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十一章 当年事和家务事

元武皇帝却是低下了头,目光落在了严相的身上,“你不要忘记,她自胶东郡而来时,本身便应该是寡人第一个出现在她的面前。寡人代表王城,她代表胶东郡,这本身便是她来长陵的意义,正是因为你的安排,她才第一个见了那人。”
此时这片林地杂木萧索,更显冬意。
……
老妇人沉思了片刻,笑了起来,“一帝死而换朝,但一家有一人活便延续,所以国易亡而家不易灭,只是要治国如治家,却是何等困难。”
看着面色骤白的严相,元武皇帝摇了摇头,“正是因为如此,寡人才得了天下。但你必须记得,她原本就应该是寡人的皇后。不是因为要得天下,她不会有那样的一段经历。所以这也不是她的错误。”
元武皇帝的目光转而落在了李相的身上,“让申玄做上那样的位置,不是要让人联想起你是出身李家,是背叛了李家才做到如此位置。而是提醒天下人,hetushu•com你为了寡人,可以背叛整个李家。”
“至于皇后,寡人能容她,这些便自然是寡人的家务事。”
这件事情里,他这位同僚的安排,或许是当年最正确的安排,最绝妙的手段,因为最后他还是达成了目的,让胶东郡和长陵走到了一起。但最为关键的是,这名也并不知道其中有过这样安排的女子成了皇后,更为关键的是,她的强大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我并不知道当年她和那个人在长陵遇到并非偶然。”
李相沉默了许久的时间。
元武皇帝沉默了数息的时间,接着看着同样沉默的两相,道:“在此时此地却不懂得隐忍。”
用很多用词直接的关中人的口吻来说,便是除了皇后暗中控制的一些事物之外,大秦朝堂一切可以摆在明面上的事物,都是由这两人协调处理。
严相微讽的一笑,“年轻人的爱情往往盲目,成年人的爱情m.hetushu.com才讲究利弊。先来后到往往比天资优秀更为重要。她最不喜接受安排,所以即便受家里的要求从胶东郡而来,也未必会接受和当时的圣上联姻。”
之所以说是林而不是园林,便是因为这片林地出于元武皇帝的圣意没有任何人去管侍,任何杂树完全是肆意的生长。
李相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这自然不是你的错。”
丁宁说道,“越快则变数越少,然而当一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方知有许多局限之处。”
两相很自然的没有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眉头都是微蹙。
老妇人感慨的笑了笑,看着丁宁,道:“长陵的商人一直是最会做生意的,听说那些旧门阀的生意遍布各朝,以至于吕家灭时,元武的军队马车络绎不绝的往外连运了五天,才将吕家府邸里有价值的东西全部搬空,这是不是真的?”
“没有为什么。”元武皇帝看着这两名足以影响整个大秦王朝http://m•hetushu•com的重臣,平静的说道,“无论她做了什么,这只是寡人的家务事。”
老妇人想着巴山剑场付出的一切,真诚道:“也是不容易了。”
“不要在那时能够隐忍。”
丁宁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吕家府邸里的家俬,只不过是吕家真正财富的十数分之一,后来吕家的大多数财富,应该还是落在了元武的手里,还有一部分便落在了郑袖的手里。”
“你认为这真的和圣上说的一样,一直都会是家务事么?”李相抬起头来,看着严相问道。
两相互相看了一眼,最终面相阴冷的严相出声,同样平静但带着极大的勇气,道:“圣上您能保证这永远只是您的家务事?”
元武皇帝依旧一袭布衣,席地而坐,他的对面坐着两名老人,一名身穿黑袍,面目瘦削阴冷,一名给人的感觉苍老,然而面容却偏偏年轻,甚至给人英俊的感觉,而且气息温和,给人容易倾述和结交之感www.hetushu.com
丁宁缓缓转过头,看着帐外的风雪,慢慢说道:“以法治,以仁治,以身代而想,方能长久。”
“有些故事即便是在将来也是不可复制的传奇,就如巴山剑场,就如长陵旧权贵门阀。”
“如今寡人和你们的位置已高,天下几无并高者。然而你们想必不至于忘记,寡人和你们有现今的位置,只在于隐忍二字。”
“寡人也自然不会忘记你为寡人付出了什么。”
元武皇帝微微自嘲道:“在鹿山会盟之前,天下人谁过多注意到寡人的存在?即便是在寡人登基之时,世上绝大多数人也只是觉得皇后冷酷而强大,在这些年里,包括在之前和韩赵魏三朝的征战里,世人几乎遗忘了寡人的存在。”
原本帝王处理的事情大多交予这两人处理,这两人自然便是帝王的真正心腹。
走出林地,李相看着身旁的严相,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元武皇帝修行的静地便在这片林地之后,而他修行和-图-书静地的对面,隔着这片林地,便是两相平日里处理朝堂事物的阁院。
……
“雷厉风行,一统天下再治。”
丁宁看着老妇人,说道:“一国一朝,长不过数百年,短不过数十年,而一些宗门,一些门阀,却是上千年的积累。”
他知道这件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才是当年所有事情里最大的秘辛。
然而此时这两人,却是同时问了元武皇帝这一句。
……
严相冷冷的笑了笑,“你若是相信,何必问我。”
长陵的皇宫里,有一片林。
老妇人越加认真了起来,问道:“当时的巴山剑场,或者说您的师尊,当时是如何想?”
“为什么?”
元武皇帝没有发怒。
老妇人怔了怔,忍不住摇了摇头,道:“那的确是难以想象。”
他只是抬起了头,看着冬林上方的天空,慢慢的说道,“不要忘记寡人和你们是多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也不要忘记寡人和你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这便是高于各司司首的两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