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十六章 谋信

女子的想法和男人的想法毕竟有些不同。
因为她体内数条重要的经络已经受了太严重的创伤而无法恢复,真元根本无法凝聚,也就是说,她便是河流上那种漏了气的羊皮筏子,若是推入河流中便会沉没。
这名女子哭泣着点头。
纪青清暴戾的情绪稍消,细思起来,一个门阀,一个郡数十年的积势和谋划,落在自己身上,这不是个人的恩怨所能形容,有些情绪愤恨,简直全无去处。
“其实你看到你师妹时,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男子看着她,说道,“你只是想弄清楚很多事情。”
纪青清身体微微一震,突然笑了起来,“胶东郡是想取代天意,安排每个人的人生?”
这小船渐渐离岸。
潘若叶静静伫立在河畔。
男子点了点了头,轻声道:“没有人能够算无遗策,没有谁能够取代天意。”
“赵姓?”纪青清眉头微挑,有些诧异,“你是赵人?”
哭泣不是修行者会经常做的事情。
所以赵高很简单的摇了摇头。
“陈王剑经其实我并未能够真正的带离长陵,你还必须回长陵一次hetushu.com。”
“胶东郡有野心,虽占直通海外之便利,又出产丰富,地处旧权贵难以掌控的边远之地,但是旧权贵门阀在长陵和关中一带的积势、财富、以及外通六朝的底蕴,的确是足够有视胶东郡为乡巴佬的本钱。”男子谦恭的轻声说道:“胶东郡想要和旧权贵门阀一争长短,便要有特别之处,胶东郡所靠的并非权财,而是谋和信。”
听着她的哭泣声,潘若叶缓缓转过头来,看着她,问道:“你的伤便是皇后想要杀你那时便留下?”
无论友情敌不过爱情,无论悲伤不悲伤,那终究只是别人的事情。
潘若叶微苦的一笑,想着先前的犹豫在今日终究有了结果,轻淡道:“既然送你走,我自然不会再回长陵。”
纪青清沉默了许久,然后抬头看着这名男子,缓缓的说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见一见百里素雪,自然会明白这是事实。”
女子上了船,水浪声起。
……
顿了顿之后,他接着说道:“不只在长陵,胶东郡在关中和各朝,甚至一些蛮夷之地都布有许多密探m.hetushu.com,赐予丰厚赏赐,每年都有不少胶东郡选拔和训练出的幼龄童和年轻人被分别送往天下各地,直至今日依旧如此。在被那些旧权贵门阀鄙夷排挤的数十年间,胶东郡所做的一切就是等待着郑袖这样一个人的出现,以及编织了一张这样看不见的网。”
大人物的想法旁人无法揣测,更何况像她这样充满了强烈仇恨的女子。
“若论真正祖上,是赵罪民,流亡至胶东郡。”赵高说道。
她看着潘若叶,颤声问道:“你要我去哪里?”
男子恭谨回道:“真名赵高。”
“郑袖还未到长陵,便已觉得我是威胁,必须先将我变成对她没有威胁之人,甚至被她所用。”纪青清微讽道:“当时长陵比我更出名的女修行者也有数名,想不到她这么看得起我。”
她呆住。
“谋和信?”纪青清微微蹙眉。
然而恐惧未消失。
“你不是要杀死我?”
“送我离开?”
“这长陵看上去不是黑就是灰,街巷平平直直,四平八稳,朴实无虚,谁知道这里面藏了多少互相阴险算计,龌蹉中事hetushu•com。”纪青清厌憎的笑了起来,问这名男子,“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点头,道:“这谋和信并非是计谋和守信,而是谋士和讯息。胶东郡养有许多门客谋士,其中大多数只是做一件事,那便是收集讯息,暗中刺探情报。”
这名女子又呆住,一直等到这条小船到了身前,她才反应过来,忍不住看着潘若叶问道,“那你?”
然而也就在此时,她听到了水声,看到一条小船从萧瑟的芦苇荡和乱树丛间缓缓驶出,朝着此处行来。
只是当年即便是那样的人物也因为一名女子的背叛而亡,这天下事和女子事,孰大孰小又何曾理得清楚。
这是一条渭河的支流,一条不大的野河,潘若叶的后方不远处,便是正在修建中的长陵城墙,依稀可以看见城墙和长陵内里街巷的轮廓。
“那名男子所说的应该是真的?”
更多是心寒和恐虑。
赵高沉默不语。
这种软弱的表现,来源于力量的缺失。
就在此时,这名在这近二十年一直追随在郑袖身旁的男子又说了一句更让她心寒,让寒冷更加湮灭她暴戾情和_图_书绪的话语:“有些事情似乎是偶然,但其实早在她在胶东郡还未出发时,便已经注定。原本在胶东郡那些门客的安排里,郑袖应该和百里素雪在一起,而不是王惊梦在一起。”
女子连饮泣声都停了,恐惧的颤抖起来,看着前面的水面,她不住的想难道对方竟是如此恶毒,都不痛快的赐予一剑,而要逼自己走入这寒冬的水中,让自己慢慢淹死?
女子的花脸原本已经隐没在船篷之中,却又从阴暗里露出半张面孔,泪痕未干却挂着真正的感激。
那名脸上同样被剑划花,曾经是她师尊的师妹的女子,不知道她此时所想,越来越恐惧,终于又哭泣了起来。
纪青清沉默了片刻,笑了笑,依旧笑得很难看,“那么赵高,你知道我现在最想说的是什么?”
即便是明白一切,想要报仇,也没有那么容易。
纪青清沉默了片刻,道:“简单而言,胶东郡想是郑袖和百里素雪在一起,未料到百里素雪觉得她非良人,而她转投王惊梦,最终便宜了元武。”
这名女子的身体远比一般人强健,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已经不和图书是修行者很多年。
潘若叶不再看她,只是终于想清楚了如何做,看着前方的河面,说道。
“百里素雪看不上她,王惊梦最后和她决裂,元武又待她如何?”纪青清充满残忍快意的笑了起来,“像她这样天下无双的女子,和烟花柳巷的女子有什么区别,最终还是得不到一个男子的真心相伴。”
“连一名熟知胶东郡手段的人只是带你来长陵都会被发觉,也只有将你直接从这里送至别国,你才不会落入皇后的手中。”潘若叶看着那一条乌篷小船,轻声道:“你可放心,我会让你安全的离开。我会有安排。”
男子未管她言语里的寒意和嘲讽意味,只是平静的述说道:“虽然那时王惊梦已经锋芒毕露,但在胶东郡看来,百里素雪远比王惊梦和元武更有优势,在他们那时看来,百里素雪的天赋不亚于王惊梦,岷山剑宗又在长陵,能为胶东郡所用,便自然是天下剑首。只是他们唯一没有料到的是百里素雪并不欣赏郑袖,也未料到那人几乎以一人之力带得巴山剑场为天下剑首。”
“你走吧。”
她已经沉默不语的站立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