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八十五章 真正的剑意

因为他懂得比胡京京更多。
“是的,我们不能幸免。”
因为真元流动太过剧烈,就连他眼瞳里的细小血管都爆裂,使得他的双瞳都变得血红。
丁宁平静的目光里终于出现一丝真正的欣喜。
那两道身影自然便是战摩诃和乌潋紫,此时明明在空中已经坠落很久,但和那口活泉却还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
一声凄厉的厉吼声响起。
……
他的身前尽是鲜血,不只是他咳出来的鲜血,他的整个身体都似乎在往外渗血。
黑色的光带里突然出现了许多灰色的霜。
每一道闪电都是一道剑丝上洒出的剑意。
“圆光!”
接着便是“当”的一声巨响,就像是有人敲响了一口大钟。
丁宁的发丝被剑气带动,往上飞舞起来。
而他们头顶上方那些石棺组成的底部距离他们并没有多高远,那些石棺碎裂之后的光灰坠落,却是偏偏就像在极高的天上般落下。
两道剑意在前方碰撞,然后近乎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孽海花!”
丁宁和厉西星、胡京京、申玄的身上都出现了一道道平直于地面的血线,血线里开始渗出血滴。
“守城!”
“丁宁!”
在元武皇帝登基前三年,那人战死的那一战和图书里,那处无数尸骨累积成塔的顶端,就曾涌起过这样的剑意!
丁宁点了点头。
胡京京反应过来,她想到自己方才难以控制进入这口泉水的渴望……在外面见过不老泉神妙的人,恐怕费尽千辛万苦到了这里之后,见到这样的一口不老泉,恐怕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一定会忍不住进去。
这守城剑便牵扯到空间之意。
如一截脊骨一般紧贴在他背上的末花残剑便在此时飞起。
或更快,或很慢,或就像穿越空间,或就像拉长了空间。
他们的身体就将被割断成无数块。
战摩诃和乌潋紫的身影还在坠落,此时依旧没有真正的接触那口活泉,然而石碑上浮现的每一个文字,却都是开始急速旋转,每一个文字都开始发出了轰鸣。
申玄握紧的拳头里都流淌出血珠,他因为太过用力,指甲都已经刺穿了自己的血肉,然而他自己却全无所察。
厉西星和胡京京无法知晓,然而他却见过这样的剑式,感受过这样的剑意!
丁宁不断的咳嗽着,咳得就像是要将自己的肺都咳出来。
乌云消散处,金色塔身上有两道身影像被拍飞上去的苍蝇一样,贴着金色的塔身在滑落。
hetushu•com从丁宁这句话的本身,厉西星和胡京京依旧无法理解,然而当丁宁这句话说完,他们却都已经明白。
“我们不会幸免。”
这每一道光带开始旋转,便是一条条锯刃。
黑色的光带彻底形成,整个空间诡异的被无数光带充斥而分割。
这个空间,便是被昔日天凉的这些强者以难以想象的手段变成了一个特殊的天地。
这些黑色的文字带起了一条条的黑色光线,围绕着石碑变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而那口活泉里的水流也开始急剧的旋转着,变成一个同样的黑色漩涡。
申玄的嘴唇微微的震颤着,他的左手握拳越握越紧,然而看着丁宁脸上的血线和依旧平静的目光,他终于还是没有任何更多的动作。
那朵红色的剑花,宛若来自地狱。
金塔之前的活泉却已经完全消失,只留下了一个干涸的泉池底,里面全部是白色的沙子。
他前方那些乌云如碎裂的布匹般开始飞舞飘散。
一篷烟尘涌起,响起一片碎裂声,也不知是骨裂声,还是石阶碎裂的声音。
厉西星艰难的转过头去,看着丁宁,“所以那口活泉本身便不是不老泉。”
