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八十三章 碑文

厉西星转头看了一眼身后。
他和申玄、胡京京三剑合出,带起的剑意竟然也不是杀意,而是守意。
他这个字是朝着厉西星、申玄和胡京京所说。
战摩诃的面容微微扭曲,他身前的弯刀就将飞出,然而就在此时,他感知到了一股早已经消失的剑意,抬首望天。
战摩诃的身体微微一震,嘴角却是沁出数丝血线。
这恐怕是当世防守最为强悍的剑意之意,如同用无数小天地将自己和这天地隔绝开来。
然而出乎他们所有人预料的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只是一个一眼可以看到四周的地窟,就像是很多宗门人为挖出来的一个地下修炼场一般,方圆只不过数百丈。
“血杀!”
那柄嵌在山壁上的剑山剑就在他抬首的瞬间,已经坠落下来。
然而看着这道飞至的雨线,丁宁只是异常简单的吐了一个字。
黑色的石碑过后的泉水是乳白色,真正令人震惊的是,这泉水上散发着浓郁的灵气,在厉西星和胡京京的感知里,竟是祖山脚下的那口不老泉没有任何的区别!
并非来自郑袖。
“断城!”
沉重无比的剑山剑硬生生被他这一刀斩到一边,阴影离开了他和乌潋紫的身体。
“走!”
战摩诃冷笑起来,他的身前再次浮现了那柄玄月hetushu.com般的弯刀,然而明明是刀却是散发出了强烈的剑意,消失在这山谷里的无双风雨再度出现。
他们并非战摩诃这样的天凉后裔,对这内里所有一切都无从猜测,但是在他们的想象里面,尤其是在厉西星这种参加过岷山剑会的人的想象里面,这下面或许便是和岷山剑会密地一样,一片很大很宽阔的天地。
所以厉西星也并未马上回答,他认真的将黑色石碑上所有的文字都再次看了一遍,然后才边看边慢慢说道:“这上面记着的便是有关这天凉覆灭和天凉祖地的真实记载……具体的记载和战摩诃所说的大致相同,只是立这块碑的便是外面那叛军首领无双风雨剑,他在这上面将那长生不死药形容成为天外邪物,伴随着妖星坠落,任何接触那长生不死药的人便会天外邪物入体,被占据心智,变成行尸走肉。因那天外邪物吸附一切天地元气,金铁水火等一切都不能毁坏,便只能设金塔封在其中,他舍身囚树化为守卫,乞求即便过了他那关的人,到此看到这碑文之后,也永远不要开启金塔,否则便是大灾祸。”
所有的光亮都似乎来自这座看似平淡无奇,只像是纯金打造而成的金塔。
“你以为这样便可以杀死他么和图书?”
胡京京花了数息的时间,才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呼吸,她的目光落在那口乳白色的灵泉上,忍不住道:“那也是不老泉?”
