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一百三章 证明

一名黄袍修行者从藤蔓间走出,对着申玄笑了笑。
“尊贵的皇后……我为您效力了这么久,您难道就从来没有考虑过,或者说是从来不屑于考虑,认为我根本不配考虑我到底要什么?”
申玄很罕见的在她面前沉默了片刻。
在接下来一刹那,他丝毫不在意申玄的感受,一股强大的本命气息也从他的身体散发开来,那些悬在上方的巨大藤蔓骤然如巨蟒般涌动,垂落下来,将申玄紧紧捆缚住,垂吊起来。
然而即便这是申玄预料中的事,他的身体里却依旧不可遏制的渗出一些寒意。
申玄又沉默了片刻,然后抬起头来,迎着她的目光,道:“在我看来,顾淮死了,我在长陵或许会变得更为重要一些……这依旧是我的私心。您应该明白,我不想这一生都拘在那暗无天日的水牢之中。”
“同样,我在这里也是拜你所赐。”
十数根钢针不断的刺入申玄的身体深处,从中涌入的不同药力,让申玄的身体扭动得甚至开始撕裂。
“就如现在,您要用这样的手段让我证明……证明的,只是我在您的眼里,始终只是一条可有可无的狗,和那些黄袍人没有什么区别。”
当皇后跨入这座冷宫,这些藤蔓好像活过来一样,震颤如欢愉。
此时他虽然承受着常人http://m.hetushu.com都无法想象的痛苦,然而他的脑海之中却是始终保持着一丝清明,谁也不会看出,他此时血肉模糊的脸上,甚至还挂着一丝冷讽的笑意。
“对于你所说的顾淮死去的过程,我并不完全相信。”
中刑令,这是一个从未在大秦王朝有过的官位,只是那个人的设想。
皇后看着他,道:“但是你还需证明你自己……即便你带回了续天神诀,但这只是你用来交换的条件,我依旧无法完全相信你。”
申玄屏息。
“那名酒铺少年真的死了?”皇后沉默了片刻,看着他却是问了这一个问题。
申玄没有抬头,只是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带回了续天神诀。”
皇后的声音似乎还依旧在这个冷宫里回荡。
他深吸了一口气,依旧垂着头,说道:“我想活着,我想回到长陵。”
这座冷宫显然是有人给这种藤蔓刻意的提供着可寄生的宿主,所以画面就如很多故事书里描绘的孤魂野鬼聚集之地,枯死的树木和藤蔓纠集在一起,而活着的数十根藤蔓生机勃勃,紫红色的表皮就像是要滴出血来。
所以这种藤蔓生长到最后的结果,便是毁灭掉周遭所有一切可以寄生的植物,然后最终毁灭自己……除非有人刻意的给它提http://m.hetushu.com供寄生的树木。
当这片最终彻底变成红玉一般的树叶落在她的手中,感知着其中玄奥的线条荡漾着的气息,她的身体便微微的战栗起来,她便可以肯定这部典籍不可能是假的。
她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看着申玄面孔痛苦得扭曲起来,这名黄袍修行者却是笑了起来,笑得五官也近乎扭曲,充满着残忍和快意。
“这便是您和别人的差别。”
“为什么某些人却是知道我到底要什么?”
她完美的面容甚至略白了一些,带上了真实的怒意和寒意。
“你到底想要什么?”
而在元武登基,她正式成为皇后之后,别说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提及,在整个长陵,在朝堂上也没有任何人敢提及那个人,敢提及和那个人密切相关的设想。
她的容貌似乎越发完美了,但正是因为更加完美,所以此刻她更不像是人世间的人,而像是神佛。
皇后沉默起来。
“因为我有着私心。”
这里有着太多惊人的隐秘,所以被安排在这里的这名黄袍修行者也只能一生困死在这里,永远无法活着走出这冷宫。
这些藤蔓刺穿了冷宫里的寝宫,寝宫的顶部布满着枯藤和活着的藤蔓,下方枯叶成毯。
然后她看着这名低垂着头,已经失去了一条手臂的http://m.hetushu.com大浮水牢的主人,极其简单的问道:“顾淮都死了,你凭什么活着,你凭什么敢回长陵?”
