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四章 新生

等到那人消失,元武便过八境。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带着那人或者元武的烙印,自觉始终在那两人的阴影里。
所有的守城将缄默其口,不再言语。
许多外郡县赶来的军队已经开始撤离,民众开始重新忙于生计,这种腥风血雨的事情对于上都的人而言见过太多,只要不在自己所在的小院内进行,那么多大的事情都只是沦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名身穿青铜色铠甲的大将疲惫的坐在一截倒塌的院墙上,看着不断的被清理出来的追随着自己的部下的尸首,目光里的苦意和无奈意味越来越浓厚。
对于郑袖所做的一切,他依旧和以前一样,任由郑袖放纵而视而不见。
她的感知已到了平日里都无法触及的星空高处。
承载着她意志的小剑就如同汪洋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这名大将便是大燕王朝的名将范于弃,燕北军大将。
小剑的表层,偶尔有碎屑如同蝉蜕一般掉落,然而整柄剑却不见缩小。
更为重要的原m.hetushu.com因,是她的身上始终有那个人的烙印。
这些星光化为元气,和残留在这小剑上的星火结为一体,真正的沉淀在这小剑内里。
闭目是一轮新的修行的开始。
这柄小剑似乎在从内而外在新生。
然而对于这些并不太喜欢郑袖的人而言,他们却也十分清楚,大秦王朝的强大,便是因为圣上和皇后的亲密无间,圣上的修为强大和皇后的治理无双。
……
新生的血肉依旧麻痒不堪,但是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申玄却是莫名的笑了起来。
这名大将抬了抬手,一名面目冷峻,眼眸深处却尽是悲恸神色的部下到了他的身侧。
这对于她而言是全新的探索,也是极大的冒险。
威严而幽森的皇宫里,身穿布衣的元武皇帝坐在榻上,他淡然的看着展开在他身前的一卷文书,平和的摇了摇头,然后闭上了双目。
天下谁都知道,郑袖是大秦王朝最有权势的女主人,甚至可以说是此刻长陵真正的主事者,因为谁都知道,www•hetushu•com元武自登基之后,大多时间便都是在闭关修行,几乎所有政事都是交由两相和郑袖处理。
这柄赵四的本命剑,在经过她的日夜淬炼之后,便近乎变成了她的本命剑。
他随手取出了一片兵符,递给部下,缓缓的说道:“告诉他我欠他的情。”
每一缕全新的星火落在这小剑上,小剑上的元气便被灼烧出一缕烟气,剑身便剧烈的颤抖,那种痛苦的意味便自然传递回她的感知世界,作用于她的身体。
表达的意思便是不见,视而不见。
对于整个庞大的大秦王朝而言,最为重要的,便是圣上对皇后这些做法的态度和想法。
然而却偏偏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切平静如往日。
灵泉里所有的灵莲花瓣都已经凋零,结出了紧实的莲蓬,那些缭绕的白色灵气,似乎都在朝着莲蓬之中的莲子汇聚而去。
他也迎来了他的新生。
那一柄出自赵剑炉,但被她强行掳来的本命剑,此刻艰难的穿过了最为稀薄的空气地带,就如真和_图_书正的脱离了这个天地,如化为星辰,缓缓的穿梭在寂灭的星空中。
“申玄?……中刑令么?”
在这些守将看来,即便她最终背叛了那人,选择了元武,但她毕竟曾经是那个人的女人,很多年来,他们所效忠的圣上选择遗忘和抹灭,然而她所做的一些事情却是不断再让人想起那人。
皇后所坐的桌椅往前移了些,更为靠近那个玄奥的天井,以及白色灵气缭绕的灵泉。
皇宫里很清幽。
但是行走在里面的人看着皇帝修行所用的静室,看着两相的相阁,看着后宫里皇后书房所在的方位,都是感到十分的惊惶。
皇后完美的面容上散发着瓷样的光泽,她的目光看似平静的投在天井之中穿梭的迷离光线之中,然而感知的世界里,却是一片惊涛骇浪。
小剑上每一缕元气被灼烧,看似岌岌可危时,便有星光被她的意志从四面八方引聚过来,注入这柄小剑之中。
敬畏自然源自范于弃在这场叛乱之中率军显示出来的实力,羡慕却是在于……这场和-图-书叛乱令许多位置在这名大将之上的将领死去,这名将领便如同自然拔了数阶,必定是接下来重整军方的第一号大人物。
然而她却是没有丝毫感觉痛苦,因为一种巨大的愉悦,始终充斥着她的整个身体,整个精神世界。
不远处有着数支巡逻的皇宫守军,看着这名身材如山般魁梧的大将时,眼睛里都是充满了羡慕和敬畏。
燕上都。
一场由外王发动的叛乱已经被彻底平定。
圣意不可揣测。
当那柄小剑突破她原有的感知尽头,表层如蝉蜕般层层剥落,迎来新生时,身穿着全新官服的申玄正从那座冷宫缓缓走出。
本命剑的痛苦,便是真正的痛苦。
然而对于范于弃而言,他却是极为清楚,自己能够最终活着坐在这里,一是来自于自己部下多有悍不畏死的勇士,二是因为自己战斗的这条街巷之中,正好有着数名强大的外乡人存在。
人之一生想要成王封侯便需要一些惊人的际遇。
她对于整个大秦王朝的冷酷治理令大秦王朝在这些年前所未有的有序www.hetushu.com和强大,然而她的冷酷总是会让人产生很多不快,就如她先前对于墨守城的态度。
他的官服是长陵之前没有的深紫色,衣衫上面的纹饰扭曲如同锁链。
那每一颗尚未成熟的莲子,就像是一个个单独的修行者,透露着一种难言的灵韵。
他们都觉得有大事即将发生。
她是天之娇女,然而出了胶东郡,便遇了那人,再怎么优秀,却不能逾越那人。
然而对于郑袖,所有秦人的态度都很微妙。
……
而此时的她,也觉得自己在新生。
他身上血肉的伤口都已经结痂脱落,然而肌肤却是依旧凹凸不平,深浅不一,就像是皮肤下隐没着许多枯藤。
“交给那名叫王太虚的外乡人。”
有数条在战斗中被毁坏的最为严重的街巷依旧在往外清理着尸首。
她的感知便纠缠着这柄剑,努力的让这柄剑却接受以往她无法触及的星火的淬炼。
现在赵剑炉足以承受她意志和星火淬炼的剑在手,又得续天神诀带她进全新的天地,她的心境,这才如第一天进入长陵时那般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