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二十二章 十五年

身上暴戾气息尤未散的纪青清垂下眼睑,听着这名修行者喉间涌出的最后气息,慢慢的说道:“十五年前我脸未花,你不会对我动剑,然而十五年后?光是这一口恶气,便难名状,你如何能胜我?”
那十数丝剑丝依旧顽强的存在着,剑丝上游动着猩红的鲜血,缓缓滴落。
对他而言,丁宁已亡,净琉璃败在他手中,天下已无任何年轻才俊可以抗手,尤其在皇后的意志之下,他即将继任灵虚剑门的宗主。
他无比痛苦的尖叫起来,蔓延着血线的身体冲入虚空境。
在安抱石而言是随意的一击,然而对于他这种大宗师而言,带着真正的杀意便是全力,随意之感只能说明剑意的圆融。和他相距不止一个大境却能够抵挡住他的一剑,不只是因为他身受重创的关系,还在于安抱石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轰的一声巨响。
然而随着这道晶霾的降落,这道朦胧而半透明的光亮前方,骤然多了数百道纵横交错的晶线,每一道晶线给人的感觉都是锋利到了极点,比世间最好的匠师精和-图-书心篆刻出来的线条还要笔直。
对于正常的修行者而言,虚空境充满无数可怕的未知。
在无比痛苦的尖叫声中,他的身体穿过了那一片朦胧的光亮。
一名身穿紫色袍服的修行者捂着腹部缓缓坐倒在血泊之中,他带着紫玉冠,身上的紫色袍服也是一种世间绝无的华贵紫色,如星光在流动。
他原本想拼着双脚甚至双腿残废,只求能够留下半条残命冲入虚空境之中,然而他的境界和对方实在相差太远,即便用尽所有手段,也根本无法破开对方的一股剑气。
他自然也明白安抱石想要做什么事情,这些晶霾里面,有一缕并未去捕捉安抱石的身位,而是纯粹的追求速度,直接脱离的他的感知,只是按照他记忆中的方位落在虚空境前。
这一层淡淡的光亮之后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
身体变成数十段,任何修行者都不可能再活。
从这无上高位跌落,甚至连生命都刹那失去,他如何能够不痛?
这是不佳的感受,但如他此种人物,也只是如白驹过隙和-图-书般一刹那,并不纠结。
这十数丝剑丝虽然无比细微,但蕴含着惊人的力量,身体被这样的剑丝切过,和被十数柄大剑切过没任何的分别。
虚空境只是凭空竖立着的一道朦胧而半透明的光亮,没有任何的色泽,只是在光亮的内里,隐约有一条黑色的大河在流淌。
他知道对方已经将他的退路封死,而且这道晶霾的力量,也绝对不是他所能抵御。
齐金山的脚尖轻点剑池水,已经凝立在这虚空境前。
抛开虚空境内里那一条黑河是什么样的未知之地不算,便是那一道看似简单的镜面般光影,便蕴含着令七境都不敢轻试的危险,谁也不知道接触那团镜面般光影之后是轻易的穿过,还是会被其中蕴含的可怕元气力量撕扯成无数血肉随便,然后随着里面各种不同的天地元气通道飞到这个天地的许多角落。
金黄色的火焰内里,是一柄枯木般的长剑,长剑的剑柄握在那名花脸女子的手里。
当他的手从那名灵虚剑门弟子头顶上离开的瞬间,他的整个人便已经如同一缕没有http://m.hetushu.com丝毫分量的天地元气,飘进了前方殿内。
再下一刹那,他的所有意识便已经消失。
石殿剧烈的颤动,洗剑池中的池水紊乱的飞溅到半空,镶嵌在石殿壁内的珍宝如雨般坠落,其中大部又被强大的力量震碎。
只是随意的一击,便击碎了他的本命剑,令他遭受致命的重创,安抱石自然清楚自己唯一的希望在于洗剑池后方的虚空境。
他甚至感到了那股真实的水意快要荡漾在他的背上,然而与此同时,他的眼神里也出现了绝望的情绪。
安抱石的身体穿过这片光亮之后便消失在他的视野里,而这片光亮之后,那一条黑河的画面如同永恒般,没有任何的改变。
他的身体在倒撞在这数百道纵横交错的晶线之前的一刹那,强行扭转了过来,以双脚为剑尖,整个身体如剑般朝着那晶线撞了过去,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真元尽数从双手之中涌出,刹那间,他的十指尖也崩裂,真元混杂着鲜血,他的手上如持着十条血色的飘带。
这道晶霾从他的身侧飞过之时,他身上的衣衫便和-图-书裂了开来。
灵虚剑门的山门口,白雾之中,有一条金黄色的火焰在燃烧。
只是未能亲眼见到安抱石最后的尸身,却让他的心间也泛开了一层涟漪。
他艰难的抬起头来,唇齿间也不断掉落鲜血,苦笑道:“十五年前我可随意败你,想不到十五年后,你竟强到如此地步。”
这十条血色的飘带主动飞出,撞在后方追来的那片晶霾之中,在崩碎的同时,硬生生的卷出了数片晶尘,随着他的双脚脚尖一起撞在那些晶线之上。
十数丝牢牢固定在虚空境之前的晶丝切过安抱石的足底,接着往上,切过他的气海,切过他的身体。
齐金山微微蹙眉。
那些镶嵌在殿内墙壁上的宝石、灵药,地面上的金铁、灵骨,被他带起的锐气切碎,然后变成了一道道的夹杂着无数色彩的晶霾,朝着前方内里亡命逃窜的安抱石刺了过去。
此时这些剑丝从脚至头切过他的身体,因为太过纤细,太过锋利和太快,以至于他的肉体根本还没有真实的痛感传入脑海,然而他心中却十分清楚,这些剑丝切过了他的气海,http://m.hetushu.com切过了他的身体,在接下来一刹那,他身上那些血线便会崩裂成可怖的伤口,接着他的整个人便会变成一片片的血肉崩散开来。
这便是真正的碎尸万断,不得完整,且这种可能性远远超过安全通过,安抱石一开始就明白这个道理,然而对于他而言,齐宗的太过可怕,已经造成了这是他唯一生存的希望。
数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力量瞬间倾轧在他的身上,在下一刹那,他听到了自己身体里发出了无数琉璃碎裂般的声音,当真正的恐惧充斥在心间的瞬间,他只觉得身体被高高抛起,就像是一块山石瞬间被抛飞到云端,接下来也不坠落,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往上。
齐金山沉默不语。
一声凄厉的惨嚎从他的口中迸发而出。
那数片晶尘和那些细细的晶线撞击,却是发出了如巨船迎面撞击的轰鸣声。
安抱石的衣衫早已碎裂,此时白皙如玉的肌肤上顿时渗出一条条血线。
那些细密交织在一起的晶线崩碎了大半,然而却并未完全破裂。
那一层淡淡的光亮上泛起一层涟漪。
安抱石已经嗅到了洗剑池独有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