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八章 风雨归

“皇后对你在杀张仪的这件事上很不满,但对你迄今为止的表现还算满意。”这名仙符宗的师长收敛了笑容,肃冷的抬头不看他:“所以她给你一个机会。”
然而数顶黑雨伞撑开,遮住了头顶洒落的阳光,也遮住了伞下修行者的面目,拦在他的马车前方。
就在他感慨而自嘲的笑了起来之时,他的身后响起了清晰的脚步声。
寻常的松木片上有几条浅浅的剑痕,但是这几条简单的剑痕之间流淌着的某种意味,却是让这名老妇人都觉得双目有些刺痛。
申玄起身,走下了马车,他的目光穿过拦在自己身前的那数顶杀意盎然的黑雨伞的缝隙,看向那紧闭着门的小院,认真微躬身行礼,道:“正是长陵想要杀我的人太多,所以我才来求见夜司首。”
苏秦也笑了笑,道:“不是来杀我便最好,我看着山上,不是感叹大人物的气概,而是在想着自己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为那样的大人物。”
迎着这初升的旭日行了许久,这辆马车才折返方向,到了一间小院前。
听着这么简单的评语,丁宁忍不住笑了笑,却又马上认真和图书了起来:“东胡当年也有数人去了长陵,最终还活下来一个人。”
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空气里却骤然生出了无数真实的杀意。
对于先前席卷整个王朝的叛乱而言,仙符宗便是漩涡的中心,然而一场叛乱下来,仙符宗反而最为平静,损失最小。
苏秦的眼中闪现出异样的光焰,然而在他双手触碰到黄色布包的同时,一股强悍的力量却是硬生生的冲入了他的心肺间。
黑雨伞下的声音显然夹杂着冷笑,“夜司首却不想见你。”
苏秦面色微微苍白起来,自嘲的神色更浓:“是郑袖让你来杀我?”
院内不再出声。
老妇人微微的一怔。
然而夜策冷在长陵,似乎的确从来不怎么讲道理。
……
申玄点了点头,“所以你要保我不死。”
他转身。
“你来杀我?”
夜策冷的瞳孔骤缩。
这名仙符宗的师长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野心太大便容易早死。”
“有人在祖山里托我带回了些东西给你。”
老妇人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皇帝是废物。”
这里是仙符宗。
夜策冷看了他一眼m•hetushu•com,道:“说说看。”
一名仙符宗的师长脚步下星光点点,就像是脚踏着星光走近。
这名仙符宗的师长讥讽的笑了笑,道:“方才你在看着山上,想必是感叹大人物的气概,这些真正大人物的想法,又岂是你这样的人所能揣测?”
“这部剑经和您的天一生水也很合,给您之后,您的境界更至大成。”
夜策冷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道:“我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和你这样的人站在一起。”
“皇后想让我活,但圣上那一边有很多人不想我活,所以你必须保我不死。”申玄看着她,说道。
这个小院里水渠缭绕,水汽很足,在他闭眼时,和他身体齐平的高度,却是骤然生出更多的水汽,有一种无边风雨的气息在生成。
“祝寿。”丁宁伸手自己倒了一杯酥油茶,微躬身行礼,说道。
“谢先生赐福。”老妇人感慨的笑了笑,认真回礼。
申玄轻声说道,然后他便闭了闭眼睛。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唇齿间冲出。
那数顶黑雨伞明白了她的意思,让开了一条道路。
夜策冷的和-图-书声音微讽的传了出来,“只可惜我也很想杀你。”
申玄诚恳但真诚道:“我也没有想到。”
星光消隐,日出。
丁宁收回了手,从袖中掏出一片木片递给老妇人,“您将这片东西交给那个人,他会让东胡皇帝听从些我们的建议。”
就算是那些参与了叛乱,在仙符宗里表达了和宗主截然不同意见,甚至设法将宗主困在山上的那些人,仙符宗宗主都没有追责,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
夜策冷背负着双手,虽然比申玄矮上许多,但却散发着一种比申玄更为强大的气势。
申玄睁开眼睛,看着她的双瞳,道:“而且您应该明白,我不可能那么快参悟这样的剑意。”
夜策冷蹙紧了眉头,然后道:“所以他并未死?”
他知道这些人根本不在意自己能够完成什么样的事情,只在意郑袖让自己活着的命令,但是他还是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那名仙符宗的师长,说道:“我认识你,我知道你的名字是韩星河。”
正在离开的仙符宗师长眉头跳了跳,他自然明白这是苏秦说将来必定报复之意,然而在他的眼里,现和图书在的苏秦也只真的只是和狗一样没有区别。
马车里面无表情的坐着的独臂官员便是申玄。
申玄推开虚掩的院门,绕过影壁,便看到一名身穿白裙,和灰色黑色的长陵似乎的确很不合的女子。
那数顶黑雨伞下没有回音,因为此时后方小院里已经有一道声音响起,“你这样想见我,你真敢这么做,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说完这句话,他便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黄色的布包,递向苏秦。
苏秦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不断咳出紫黑的血块。
申玄微眯着双目,如一头猫般的神情,似乎很享受着这和煦的光线。
苏秦笑了笑,道:“但我到现在还未死。”
申玄拍了拍车窗沿,让马车停了下来,然后出声,道:“我想见夜司首。”
“先生之强,真是有令师风范。”她又怔了片刻,抬头看着丁宁说道。
申玄道:“你应该明白我此时的身份,在长陵,我有权在任何时候见任何人,你若是再阻我,信不信我杀了你?”
申玄面无表情,重复了一句,“我想见夜司首。”
这声音显得霸道而不讲道理。
平日里长陵大小官员,乃至军队将领,最为www.hetushu•com惧怕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神都监的陈监首,一个是监天司的夜司首。
“此处是夜司首的私宅,不见客。”黑雨伞下传出一声很不客气的声音。
夜风骤冷,苏秦咳嗽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石阶,他又抬头看着高处的那一间房屋,自嘲般的笑了起来。
所以他只是更加讥讽的笑了笑,不再言语。
无雨。
一辆马车自很靠近长陵皇宫的一座官邸中驶出,行向长陵城东,马车车速并不快,但是迎着初升的旭日而行,却似乎要融化在金色的阳光里,直踏入那旭日中去。
“东胡这么些年一直很暧昧,即便是先前战时,东胡出兵也依旧不坚决。”丁宁面容依旧平静,看着她缓缓的说道。
“今日过后,你会改变主意。”申玄说道。
然而现在,这名先前的狱官却是凌驾于这两人之上,变成了长陵百官最为畏惧的存在。
星光点点,那名仙符宗师长已经只剩背影,充满嘲讽的声音却是从山道上继续传来:“虽然她给你一个机会,我也无法忤逆她的意思杀你,但是你敢对我如此态度说话,像教训一条狗一样给你点教训,伤上加伤,我却是可以随手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