皇后冷漠的眼眸深处出现了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狂热色彩。
申玄发出了一声急促的闷哼,双脚如同铁锤一般,往地面锤击了一记。
他用了很多的时间,来练习……让自己可以承受住这样的酷刑,说出自己想要说出的话。
皇后看了他一眼,道:“你应该明白顾淮对于我和对于整个大秦王朝而言意味着什么。”
皇后的声音响了起来,“因为我了解顾淮,如果他不具备战胜战摩诃的能力,他绝对不可能冒险进入祖山。”
申玄抬头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明白,所以我只要能够证明,我不会怨恨您。”
“为什么?”
这便是那个人都想要观摩,但最终都没有得到的续天神诀,而现在,终于到了她的手中。
他打开了随身备着的箱子,肆无忌惮的在申玄前方打开。
这种藤蔓寄生一切可以寄生的植物,当周围的植物全部被它抽干养分死去之后,这种藤蔓便开始互相寄生。
然后才缓缓说道:“您说的的确不错,我的确有隐瞒的部分,我也对顾淮出了手。”
她一沉默,整个殿里的空气却是变得更为冰冷,所有的空气被一种来自极高星空的幽冥寒气所逼和_图_书走。
申玄站在这暗红色的枯叶上方,低垂着头,听着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他的面容却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唯有双瞳被染成了暗红色,散发着某种妖异而狂热的光泽。
“申大人,这些手段,可是您教会我的。”
申玄冷讽的笑着。
申玄躬身行礼,然后他的手上泛起一股精纯的本命气息,一片暗红色的枯叶从地上漂浮而起,落于他的手中,却是渐渐泛出红玉般的光泽,变得如玉石般沉重起来,叶面上也开始布满很多随着他心意篆刻的文字和线条。
申玄艰难的点了点头,道:“乌氏国也能证明。”
和寻常的树木枯叶成黄不同,这种藤蔓的叶片即便是干枯了,也是暗红色的,似乎昭示着生长过程的血腥和残酷。
“申大人,得罪了。”
皇后平静的看着他,道:“更为重要一些?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是申玄的部下。
“申大人,和我相比你还是幸运的,只要你能撑得过去,只要你吐出的话语,和你之前对皇后娘娘所说的一样,外面还有大好的前程在等着大人,所以大人你也可不要记恨我。”
申玄低垂下头,道:“中刑令。”
皇后停留在这座寝宫的门口,她美丽的双目不带任何个人情绪的看着低垂着头的申玄,等待着他的回答。
然后他近乎粗暴的,将一瓶药液通和-图-书过一根空心的钢针,直接刺入了申玄脖颈上的一根血脉之中。
这里是最隐秘的逼供场所。
他知道她是在权衡和思考,而他所能做的事情便是等待最后的生死。
这名黄袍修行者甚至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因为自己的剧烈扭动,申玄便已经血肉模糊,再也看不出人形。
她好看到极点的睫毛微微的跳动了一下。
但是他也没有想到的是,申玄此时却的确没有对他任何的恨意。
他没有控制自己身体的反应,让身体随着真实的恐惧微微颤抖起来。
皇后点了点头,表示满意。
然而他既然活在这里,无法出这冷宫,永远再无法接触外面的世界,他便自然不需要再顾及申玄。
这座刑房位于后宫深处,在先皇时只是作为冷宫,而此时一种叫做相思藤的藤蔓密集包裹着,唯有一条道路可以进出。
互相寄生的结果便是最终只剩下一株最为粗壮的藤蔓,最后失去可寄生的宿主时,它也不会扎根在泥土里,最终便是全部枯死。
因为在过往的很多年里,申玄都在等待着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一个这样证明自己的机会。
皇后美丽的睫毛再次跳动起来,跳动得更为急促。
皇后静静的抬头。
这种相思藤的藤蔓是一种可以用贪婪来形容的寄生植物。
她的声音平静而没有任何情绪,甚至没有多少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