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九十章 认同

“可是……”
“替我保守秘密。”
“认同他的人,便不会和战摩诃一样,想要接纳这长生不死药。”丁宁点了点头,看着申玄和乌潋紫,道:“世间很多人最想要的,其实是认同和生死与共。”
丁宁异常简单的吐出两个字,然后看着她慢慢补充道:“唯有能够体悟出剑道真意的人,才能真正领会他的剑经,能够领会他的剑经的人,自然会接近他的心境,或者说从那样磅礴的剑意里,理解他的为人。”
符文、图录,甚至是剑经的文字本身,最难的便是参悟,然而若是有人能够逐条批注解释真意,那即便是一些深奥的剑经,对于稍有领悟能力的修行者而言便不再难理解。
丁宁看着他,缓慢而认真的说道,“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九死蚕在我身上,除非我自己大白于天下。”
对于他而言,无论丁宁承不承认他是弟子,但丁宁既然传授他天凉的剑经,传授他无双风雨剑,在他心中,便自然已经是他的老师。
接着,他身体前倾,匍匐于地,对着丁宁行了一个大礼,道:“师尊。”
乌潋和图书紫理解丁宁这句话的意思,他沉吟了片刻,道:“您的意思是要我首先能够把握整个乌氏。”
“真意。”
胡京京愣住。
有关长陵那个人的故事,即便是在遥远的乌氏甚至是更远的东胡,都是真正的传奇,尤其在见过顾淮和战摩诃这样的人物都在丁宁的面前败亡,他对丁宁便是真正的敬畏。
丁宁平静的看着他,他自然明白这名少年此时单纯的目光里包含的意思,只是他并没有说自己想要什么,而是反问乌潋紫,道:“身为乌氏的皇子,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乌潋紫开始有些明白丁宁的意思,他艰难的抬起头,看着丁宁平静的美目,轻声道:“所以先生希望我……我乌氏,将来在您和元武、郑袖的争斗中给予足够的支持。”
“无双风雨剑是一个很厉害,心思足够慎密,同样也是很伟大的人物。”
就以胡京京所在的宝光观为例,宝光观最重要的一门剑经的真意便是独自传授给了胡京京,若是胡京京在这荒原里死去,后来即便有宝光观的弟子看到那部剑经典http://www.hetushu.com籍,也未必能够参悟得透。
他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对厉西星的恨意全消,充斥着的是另外一种难以言明的意味。
他犹豫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变得镇定些,同时声音也显得更为尊敬和有礼些,“那先生想我帮您做什么?”
他对丁宁所说的“认同”两字瞬间有了更深的理解。
胡京京呆了一息的时间,她莫名的想到了厉西星被自由驱逐到这里的原因,她便莫名的反应过来,厉西星的信任是基于乌潋紫和他是同一类人。
乌潋紫今日已经见过了许多吃惊的事情,但是听到丁宁的这句话,他还是大吃了一惊。
乌潋紫愣住。
胡京京看了一眼乌潋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昔日天凉是何等惊人的王朝,光看无双风雨剑的余威,便知道昔日这些天凉强者遗留下来的剑经是何等宝贵的财富。
没有人感到丁宁的这句话可笑。
“我想乌氏能够好好的存继下去,我们乌氏的子民可以无忧无虑的在这片草原中生活,不需要担心被大秦王朝或者被其和_图_书它王朝吞并或者被迫屈服奴役。”他想了片刻,首先说道。
丁宁没有看他,而是抬头看着上方,慢慢的说道,“我之所以能够破解无双风雨剑,是因为外面那些石兽和石碑上,其中就有无双风雨剑的剑经。”
“我师父和我说过,人是会变的,在不同的阶段,人就会有不同的看法,甚至有些人会变得完全陌生。”胡京京犹豫了一下,道:“即便是血誓,我依旧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因为只有我们付出的,而他并没有什么对等的押在我们这边。”
事实上从古至今,很多绝学,便是因为秘不示人,不想流传在外,而最终失传。
尤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大秦王朝的江山,本身就是巴山剑场的。
乌潋紫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声音的震颤,他初始想要问丁宁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想到对方九死蚕的身份,他便顿时知道自己这么问便是多余。
丁宁看着变得极为凝重的乌潋紫,缓声道:“其中数门最重的剑经,我希望放在你的身上。”
厉西星和胡京京也是同样震惊到了极点。
“祖地里的这些剑经,不只hetushu.com是我给你们乌氏太后和乌氏的礼物,同样也是给你的礼物。”
“若是我能和在元武和郑袖的战斗中获胜,我可以保证这点。”丁宁说道。
厉西星看了她一眼,道:“有什么就说。”
被骂白痴,乌潋紫却是没有丝毫的愤怒之感。
“你们长陵有句话,叫做士为知己者死。”
乌潋紫已经失血很多,但是听到胡京京的这句话,他还是脸色变得血红,就想出声申辩什么,然而就在此时,厉西星却是直接摇了摇头,冷漠道:“不用什么,我相信他。”
所以他没有想其它,而是在愣了愣之后开始认真的思索丁宁的这个问题。
胡京京顿时反应过来,“所以他不怕人领悟他的剑经,因为能够领悟他剑经的人,便能明白他的心意。”
“这的确足够分量。”
丁宁迎着他的目光,真挚的说道,“我不只是希望能够和你成为朋友,而是希望和整个乌氏成为朋友,但现在你的意志,并非是整个乌氏的意志。你必须确保将来的乌氏能够听从的是你的意见,而并非战摩诃这样的人的意见。”
乌潋紫震惊难言。
http://www.hetushu.com京京忍不住道:“那为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丁宁此时代表的不只是九死蚕,还代表着整个巴山剑场。
即便他此时伤势极为沉重,每一滴鲜血都值得珍惜,但他依旧用一柄随身的小刀,划破了自己的手掌,对天宣誓。
厉西星冷笑道,“他是太后最疼爱的五皇子,很有可能被立为太子,像他这样重要的人物,只是为了一头坐骑,就以身犯险,拼命孤身追杀我。乌氏所有的皇子里,除了他这样的白痴,谁会这样做?”
完成乌氏最庄重的血誓之后,乌潋紫继续看着丁宁,对于他的一条命和这样的巨大祖山宝藏而言,在他看来只是单纯的帮丁宁保守秘密,自然不够。
此时长陵诸多修行地里面,有许多剑经内容晦涩难解,最大的原因便是这些剑经都是各宗门的秘宝,许多都是一脉单传,师父和弟子之间言传身教,若是这其中师父和弟子出了意外,那这门剑经即便有典籍流传下来,后来本门中人却都未必能够参悟得透。
乌潋紫点了点头。
他抬起头来,看着丁宁和厉西星缓慢而认真的说道,“我可以为你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