空间之意对于修行而言不难理解,寻常人目光所和_图_书见的直线,便自然认为是两物之间的最短距离,然而对于修行者而言,这直线之间,却是有着无数天地元气流通的通道,物体在这些通道之中行走,便有无数的可能。
无数条锯刃在这个空间里旋转,身处这个空间里的任何人都不能避免。
申玄没有回头看。
然而也就在丁宁这一眼之间,玄月般的弯刀颓然一震,就像是一块本身已经碎裂,只是小心堆叠起来的瓦片再次遭受震动倒塌一般,瞬间变成无数碎块坠落下去。
一片浓黑到最深处的乌云被这些血色闪电如腐蚀般刺出无数的孔洞,无数的劲气嗤嗤的往外疯狂涌出。
然而轰的一声,一声巨响如在远处的云端炸响。
感知被欺骗,任何一柄真实飞近的飞剑,都会轻易的杀死他们。
十余道带着血意的真元流束涌入这急剧飞起的短剑之中,在一刹那间,这末花残剑的剑丝便散开于他头顶上方,就如盛开了一朵红色的花。
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在厉西星和胡京京还无法明白申玄这句话的意思时,丁宁已经平静的点了点头,看着申玄认真的说道:“但是你依旧不能出手。你伤得依旧比他重,而且他的修为高于你,只要他接下来的伤势比和_图_书你轻,那我们就不可能获胜。我们必须赌一赌。”
若是战摩诃的出手对这个空间无法造成根本性的改变,那他们所有人就一起死。
他只是不顾烟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所有黑色光带陡然消失,一片片浓黑如同最深沉的乌云,这些乌云的缝隙里,却是有光丝在涌动,就像是无数闪电要射出来。
然而他依旧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往前坐起,看向那声音发起处。
黑色的天地间出现了许多真正的血色闪电。
喀喀喀……
厉西星的呼吸都彻底停顿,他都从未见过丁宁有如此的战意,如此的杀意……以及如此的可怕!
一声无比凄厉的叫声,在金塔的下部响起。
墨守城已逝,然而为了补偿厉西星或者说厉家,墨守城将他的守城剑传给了厉西星。
每一道剑丝都散发着一种恐怖到难以言明的气息。
申玄此时突然出声,他冷漠的声音里都带着微微的震颤。
这些道理虽然易懂,然而以修行者的手段真要运用得到,便如同构筑一个独特的自我世界一般困难。
厉西星比任何同龄的长陵才俊都要沉稳,然而他此时眼睛里的震撼神色比起胡京京还要浓烈。
厉西星和胡京京出剑!
丁宁的口中涌出了hetushu•com一口血,然而与此同时,他还是目视前方,吐出了两道剑式的名字。
战摩诃身处这个空间里。
然后他松开拳头,一截血色的剑柄首先出现在他的掌心,接着伴随着更加强烈的本命气息,一柄血色和灰色交缠的本命剑,就此出现在他的手中。
灰色的霜在一刹那似乎又要变化,要化为雨滴。
此时这个空间里的天地元气刚刚开始凝结,然而厉西星和胡京京已经感到身上许多处传来割裂的痛楚。
然而在下一刹那,丁宁和厉西星、胡京京的身体倒飞出去,狠狠撞在身后不远处的石阶上。
“这个禁制甚至完全改变了我们的感知?”
轰!
随着他的一声低声厉喝,他体内气海之中所有真元几乎在这一刹那尽数被他从双臂中逼出。
这便是丁宁的赌。
白色沙子的上方,悬浮着一柄玄月般的巨大弯刀。
修行者的感知往往比自己的眼睛和鼻子还要可靠,然而这里的禁制竟然是连感知都能欺骗,这对于任何修行者而言,便太过可怕。
那是战摩诃的本命玄刃。
金色的塔身从一开始的柔和,现在变得耀眼起来。
这里的整个空间里的天地元气,都被这两个漩涡带动,空气一束束凝结起来,也变成无数黑色的光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