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八十一章 长生不死药

他看出了丁宁眼中的意思,便停了下来。
丁宁平静的看着他,道:“愿听其详。”
胡京京倒吸了一口冷气,觉得身上有些寒,不自觉的靠近了厉西星些。
申玄骤然紧张起来,他连咳出两口血。
战摩诃微嘲的冷笑道:“并非是一场源于瘟疫的救赎,从头至尾只是一场因为选择而导致的屠杀。”
“寿元无穷尽,如真正不死?”
紫玉巨树内里那些紫色的粘液腐败般,从树纹里渗出。
丁宁看着他平静道:“虽然并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带着他到这里,但既然你一直带着他到这里,还让他活着,就一定有着你的道理。”
然而此时,丁宁却是平静的出声,道:“便是和这无双风雨剑的主人拓跋无愁一样,如化为草木?”
战摩诃深深的看了丁宁一眼,并没有否认,缓缓道:“只是那东西有如生灵,动用了那东西,虽然可得长生,即便受了严重创伤都能很快复原,但是自己的某些意识会消失,会多出些不同的意识……简单而言,会性情大变,就像是变成一个截然不同的他人。”
片刻沉默。
战摩诃冷笑了起来,道:“关键在于,对有些人而言可以接受。”
“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别人,就像存在自身的往www.hetushu.com昔彻底的改变,对身边的朋友,亲人,甚至爱侣的情愫和看法都改变,熟悉人变成陌生人,甚至敌人……这的确是很可怕的事情,对于绝大多数人自然不可接受。”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战摩诃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残忍的意味,声音微寒道:“他存在这里的作用,便是将一切试图抵达最后真相的人杀死在这里。”
丁宁并不言语,只是看着战摩诃,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即便在心中对丁宁早就有着极高的评价,但是眼见着丁宁抽茧拔丝般很轻易的将这样的事情想得清楚,他心中震惊的情绪还是越来越为浓烈。
“天凉之盛时,此处城廓虽然未必有长陵之大,但强大修行者却不会比长陵少,甚至不会比巴山剑场全盛时的长陵少。”战摩诃此时已不心急,缓缓的说道。
他感知到战摩诃周身的天地元气产生了改变,然而就在这时,丁宁转头看了他一眼。
听到这样的话语,别说是厉西星和胡京京、乌潋紫,就连申玄都是再度震惊无言。
胡京京再次发出了惊呼声。
战摩诃收回落在已经彻底腐朽的巨树上的目光,道:“类似。”
在其余所有人还在震惊和茫然和_图_书中时,丁宁却似乎早就已经猜出了这个答案,看着那株迅速腐朽的树,道:“所以这株树对于他而言,就只是像一个牢房,将他囚禁在了这里?”
战摩诃收敛了笑意,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丁宁,微嘲道:“既然你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那我还有什么必要要告诉你真实的故事么?”
太过多余,便一定有原因。
丁宁认真的想了想,道:“所以昔日天凉有些人便想利用那陨星中生出的东西,变成长生不死的存在,而有些天凉人,却认为这有违天和,便是因为各自不同的选择,最终便酿成了叛乱和屠杀?”
没有任何的气机变化,然而此时距离她和丁宁等人并不远的紫玉巨树在迅速的凋零。
紫色褪去。
“有必要。”丁宁笑了起来,他没有看向战摩诃,而是看着箕坐于地的乌潋紫,道:“我们未必是你的对手,但我们应该可以做到在你杀死我们之前,杀死他。”
声音只有一声,然而那名身上以肉须和紫玉巨树相连的诡异中年男子,身体却是顷刻断成了无数碎断,紫红色的粘液和肉藕般的碎块落了一地,再也看不出人形。
“这……?”