噗噗噗噗……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集在丁宁身上。
这里的东西越是简单,便越可能蕴含着极大的危险,尤其是当后方那战摩诃都没有马上跟下来的情形之下。
“如果他要下来,便已经下来。”
丁宁摇了摇头,继续看着乌潋紫,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自己应该明白怎么做。”
他们的身前,只有那块黑色碑文上有字,所以丁宁问的自然是厉西星认不认识这块黑色石碑上的文字。
丁宁依旧看着乌潋紫,但是左手却已经和先前一样伸了出来,口中连述三道剑招。
强扭剑意,在体内真元尚且激荡之时又强行阻止乌潋紫的自杀,他反而受了些内伤。
天地间再次响起轰的一声巨响。
此时的情形理应是战摩诃主导,然而不知为何,所有人都觉得此时的关键便在丁宁的选择。
然而指引三剑守住他一剑之攻,又引动剑山剑……包括剑山上那淡淡缠绕的星光,这里面却包含着诸多令人心悸的可能。
然而也就在同一瞬间,战摩诃的身体也已经退到了他身前,一指点在了他的身上。
活泉后和图书面的金塔最为显现,足有三人左右的高度,看上去并不耀眼,然而整个这地窟没有任何其它的光线来源,此时却和外面的亮度没有任何的区别。
一道巨大的阴影落下。
朝着他飞至的雨线在空中就像是撞到了一口无形的巨钟,随着这一声震响,雨线崩碎成万千条细线,就像一朵诡异的冰花在一个纯粹平直的透明镜面上急剧的绽放。
有淡淡的星光在剑山剑上流淌。
丁宁平静的看了一眼战摩诃身后的乌潋紫,没有说话。
在那极为短促的时间里,似乎只是丁宁对乌潋紫说了一句话,他会错了丁宁的意思,便反而受了内伤。
乌潋紫的眼睛里再次决然的光芒一闪。
只是十数个呼吸,石阶便已在丁宁和紧随着他跃入方井的申玄等人面前消失。
无数细密的雨滴围绕着他和乌潋紫剧烈的旋转起来,恐怖的力量瞬间将乌潋紫体内的一切真元都禁锢住,接着甚至使得乌潋紫体内的真元以战摩诃所想要的线路开始流淌。
战摩诃一声闷哼。
“那便是和我想的差不多,这是昔日天凉的文字,而天凉的文字便应该是这乌氏文字的前身。”丁宁也平静的点了点头,道:“上面写着什么?”
丁宁摇了摇头,问道:“你认识这些字么?”
一层http://www.hetushu.com层的雨滴组成的帷幕交错成无数层的世界,且支撑这些帷幕的元气力量都来自于战摩诃本身。
厉西星、申玄和胡京京的身影便在此时落向那处井口。
放眼所及的景物也极为简单,只有一块黑色的碑,一口活泉,活泉之后,便是一座金塔。
剑山剑上带着顾淮真正的剑意,散发着恐怖的威势和真正的力量。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语。
在下一刹那,他的身影便穿过巨树的碎片,消失在那往下的井口之中。
然而那星光带着一些暖意。
厉西星深吸了一口气,凝视着面前距离他们最近的黑色石碑,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道:“这很像现在乌氏国的文字,只是多了些笔画。但大多数意思,可以揣摩得出来。”
一声痛呼之中,乌潋紫眼神无比愤怒,然而却连丝毫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轰的一声,那株已经彻底腐朽的巨树首先被元气激荡的力量撕扯成无数碎片,在剑意还未彻底形成之前,丁宁的身体就已经飘飞了起来,落向那碎裂的巨树之间。
他此时体内的真元恢复流动。
厉西星感知到这样的剑意起时,就觉得不可能突破这样的剑意防御杀死乌潋紫,然而他下意识的按照丁宁的剑意出剑的瞬间,他便觉得不对。
战摩诃自信而冷漠m.hetushu.com的看着他,道:“你们不可能杀得了他。”
也直到此时,战摩诃才察觉不对,发觉丁宁的目标并非是乌潋紫。
黑色的碑看上去是石碑,只是某种黑色玛瑙的材质,一人多高,上面篆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
井下的石阶并不长。
乌潋紫明白了丁宁这句话的意思,他觉得丁宁说的是对的,所以他没有任何的犹豫,体内所有的真元便顿时化为了暴乱的风雨,在身体里肆虐开来。
异常简单的画面和这些简单东西的不寻常,形成的却是难言的强烈对冲。
一声厉吼自他的口中响起。
最为关键的是,这一切,包括他的受伤,似乎从一开始都在丁宁的计算之中。
“天耀!”
原本已经往前的弯刀骤然折转往上,和剑山剑相撞。
乌潋紫体内刚刚流动的真元尽数被战摩诃逼出,就连身体诸多关节和筋肉都被战摩诃震开。
他根本没有管这道雨线。
咚的一声。
山壁内里如同有无数口热泉爆开一般,同时发生了数百次的爆炸。
丁宁说话间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厉西星和胡京京、申玄便很自然的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看着丁宁等人的身影消失的井口,眼中的惊怒并不比乌潋紫少。
无数层雨滴组成的帷幕里,一条雨线带着凄厉的杀意震飞出来,落向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