到了水中,上方顶部那透明如水的色彩里,突然出现了一抹耀眼的金黄。
明明眼前什么都没有,只有纯净的空气,然而光线却在里面奇异的折叠,让人凭借目光和感知都无法透入内里,就像是内里什么都没有,又像是内里有着一个广阔的全新世界。
这些长草比人还要高,但却分外的柔软,晶莹,近乎半透明的宝石。不像是生长在旱地里的绿草,而像是生长在洁净的海水里的水草。
丁宁笑了起来。
然后这抹耀眼的金黄迅速的扩大,随后一声刺耳到令她耳膜剧痛的嘶鸣伴随着狂风里,一团庞大的金色身影如陨石般急剧的飞落下来,从他们的身旁掠过,往下方刺去。
这栋宫殿的内里,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螺旋形深洞,垂直往下山体深处。
长达五丈有余的青色异蛟在飞过他们身侧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明显有凛冽的杀意在弥漫过来,但也只是停顿了一下,这条青色异蛟却似乎生怕落在后面,未再管他们。
胡京京大吃了一惊,她这才发现虽然那些如水草一般的长草还在摆动,但是上方顶部那m•hetushu.com种波光闪动的感觉却是已经消隐。
迎面而来的空气里,似乎在往外不断地喷出细微的尘砾,然而实则空气洁净如洗,什么都没有。
厉西星和胡京京紧跟着申玄踏上第一道石阶,然后两个人的呼吸都是彻底停顿。
因为奇妙的光线折射的关系,他们头顶上方和身旁,甚至深洞底部,都似乎到处长满了这种柔软的深绿色长草。
“你和厉西星弄出的灵雨已经停了。”丁宁回答道。
申玄沉默了片刻,道:“如果我将续天神诀带给郑袖,同时告诉她有关你的这些事情,你是否也依旧可以用因为续天神诀这样的解释?”
丁宁摇了摇头,然后他重新审视般看着身体周围那些疯狂涌动的长草,道:“不要触碰这些草,有剧毒。”
上方的殿顶就像是漏气的皮球一样,接连发出数声强烈的气流嗤响。
丁宁动步,继续顺着石阶前行,同时说道:“因为一开始并没有剧毒,你应该听说过含羞草……这些长草类似,在某种条件的刺激下,它们内里发生了改变。”
石壁上和深洞的下方,都长着深绿色的长草。
尤其外面那些被异虫洞穿眉心的,都是试图闯入这里的强者,那么传说里,最终杀死了www.hetushu•com所有感染瘟疫的天凉人,最后幸存下来,又集体在这里面自尽的天凉强者的尸骸在哪里?
这就是那头先前在天空里随意的屠戮着其它飞禽的金色秃鹫,此刻它的颈部不知道被什么异兽所伤,有了一道一尺多长的伤口,在流淌着金色的血液。
厉西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狂乱摆动的深绿色长草的影迹,看着丁宁问道。
他沿着螺旋往下的石阶道,步伐反而越来越快,甚至比平日里走在长陵街道还要快上一些。
他们就像是来到了一个没有水的海底世界。
“为什么先前不提醒?”申玄看着他的侧脸,声音微冷的说道。
直到这时,她才醒悟过来,之前看上方顶部时那种有晃动的涟漪般的感觉,便是灵雨坠落在这殿顶。
最快的黑影依旧看不清到底是何物,只是飞过之时,空气里全部都是黑色的血线。
顿了顿之后,丁宁转头看了重新陷入沉默的申玄一眼,认真而诚恳的说道,“在我看来,我越是和这片祖地一样显得神秘和强大,越是显得不可思议,你应该越有信心做出这样的选择。”
它的身上多了五六个对穿的孔洞,身上的金色羽毛掉落了大半,比长陵那些正在经受屠宰的鸡看上去还要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