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九十一章 孤单

这柄剑便和她的意志融为一体。
“您让我看到我老师的选择,便是以为老师会教会我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只是你并不知道,在老师临死之前,他却让我自己选择。”
一名身穿淡黄色袍服的年轻人出现在了她书房外的道上,微垂首恭立。
皇后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很完美,甚至不参杂任何多余的情绪,“城墙最大的作用,并非是抵御外敌,而是用来划分界限,懂得约束和接受这个王朝意志的人进来,不懂得的,便被排斥在外,接受不同等的对待。”
“阳光和绝大多数星光,意味着温暖和生命力。”丁宁接着说道,“能够存积住光线,对于有些东西而言便能提供温暖和生命力。”
丁宁看着他两人的样子,忍不住微微的笑了笑,然后他转身看着申玄,轻声道:“顾淮死了,她会更孤单,你回长陵,会变得更重要。”
围绕祖山的云雾都在慢慢消散,血腥气虽然依旧浓烈,但是碧空却是被之间的无双风雨剑意清洗得异常干净,尤其有新鲜的阳光开始真正洒落到祖山的谷底。
然而在此之前,她的感知里却是出现了一片乌云,遮断了落向那柄剑的星光。
“这个东西不适合你。”
话说昔日天凉,天却是真的凉了。
有些星光,原本始终落在一柄当世最大的剑上。
www•hetushu.com后眼中满意的神色更浓,她柔声道:“你的老师想必将守城剑传给了你。”
厉西星转头。
黄真卫沉默了片刻,道:“是不满。”
那些寄居在这根晶柱里的异虫几乎杀死了所有先前想要进入祖山的修行者。
只要顾淮的本命元气在,她便始终能够感知到这柄剑的存在,从而感知到这柄剑遭遇到了什么。
皇后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道:“或许他和我想的一样,这长陵,终究是需要城墙的。”
对于这名司首的态度和回答,皇后没有意外,甚至眼睛里流露出一些满意的神色,然后她微微的仰起了头,道:“你不要忘记,是我让他成为了你的老师。”
“其实我做的很多事情,你老师也未必对我满意。”
皇宫里的宫女,都已经换了夹着薄棉袄子的宫装,于清晨时分挑着宫灯在宫中行走,手依旧冻得冰冷。
黄真卫又沉默了片刻,然后道:“我明白。”
然而她并不知道,此时垂着头的这名年轻司首的心中,却是如是想。
黄真卫的身体微微一震,她已经接着说道,“既然如此,便由你督造城墙,今年冬里动工。”
“你准备怎么处理这柄剑?”
星光在她的感知里化为苍白色的星火,在虚空之中不断的坠落。
听着她的http://m.hetushu•com脚步声,垂首而立的黄真卫第一次感到紧张和拘束起来,并非是因为恐惧,而是他还不能确定自己将用什么样的情绪来面对。
长陵今年的秋意,比往年似乎更浓,秋风也更凉。
黄真卫道:“并没有。”
他一直背着那根很奇特的晶柱。
胡京京有些受宠若惊,但是看着和自己体型不符的晶石,她又不免有些委屈,轻声道:“就不能先帮我背着么?”
这一切对于她此时一刹那的心境而言,似乎都不重要。
黄真卫摇了摇头,道:“老师没有将守城剑传给我。”
乌潋紫跪伏在地,称呼丁宁为师,丁宁此时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嵌在山壁间的那柄巨大的剑山剑上。
“让光线在里面折射许久,才散发出来?”厉西星和胡京京同时意识到了什么,都是愣了愣。
“是不想你也固步在那些角楼上么?”
