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七十四章 剑三

而树身之中,赫然正立着一个人的身影。
轰的一声。
这些肉须就像是他体内血脉的延伸,但却是紫玉色的。
他身上裸露在外面的肌肤看起来十分柔软,甚至半透明,还可以看到内里的血脉里如有鲜血在流动,然而他的身上却没有任何的生气,眼珠子里也是苍白而没有神光,完全就像是一具尸体。
“丁宁!”
那株紫玉般的巨树似乎被天地的风雨卷动,略微偏转了些方向,如一个人微微扭转了身体,对着他们的所在。
他就站立在巨树的某一根裸露在地面上的根上,他身上的衣物都甚至是近乎完整,是用数种不同色泽的皮毛拼接出来制成的一件华丽长袍。
申玄骤然色变,几乎同时,一声厉喝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他体内的真元和天地元气以超过平日极限的速度顺着他的独臂狂涌而出。
申玄嵌立在山壁上,他没有急着做任何的动作,也只是从背后看了丁宁一眼。
“你有什么感知?”
末花残剑在中连震三震,三道笔直的剑光没有落向那条龙骨,而是落向他头顶上方的空处。
只是http://m•hetushu.com此刻让他心中更加惊虑的是,他感觉不到任何可怕的气息。
回答他的是一道剑意。
这使得那条堪比七境修行者的青色蛟龙,就好像自己散去了所有力量,然后自己挂死在了那株大树上一样。
他的目光重新停留再说那株紫玉般的树上,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他心中陡升警兆,厉喝出声。
那山道上,就像停留了一场风雨。
“那是什么!”
申玄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申玄的手臂前伸,还依旧保持着出剑的姿势,他口中的厉啸还未停止,但是整个身体已经完全无法承受的往后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身后的山壁上,激起一圈巨浪般的烟尘,一口鲜血已经从他的口中涌了出来。
最为可怖的是,他的身上长出了许多柔软的肉须,和身后紫玉色的巨树相连,长在了一起。
“小心!”
“厉西星,丁宁……”
凹陷下去的地方明显方方正正,是个棺椁的样子,内里隐约还可以看到一些破碎的衣物和尸骨。
他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任何气血的气息。hetushu.com
丁宁没有回答他的话语,只是轻声道:“让我想想。”
申玄的身体从山壁中震跳了出来。
然而丁宁此时的面容却是彻底的平静下来,连一直紧蹙着的眉头都松了开来,似乎想通了什么一直在纠结着他的问题,然后他只是轻声出声,出剑。
申玄也无法理解,然而随着丁宁那三道笔直的剑光在空中穿行,他感知到了天地元气的某些改变,眼睛里散发出惊人的异芒。
在他原先的预料之中,既然那名天凉人利用厉西星逼他到了这里,自然就是要利用他破开某些有关领悟的禁制。
他的独臂再次往前挥出。
那是一个真正的人身,是一名身材颀长的中年男子的模样。
嗤!
一剑化三,三道猩红的剑光顺着丁宁的那三道剑光留下的轨迹,破空而去。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她却是又骇然的惊呼出声。
他身后的山壁无数碎石飞溅,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圆形的深坑。
视线里那株紫玉色的树,包括这些石棺里,他都感知不到任何可怕的气息,甚至感觉不到任何剧烈的元气波动。m.hetushu.com
既然先行封掉他们后退的道路,那便意味着这人恐怕有着自己的意识。
“随我剑意。”
丁宁感受到了厉西星和申玄望向自己的目光,但是他依旧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静静的端详着那名诡异的中年男子,自言自语般的轻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的目光落在身前不远处的地面上。
胡京京的牙齿突然格格打战起来,声音不断的颤抖。
只是这一眼之间,就在此时,已经有一股气机落在了他们头顶上方的山道。
他的身体似乎骤然空了些,一道猩红色的剑气燃烧起来,如飞舞出万瓣燃烧的桃花,撞向了那道剑光,紧接着在下一刹那,他的身体又重重的撞向身后的山壁。
那名中年男子的右手微抬,食指和中指并指为剑,遥遥做了个剑势。
咚的一声闷响。
三声轻响。
这是最为寻常的“三才”剑,长陵最为普通的剑势之一,绝大多数剑院的学生入门后修行的基础剑势而已。
有无尽的杀意在里面杀伐。
胡京京紧握着剑,但是整个身体却因为太过震骇而僵硬得几乎无法出剑。和-图-书
弥漫天地的风雨就汇聚在了这条脊骨里,变成了一道无双的剑意,如一道庞大的闪电般斩向丁宁等四人。
前方平坦的石地上没有任何的植物,却有一条条肉眼很难见的细微缝隙,好像整块地面是用一块块巨石拼接起来的一样,然而胡京京目光的落处,却是有一块碎裂凹陷了下去,看上去石裂的断口很新,应该是方才那几头强大的异兽冲入这里后导致。
也就是说,这整个谷底的地面,不是用石块,而是用一具具石棺拼起来的。
这股力量极为尖锐,完全就像是一道剑意破空,然而整个谷底的元气都剧烈的飘摇起来,就像是整个天地都随着这股力量的出现而充满了风雨,最为关键的是,这一道力量就像是带着整个天地的风雨,轰然刺到了他们的身前。
然而即便是他,此时也未感知到任何禁制。
丁宁静立在原地,只是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她根本难以想象自那株巨树上发出的力量,只是一击,就直接让申玄这样强大的修行者都遭受了重创。
只在此时,一股恐怖的力量已经从紫玉般巨树上发出,到了他们身前。
和_图_书看着在空中盘旋飞回,似乎要落于那名中年男子手中的蛟龙脊骨,他发出了一声厉喝,口中和鼻中同时喷出血雾。
难道说这些铺成了平整地面的石棺里躺着的全是最后那些在这里自尽的天凉人?
天地间风雨又起,那条挂在树上的青色蛟龙飞了起来,身上的蛟皮和血肉如蝉蜕般纷纷褪尽,身上的骨骼也一条条掉落下来,在数分之一息的时间里,只余一条雪白的脊骨。
顺着她的目光,丁宁微微蹙眉,很快发现她为什么会这样的反应。
青色蛟龙的鲜血蜿蜒流淌在这株巨树的枝干上,然而不知为何,原本应该鲜活的鲜血却是已经变成了某种晶莹的胶质体,给人一种异常危险的感觉。
谁都可以感觉到他此时的愤怒,就连胡京京和厉西星都可以肯定,若是丁宁再无反应,申玄绝对会第一时间自己逃亡。
这条脊骨就成了这名中年男子的剑。
申玄转头看向丁宁,问道。
就在胡京京骇然惊呼出声的瞬间,那道身影显然微动了一下,似乎抬头往上看了一眼。
胡京京和厉西星都不能理解。
厉西星深吸了一口气,他转头看向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