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九十二章 天凉了

仙符宗宗主看着在金黄的树林中若隐若现的一座道殿,眉宇间充斥浓重的忧伤,轻声道:“去杀他的是谁?周师弟,还是你的徒弟?”
黑袍老人漠然的看着仙符宗宗主,道:“但是至少可以困住师弟你半日的时间。”
黑袍老人漠然的摇了摇头,“此一时非彼一时,黄天道符回我仙符宗,且被你安排在张仪一起,张仪若是再在乘天殿中悟到乘天道符,黄天、乘天两道道符皆入一个人之手,这在我仙符宗历史上都极少,更不用说他是一个秦人。”
黑袍老人沉默了片刻,道:“师弟你一直是仙符宗最聪明的人,这么说你应该明白此时之处境。”
“只是有些道理。”仙符宗宗主平静的看着这名黄袍老人,说道:“最关键的在于我并非今日才准许他进入乘天殿修行……他已经在乘天殿修行多日,为什么师兄到今日才如此郑重其事的表示。”
黑袍老人静静的看着他,冷笑起来,“师弟说的也有些道理,只是你意境太过高远,太过高远便曲高和寡,无法让人认和*图*书同。归根就底,这仙符宗并非是师弟一个人的宗门,即便师弟你是我仙符宗宗主,对着诸多事情有着决定的权利,但是师弟你不要忘记,是我等匡扶师弟你登上宗主之位,你的意志,必须让我们大多数人认同。”
仙符宗宗主想了想,道:“我若是不同意你们杀死张仪,那你们是否连我都想杀……你们杀得死我么?”
天是真正的凉了。
仙符宗最清幽的一间草庐并不在最高处,但是四面都开了窗门,行于此间者,目光可以照见仙符宗诸学习处,看到所有弟子平日里学习起居的地方。
“是陈星垂。”黑袍老人看了他一眼,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嘴角不自觉的自然浮现些嘲讽的意味。
“你应该明白是她才让我仙符宗有此时地位。”黑袍老人的脸上骤然布满怒容,厉声道:“自一开始收容此子便是你一意孤行,先前想着就随了你意,反正此子也只不过是碌碌无为,但此子先领会了登天符意,又有黄天道符为伴。最为关键是他本hetushu.com身以剑入符意,即便修了我仙符宗的符意,师弟你能分得清他到底是岷山剑宗的剑,还是我仙符宗的符?”
仙符宗宗主怔了怔,有些不可置信,“那名酒铺少年死了?”
“现在在我面前的就师兄你一人,朱师弟和楚师弟都不在。”
他觉得有些凉。
顿了顿之后,仙符宗宗主认真的问道:“朱师弟和楚师弟呢?他二人为什么不和师兄一起来?”
仙符宗宗主幽幽的叹了口气,起身,走到了窗前。
仙符宗山上,黄叶开始随着深秋的风飘落,遍地洒金却不觉得热烈,只觉得萧瑟。
仙符宗宗主听着黑袍老人的这番话语,眼中涌起感慨的意味,轻摇头道:“万山红遍,落叶缤纷,是好风光,然而归根究底,枝繁叶茂,来自树之本身。师兄你看到的只是我仙符宗的风光,未想明白我仙符宗的真正传承。我仙符宗的符道发扬光大,又岂是现在这表面风光,又何须在意这表面风光?”
“时过境迁。”
边关的大将,经历的真正生死杀阵远非一般的和图书修行者所能相比,自然比仙符宗里那些安然度日的同等修为的修行者要强大得多。
“乘天殿也在仙符宗,先前既然已经准许此子进我仙符宗,那允他进乘天殿修行有无不可?”
仙符宗宗主淡淡的说道:“到底是谁的所为得到大多数人认同暂且不管,现在最为关键的是,你今日针对张仪来找我,是想要我应承你什么?”
因为无论是黑袍老人还是仙符宗宗主自身,都知道不可能突破得了半日神符发动之后的符意。
“为了要杀一名你们口中不相干的秦人,连半日神符这样的宗门圣传你们都动用了。这便是你们追求的仙符宗风光?”
仙符宗宗主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只是和煦平淡,如秋日里的一缕暖阳。
他的对面,静静坐着的另外一名年纪比他轻,但是看起来比他更像老人的老人,便是仙符宗的宗主。
“师弟,你为何准允他进入乘天殿修行?”
莫名的,这名睿智的老人眼瞳里的光明有些黯然。
然而万千头绪中取最重……最为关键的是,动用半日神符和_图_书将他困住,杀一名仙符宗门内的弟子,只是确保万无一失,却出动了一名朝中的大将。
“一切真传,皆在于人。”
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大燕王朝边关的一名大将。
发出这道声音的,是一名身穿黑色道袍的老人,他的鬓间满是霜色,眼瞳里尽是阅尽人间的那种沧桑,肌肤却是白中泛红,嫩滑如处子。
黑袍老人收敛了一切怒意和嘲讽之意,对着他深深躬身行礼,庄重道:“让他死。”
黄袍老人微讽道:“只是有些道理么?”
黑袍老人似乎早就知道他有这样的疑问,并未抬头,只是恭谨道:“因为他那师弟已经死了……所以她不需要再考虑他那师弟的感受问题,张仪这样的隐患,自然也没有活着的必要。”
“还有。”
在这个过程里,黑袍老人没有阻止他。
“杀不死。”
仙符宗宗主的面色未有大的震动,但是整个身体却是微微的一震。
草庐里,一道比此时秋意更为孤高清冷的声音在回荡着。
仙符宗宗主的目光越过这名黑袍老人的身体,看向山下某http://m.hetushu.com处山林的黄叶飘舞,接着缓声道:“只要乐毅在,张仪在,我仙符宗的符意在他们的手中只会更强,哪怕一时仙符宗这风光不再,今后自然有更风光的仙符宗。”
仙符宗宗主深深皱起了眉头,但依旧未曾动怒,只是问道,“郑袖之前并无此意,为何现在一定要他死,只是因为觉得他羽翼渐丰?以郑袖审时度势的性情,她决计不会因为这点而和我决裂。”
既然不可能改变,那无论做什么都没有意义,尤其再多一两个人为此死去,便更加没有意义。
黑袍老人抬起头,看着他,道:“任何天才都会死。”
太高则寡。
萧瑟来自于清远,来自于高。
“师兄你说的有些道理。”仙符宗宗主看着黑袍老人,说道。
边关的大将回仙符宗杀人,这便让他知道,今日的变化,早不只于这仙符宗门内。
这天,是真的凉了。
仙符宗宗主也沉默了片刻,郑重的看着他问道:“是不是秦人,真的很重要么,郑袖难道不是秦人?”
陈星垂是仙符宗的弟子,然而却是很多年前的仙符宗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