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八十八章 只问亲疏

他震撼而又惶恐无助的看着丁宁走向白沙的中央。
活泉的底部全部都是洁白的细沙。
他只是看着白沙之中的这颗纯圆的银色晶球,开始动步,朝着走去。
所有人都是同样感觉。
所有人还保持着先前的姿态。
申玄很少见的笑了起来。
这些银色晶体就像一片片的冰片,不断的融化,碎裂,然而又不断的生成,不断的变化。
厉西星听着这样的声音,沉默了片刻,轻声对着胡京京说了这样一句。
两人都无比震惊的看着申玄。
如真正的水落石出,一点晶莹的光芒在白沙的中心慢慢透出。
然后他便死去。
令他们更为震惊的是,申玄的面容似乎和之前很大不同。
在他动步的同时,所有人的耳廓之中都响起了无数沙沙的声音,就像是无数细蚕在丁宁的身体里涌动。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如此时谁都可以确定这就是传说中天凉的长生不死药。
胡京京突然甜甜的笑了起来。
“我审过无数犯人,虽不和图书可能完全看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但至少可以看出你并不贪婪。”申玄转头看着丁宁,问道:“你先前问我对于这长生不死药如何看法,我回答这长生不死药任你处置。只是你对这长生不死药并不贪婪,是因为你觉得你的九死蚕太过强大,高过这长生不死药,还是因为实在也无法认同这长生不死药本身?”
丁宁轻轻的咳嗽着,道:“在很多传说里也叫涅槃花,一种作用于感知和意识层面的异花,可以让人永远沉睡,直至死去。”
“都是它带来的幻象?我还以为都是真的。”
乌潋紫背靠在金塔上。
“哪个?”
不是那口破掉的金塔,而是那口已经干涸的活泉所在。
“这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世界。”
荒原上少年的生命力毕竟旺盛,在重创下连遭碰撞,他现在却还并未死去,甚至没有陷入昏迷。
“现在我们都知道他的秘密了。”
那传说中的长生不死药,不在金塔里,而在这活泉之下http://www•hetushu•com
厉西星和胡京京此时还不能理解申玄这句致谢里的所有内容,然而丁宁却是对着申玄颔首回礼,很认真的说道:“不客气。”
“两生花。”
“到底是什么?”
影响修行者感知的禁制力量似乎已经完全消失,随着这些洁白细沙的消失,就连厉西星和胡京京都清晰的感知到,有一种带着难以名状,又给人强大到极点的气息的东西,正在从这些细沙的最中心显露出来。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厉西星没有去管丁宁和那颗长生不死药,不管那长生不死药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对于他而言,只要丁宁有信心走向它,便自然已经想好了处置它的方法。
就在这时,令她和厉西星没有想到,甚至怀疑自己听错的是,申玄对着丁宁认真的说了这一句。
厉西星眉头微蹙,似乎有些不快,道:“他是我的朋友。”
胡京京愣了愣,但旋即明白了厉西星说的便是小时杀了厉西星狗的那人和_图_书
胡京京也沉默了片刻,只是道:“皇后杀了我师父。”
有些人行事不分对错,只问亲疏。
胡京京震惊的想着方才那种种感觉,忍不住问身边的厉西星,“你刚刚也是感觉在不断的变小么?”
尤其看着丁宁和申玄的神色,厉西星和胡京京都明白即将发生的是什么。
当这朵七彩花朵燃成灰烬之时,所有人眼前的世界消失。
丁宁平静的看着那颗纯圆的银色晶球,想到方才的两生花,沉默了片刻,道:“如果这一生都活不好,永生又有何用。”
“可是……”胡京京忍不住出声。
战摩诃还未死,时间好像停滞了一般,或者说这本身就是短短的一刹那之间的事情,他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然后他看着丁宁,用这最后一口气,说出了这样一句。
“谢谢你。”
他的神色虽然依旧冷酷,然而却似乎有一层灰尘已经洗去。
胡京京不可置信的伸出手来,看着自己并未缩小的手掌,忍不住叫了起来。
轰的一声,丁宁的和-图-书这柄残剑上燃起了一团火。
丁宁没有再回应他的这句话。
金塔里有一朵七彩的花。
那一层始终笼罩在他眉目之间的阴霾和冷漠,不知何时已经褪去。
娇艳的七彩花朵迅速干枯,刹那间燃成灰烬。
一点晶莹的光芒之后便是更多,接着便是全部。
末花残剑落在这朵花上,数十丝蕴含在剑身里的真元燃了起来,然后引动更多的天地元气。
厉西星看了她一眼,道:“我又把那个家伙重新打了一顿,然后丢到了井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现场,此刻还有一个人知晓了丁宁九死蚕的秘密。
因为他的笑容很少出现,所以显得有些僵硬和难看。
她明白对于厉西星而言,整个长陵也比不上一个他真正的朋友。
带着难言的,连他都不能理解的情绪死去。
一颗纯圆的银色晶球静静的悬浮在往下不断褪去的白沙中心,而这颗银色的晶球外,悬浮飘动着很多大小不一的不规则银色晶体。
厉西星看着艰难的飘摇飞回的末花残http://www.hetushu.com剑,转头问丁宁。
“会看到这一生发生的事情。”丁宁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说道:“这便是这种花的奇异之处。”
七彩的花生长在一颗洁白的鹅卵石上,连一点根须都没有,却生长得极为艳丽,就像是刚刚承受过雨露一样。
胡京京呆呆的看着这颗就像真正的丹药一样大小的银色晶球,忍不住说道。
只是却无比的真实。
申玄发现自己还和之前一样好好的站着,一切如是,只是面颊上全是泪水。
而此时,那些洁白的细沙都像真正的水流一样,慢慢的往下渗透,正在缓缓消失。
这一道剑光飞出,他面前的天地就像一张纸被裁了开来。
是因为活了下来?
末花残剑飞过战摩诃的身体,落入金塔之中。
顿了顿之后,胡京京转头看向厉西星,看着他认真问道,“你呢?”
然后丁宁和申玄便都不再说话,两个人的目光落向同一处地方。
“其实你才应该最适合做大浮水牢的主人,没有谁比你更能看得透人心。”他笑着,真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