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十三章 蛊生

地上无数尘土涌起。
她脸上的伤疤是剑伤,看上去很浅,但是因为剑气的撕裂和劲气的溅射,却是掀掉了很多肌肤,甚至切断了很多血肉和肌肤重新生长在一起的可能。
再加上不知为何,除了这道剑伤之外,还有很多道交错在一起的浅浅的伤痕,看上去就像是有人用利刃在她的脸上反复划来划去一样。
中年女子的眼瞳中闪现出来了某种怪异的光泽,就像是某种回忆给她带来的光辉,她同时也很怪异的说道:“可是我脾气性格极差。”
“对于一些人而言,脾气性格暴躁可以被看为嫉恶如仇,看成直爽。”车头上男子说道:“尤其是对于那些本身便不羁的天才们而言,这或许反而会成为吸引点。”
这条道路周围一切生灵都似乎已经恐惧的逃离,分外的死寂。
“有些是直接死在她的手中,有些虽然没有直接死在她的手中,但也相差无几。”
潘若叶的呼吸一顿,骤然想到某个可能,一时说不出话来。
……
车头上男子恭敬而认真道:“的确如此。”
“这个笑话很不好笑。”
m.hetushu.com你说的是事实。”
中年女子笑了起来。
“你最好说得快些。”中年女子漠然的说道:“我没有多少耐心。”
“胶东郡花了十五年的时间,最终做到的,便是如养蛊一般,养出了一名郑袖。”
车头上的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你们不了解这些,我便无法解释得清楚。”
车头上男子缓缓的接着说了下去,“在我甚至不是修行者时,我只是个普通的读书人,然后举家出游时,遭遇了流寇,我全家被杀死,只有我被她家里人救了下来。后来在数年后我从噩梦中醒来,又有了心爱的女子,有了新的家人。只是她并未想到,在很多年后我到了长陵,却因为一件小事,让我最终查了出来,当年杀死我家人的流寇,包括我新的家人,也都只是她的安排。我新的家人,也只不过是她的部署。”
“胶东郡这一代很是幸运,你们只知道郑家出了她这样一名天赋极高的修行天才,却并不知道,其实并非一个。”
顿了顿之后,他接着说道:“天才往往都m•hetushu.com不是普通人,都会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
潘若叶的面容变得越来越为苍白。
她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这名男子,放佛漠然的看着一只蝼蚁。
车头上男子说道:“因为在她看来,部下和她之间没有任何可以足够信任和不变的东西,所以即便是忠心,在她看来也是控制。对她而言,家人便是最重要的控制手段之一。所以她为了得到一名有些能力又足够对她忠诚的部下,她所做的,便是杀死了我原先的家人,然后又设法给了我新的家人。”
“现在长陵人包括整个天下的人都说她冷酷,然而若是知道她是如何活着离开胶东郡的人,便自然明白若是她做不到如此冷酷……那离开胶东郡来长陵的便不是她。”
潘若叶的呼吸却是不由得急促起来,她忍不住看着车头上的男子,道:“你的意思是,她其实有数名天赋同样惊人的兄弟姐妹,然而她家里却是逼着她们自相残杀般来逼迫她们修行,最终其余人全部死去,只剩下她活着?”
她现在说这句话很不好笑,但是却笑着,m.hetushu.com再加上她笑起来时,脸上的诸多伤痕牵扯在一起,像一朵分外恶毒的花,绽放着无数负面的情绪,所以给人的感觉便分外的桀骜暴戾和狰狞。
车头上的男子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甚至连你们都未见过面,但对于她而言,你却已经是威胁。你是陈国皇室之后,虽然陈国不复存在,但你的身份地位包括背后的势力,不亚于长陵旧权贵门阀家的女儿,最为关键的是,长陵那些旧权贵门阀家的千金,当时没有一个人有你这样的修剑天赋和姿色。”
“控制部下的忠心?”潘若叶忍不住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她觉得这句话很别扭。
中年女子的眉头微微蹙起。
车头上男子点了点头,道:“实力和地位不成正比,便自然滋生畸形的野心……胶东郡的想法,不只是能够跻身长陵门阀之列,而是能够彻底的压倒那些曾经看不起胶东郡和嘲笑胶东郡的旧门阀权贵。只是就如巴山剑场的崛起终究还要靠几名逆天的人物一般,胶东郡的崛起,终究还需要有郑袖这样的人。”
说到此处,车头上男子惨淡的和-图-书笑了起来,看着潘若叶,声音低沉了些,“说起来你可能都不信,当时她为了完成家里布置的学业,寻觅我这样的一名部下,派人杀死我家人时,她还只不过七岁……只是一名七岁的孩子啊,她就已经能够完成这样的事情。”
车头上男子看着她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她家里的长辈在用各种极端的方法挑选一个可以进入长陵的人时,也教导了她们如何来挑选自己的部下,如何来控制部下的忠心。”
接着在中年女子继续出声前,他便又加了一句,“你们并不知道她在胶东郡的成长经历,所以才不能理解。”
中年女子似乎花了些许时间回想清楚了很多事情,然后漠然的说道:“在他特意来找我比剑时,他和郑袖还未结识。”
一股真实的桀骜力量已经落在了车头上车夫的身上,这名曾经的胶东郡黄袍使者,跟随着郑袖从胶东郡来到长陵的男子知道自己随时会被这种力量撕扯成无数的血肉碎片,但是他的笑容却很平静,带着一丝冬日阳光的惨淡。
“这的确是个很不好笑的笑话。”
中年女子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www.hetushu.com,她只是很直接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背叛她?在长陵之中,即便你是她的奴仆,但实际的地位,恐怕也不亚于那些司首。”
她笑着看着车夫说道。
“胶东郡也是旧门阀,然而外王起身,始终无法跻身长陵,虽有实力但一直受排挤,在长陵那些旧权贵的眼中恐怕也只是乡下人而已。胶东郡自己也很清楚这点。”
中年女子的笑容消失。
她看着自己师傅脸上那触目惊心的伤疤,想着如果这名男子说的是真的,那师傅将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所以说你们有这样的疑问,只是因为不了解胶东郡,不了解她的成长经历和家里人。”
“她这一代,加上侧室所出,一共有四名天赋极高的修行天才。”
中年女子突然无比暴戾的冷笑了起来,身上的衣袍猎猎作响,“所以你的意思是,当郑袖刚刚到达长陵,或者她还未到达长陵,还未和我见过面之前,她便已经认为我有可能是她的对手?”
他直视着这名中年女子,缓慢而认真的说道:“但事实正是如此,你虽和郑袖情同姐妹,但那人特意来斩花了你的脸,却是出于她的挑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