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一百一章 最年少的宗师

此时大燕皇宫内外,许多人都曾经到过鹿山,看过元武和当世数名最顶尖的宗师对决。
无数墓碑被切成两段,化为黑烟。
天地被裁成了两半。
在所有人的视界和感知里,这一座黑山便随着他的一步,收入了他的身体。
这皇宫内外,无数修行者骇然失色。
整个燕都的寒意骤消,放佛酷暑来临。
因为他的肌肤太过没有血色,太过没有苍白,所以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身体血肉之中的血脉。
瞬息之间,无数道凝聚的太阳真火便如长矛般不断坠在这座黑山上。
一条条同样阴森,但是在感知里却都有着截然不同的气息的黑焰,像野草一般在这山上肆意的摇摆着。
这名少年站了起来。
或者说,只是他的本命物。
在下一刹那,他厉啸了起来,迎着挟黑山而来的少年,右手伸了出来,中指和食指之间,拈着一片残破的薄薄符纸,朝着那名少年划了过去。
欢呼声戛然而止。
黑色的山并不高大,甚至不如这燕皇宫里最高的大殿高。
这种独特的阴神鬼物的气息,来自于齐。
他已经感知到了身后黑山的变化,他知道这句话已经用不着他来回应。
每一块墓碑都有着差别,无论是从形制还是材质,而且m.hetushu.com都缠绕着截然不同的黑色气焰。
这道符意之前,骤然浮起了无数墓碑。
但是黑烟里,黑发及地的少年已经来到中术侯的身前。
这座黑山和那名宗师的大部分境界和修为,竟完全过继到了对方的身上。
这柄剑也快到了极点,甚至不亚于岷山剑会之中澹台观剑的剑光。
这座黑山,就似乎只是他的一部分。
然而也只在这一刹那,中术侯眼缝中那种幽幽的火焰,却是尽数化为了更多的震惊,甚至绝望!
他在燕地边城封地隐忍半生,谋划的便是今日之局,此时眼见成功,却陡然有黑山降生,他焉能不急,焉能不怒,焉能不老?
中术侯点了点头,冷漠道:“他毕竟不是晏婴,谁都知道,晏婴已经死了。”
他没有感到本命物的气息,然而他的境界和感知却无比清晰的提醒着他,这座黑山已经完全和对方融为了一体。
然后他便看清了中术侯,一步从这个山谷,朝着中术侯所在跨了过去。
中术侯的面容也变得苍白起来。
中术侯抬着头看着这座黑山,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眉毛却是骤白。
大齐王朝,尤其是这一脉单传的黑山的阴神鬼物之道,是天下最为诡异的修行手段,和_图_书引的都是死去的修行者或者一些强大异兽残留在世间的阴气。
就在他的身后,空无一物的空气里,却是凭空的出现了一道影子。
当这些画面已然发生,中术侯身前的地面上才咚的一声闷响。
黑山上瞬间被洞穿无数孔洞,无数墓碑折断,被洞穿处,没有溅起任何的泥土或者金石,都是涌起一股股的浓烟。
他的双手便在此时虚空按往身前地下。
这片御花园里,所有一切未碎的物件,包括那座在战斗之中都保持完好的白色玉桥,就此碎了,碎成千万片。
他没有感到本命物的气息,只是因为……那名齐国第一宗师的阴神鬼物之法,和世间任何的修行诀法截然不同,走的并非是同一道路!
燕帝嘲弄的看着他。
中术侯面无表情的看着黑山,看着那些太阳真火顺着他的意,蜂拥而来。
然而也就在此时,黑山靠近顶端的一处山谷里,一块低洼阴影处缓缓裂开。
然而这座黑色的山却是给在场任何修行者的感知带来无比恐惧的压迫力。
燕帝不再说话。
中术侯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细缝,眼缝里却是涌出幽幽的火焰。
薄薄的符纸却发出了恐怖到极点的符意。
他的心脏无比剧烈的跳动起来。
燕帝和-图-书冷笑道:“试一试?”