“既然是如长生不死药,即便身体变得如同非血肉http://www.hetushu.com之躯,对于修行者而言,也并不是很可怕的事情。”丁宁看着战摩诃,道:“皇帝动用,而下面的人反,想必是因为这长生不死药不是万般美好,恐怕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紫玉般巨树就像是吃痛般发抖起来。
更何况乌潋紫是乌氏国的王子,在没有完全百分百可以确定得到祖地里的东西之前,带着乌潋紫这样身份的人在身边,绝对是多余。
厉西星和胡京京怔了怔,忍不住互望了一眼。
战摩诃沉默了片刻,冰冷的摇了摇头,然后看着丁宁,异常诚恳的说道,“再让你多活个十几年,天下还有谁能敌得过你?”
厉西星和胡京京等人都想到了来时那记录着许多剑经的石兽,心中便确定战摩诃说的的确是事实。
然而暗中和大秦王朝的女主人勾结,开启祖地这样的事情并非是什么需要见证荣光,必须有人亲眼在旁见证的事情,战摩诃绝对不会无聊的带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进入到这里。
丁宁点了点头,道:“就是这里?”
“你才多少岁?”
丁宁的面容没有任何的改变,说道:“过誉。”
晶莹的木质随着这些紫色粘液的渗出,而变得灰败干枯,和寻常的朽木没有任何的差别。
然后他启口道:“m•hetushu•com这人曾经是昔日天凉国最盛时的第一剑师,天凉军大元帅拓跋无愁,无双风雨剑一时无敌,虽然你破了他的无双风雨剑,但此时的他也最多只是全盛时的七分,且失去了应变,不可同日而语。”
长生不死药只存在传说之中,一名修行者若是真正长生不死,那拥有无尽修为,那会累积何等的修行经验,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
在声音响起之前,一道盛开着无数细花的飞剑,变成这名中年男子的身体里悄无声息的退出,飞到了丁宁的身侧。
“传说毕竟只是传说,我想听听完整的真实故事。”
“他离开树,树和他都会真正的死去。”
丁宁看着笑得无比感慨的战摩诃,看了那株在大战里还完整无缺的紫玉巨树一眼,说道:“我想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他点了点头,冷漠道:“当时陨星坠落,形成不老泉,对于天凉而言是天降福源,但也是巨大的改变,当时天凉皇帝自然将之封锁,并非谁都可以接近,所以当发现陨星之中生出的东西,首先忍不住动用的,便是天凉皇族。”
战摩诃沉下眼睑,“天凉自祖山发祥,祖山多灵脉,天凉自然慢慢自荒原之中崛起,成为这关外第一雄国。只是强盛不过百年,一日天外有陨星坠落hetushu.com,便落于这祖山。”
“你们或许认为,是这株奇怪的树给了他生机。”战摩诃开口,看着这株开始迅速变成朽木的巨树,冷漠的摇了摇头,道:“然而事实恰恰相反,是他赐予了这株树生机。”
丁宁很自然的接口道:“那你们昔日天凉,真正和传说相悖的真相是什么?”
战摩诃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那株紫玉般的巨树。
战摩诃冷漠颔首,接着道:“荒漠中常见的陨星都是蕴含天铁等诸多宝物,只是炼器所用,但这颗陨星之中却蕴含令人白骨生血肉的药力,砸入灵脉之中,便化生成了一口不老泉。然而最为惊人的是,这颗陨星之中还生出了奇异的东西,令修行者得之非但修为大进,而且寿元几乎无穷尽,如真正不死。”
嗤的一声裂响。
战摩诃顺着丁宁的目光看了乌潋紫一眼,讥讽道:“杀他?”
丁宁诚恳的点了点头,“若是全盛……此人的确是一时无敌。”
乌潋紫也是呆了呆,之前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点,直到此时丁宁说出这样的话来,所有人才都意识到,乌潋紫对于这场布局似乎没有任何用处,似乎完全是个局外人。
战摩诃没有去看那流淌在紫红色粘液里的碎块,也没有去看这株巨树,而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丁宁的这柄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