皇后郑袖端坐在皇宫深处的书房桌后,正对着那一口白色灵气缭绕的灵泉。
皇后安静的缓缓说道:“但是我让你在最后都跟在他身边,便是要你明白……我和他无论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只是为了大秦王朝可以往前走得更加安稳。”
“对于你的老师,你是不是对我的决定有所不满?”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皇后看着他平静的问道。
然而她安静的和*图*书坐在这里,意念和感知却是直上云霄,通过世人在白昼间根本难以觉察的星光逆流而上,到达目光都难以企及的无尽虚空。
皇后看到了他眼中的神色,脸色却依旧淡漠得不像人间的女子,她轻淡的说道:“一切的改变首先要改变的只是规矩和习惯。习惯被改变,便会明白没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便会懂得接受这个王朝的意志。”
“要当我死了。”
丁宁转头看着他,道:“我会告诉你如何用这柄剑,同时将续天神诀交给你带回长陵。”
申玄终于问出了方才想问的问题,“那你呢?”
皇后便更加满意,道:“你会见证这个王朝的荣耀。”
他看着厉西星背着的东西说道。
皇宫里的年轻人不少,然而除了黄真卫之外,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在她面前拥有这种尊敬但不卑怯而又显得谦逊的姿态。
“这柄剑你带走。”
这世间有什么人能够杀死顾淮?
……
皇后收敛了思绪,站了起来,行过白气氤氲的灵泉,走到他的身前不远处。
剑山剑是世上最庞大,最沉重的剑,同时剑本身也是巴山剑场最强,威力最大的剑之一。
“那便要更加懂得约束。”
当乌云散去,她却再也难以感知到那柄剑的存在。
“可是那或许并非我所要的。”
此刻听着丁宁的这一句话,他没有失望,反www.hetushu.com而有些好奇道,“这东西真的有用?”
她和这口灵泉之间有着百步的距离,所以她这间书房显得异常空旷,或者说……孤单。
黄真卫在起先一句话已经听出了她的意思,但此时却依旧感到有些不可置信,抬起了头。
然而现在她再也感知不到这柄剑,这便意味着顾淮的本命元气已经彻底消散,顾淮已经死去。
皇后顿时微微一怔,眉头蹙起,“没有?”
许多年之前,她相信顾淮坚定的站在她和元武一边,便是因为顾淮放开了这柄剑的本命元气,接纳了她的星光。
丁宁看着他和厉西星等所有人,包括艰难起身的乌潋紫,“所以我需要你们所有人帮我演好这出戏,要让人都确定我死了。”
申玄看着丁宁问道。
厉西星终于确定这件东西应该属于谁,他很简单的将背着的晶石卸了下来,递给胡京京,“你的。”
黄真卫犹豫了片刻,道:“会让许多人有被囚禁的感觉。”
……
在他还没有说接下来的一句话语时,丁宁的目光却是已经落在厉西星的身后。
申玄眉头微挑,没有致谢。
那个叫战摩诃的天凉人么?
“这是天幽晶。”
顿了顿之后,丁宁看着厉西星和胡京京,道:“在昔日幽朝,天空之中也降落过这种陨晶,只是当时是被炼制成术器,而并非是这种让那种异虫维持m.hetushu.com生命力和约束它们体型的东西。”
厉西星眉头皱了皱,但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再将刚刚解下的这块晶石负上。
自从她戴上后冠,坐上大秦王朝皇后的宝座,她的身边便是一直如此孤单,今日似乎和平时没有任何的变化。
黄真卫知道她这句话的意思,再次说道:“我自然会和我老师一样的选择,一切以大秦王朝为重。”
丁宁道:“也是和天铁一样,天外陨星坠落之物。是世间最为坚硬和不易破碎的晶石之一,最为关键的是能够让光线在里面折射许久,才最终散发出来。”
黄真卫垂下了头。
他在任何人的眼中是真正的君子,不发表不同的意见,便代表着顺从和执行。
最重要的是她的身边又少了一个人。
皇后也看着他,安静了片刻,道:“你应该也明白你老师和我对你的期待。”
从无形到有形,又化为乌有,不断变幻。
黄真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呼出这口气,该如何回答。
即便站立在她身边的那些人只是屈从她和元武的意志,或者说怀着各自私人的目的,但当一个人的路越走越长,身边认识的人都一个个消失,这种感觉便是真正的孤单。
他并没有显得不自然,然而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不自然。
看着此时丁宁的目光,他便知道丁宁必定不想将这柄剑抛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