无数墓碑充斥了整个天地。
黑色的头发长得已经比他的人还高,一直拖到了他身后的地上。
一名黑发少年,就像是沉睡了许久醒来一般,就在地下翻身坐了起来。
这座并不高大的黑山上,没有任何的草木,但是却竖立着密密麻麻,无数的墓碑。
只是一闪,这剑光便贴着中术侯的腰腹,刺入了这名少年的胸口。
中术侯垂头。
当他一步跨出,黑山便消失,化成了一篷黑色的浓烟,朝着他的身体收拢。
他的面容很年轻,和丁宁等人的年纪应该没有多少差别,然而此时无论是他的黑发还是他的身体肌肤,血肉,都使得他充满了一种妖异而强大的气息。
他的双瞳之中有生气,但是身上却没有任何的生气,甚至连一丝温度都没有,就像是冬天里墓碑上的寒霜。
因为那一条条金黄色的流焰,是真正的太阳真火。
……
他的黑发也在这一刹那变白。
御书房碎,代之的是黑山崛起。
这名少年便完全睁开了眼睛。
在他们的感知里,这座黑山已经让整个皇宫变成了幽冥,那种无形弥漫整个皇宫的阴气,甚至已经让一些符器和飞剑都无法施展。
中术侯体内的真元源源不断的涌出,和-图-书他的整个身体都变得透明一般,霞光万丈,犹如天神。
黑山上,那些所有的墓碑开始震颤,摇摆起来。
那名大齐的宗师,在鹿山会盟之中已经向世人证明,他便是与会所有宗师之中,除了元武之外的最强者。
这座黑山的气息刚刚涌起,这些人的身体便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
毋庸置疑,他此时面对的这名少年,直接便跨越了七境的障碍,成为了这世间最为年轻的一名宗师!
就在他站起的瞬间,天空之中出现了一片黑云。
见到这样的景象,团团围困住御花园的叛军之中发出了阵阵的欢呼声,许多修行者感知到充斥皇宫的阴气正在消散,他们心中的阴霾也渐去,信心开始恢复。
这不合破境之说,难以用道理解释,但是却无比的真实。
这影子很矮小,是一个侏儒。
燕帝一声闷哼,他身前的空气里出现无数细密的气泡,飞散着,仿佛沸腾在水中一般。
一枚细小而晶莹的金刚杵便在他指尖落下。
这种阴冥气息最惧的便是烈阳真火,他便以烈阳真火破之。
黑色的灰尘和泥土,在墓碑的底部不断的抖动,一道道阴冷的气息,并不冲向天空,而是朝着修行者的感知达不到的地下深处,疯狂的涌去。
在他的声音响www•hetushu•com起之后,周围皇宫里那些森冷的金属光芒都散乱起来,如潮水冲到沙滩上,最终无力的化为泡沫,就将彻底散去。
黑云遮挡住了天空坠落的无数太阳真火,最为重要的是让阳光不再刺眼。
中术侯冷峻的面容上,却是反而也出现了一丝微讽和狂热的笑意。
看着他脸上骤然出现的皱纹和陡然变白的眉,讥讽的说道:“你也知道你时间不多,过不了多久,我的银峭军就会杀回来。你此时不降,还想做什么?”
他看着燕帝,认真的摇了摇头,道:“我还想试一试。”
他身体血肉之中的血脉都是黑色的,流淌着的也不是鲜红的血液,而是黑色的气焰。
只有大齐王朝的那名宗师,才有这样的一座黑山。
但是他的手中,却是有一柄很长的剑。
他的面色很白,白得近乎透明。
那枚细小而晶莹的金刚杵从他指尖落下时,才如一片指甲般细小,然而落地时,却已经变成一人多高,如一座晶莹的小塔。
那数名守卫在燕帝前方的数名强者,全部口喷鲜血,厉喝声中不可控制的往后倒飞出去。
天空一片金黄,出现了许多条流焰。
黑山残破不堪,似乎随时将彻底化为浓烟和黑色的飞灰。
不只是瞳孔,他的整个眼球都是漆黑的,浓黑如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