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二十四章 望春

说了这一句之后,他垂下头去继续看着案宗,眉头却是不自觉的微微蹙起,在心中想着,元武和郑袖都不是这种单纯善良的愚痴性子,那这扶苏,到底像谁?
他黑巾下的嘴角也开始流淌出微讽的笑容。
除非便是根本没有死。
顿了顿之后,他看着这人接着说道,“是那些人不只是修行者,不只是大宗师,是大多数人都是领军的大将。然而现在大秦十三侯,正武司,和巴山剑场有多少干系?”
只是自己为何没有死呢?
即便是之前皇后在长陵做出了很多令两相和圣上都似乎无法容忍的事情,然而圣上和皇后的关系却似乎依旧亲密无间。
即便魏无咎和他进行了这样的一次长谈,然而他此时心中的看法,却依旧和魏无咎不同。
接下来肯定还发生了什么,让他已经变得连普通人都不如的身体焕发了一些生机。
……
他的身体也废了,留下了很多道无法愈合的伤口。这便是修行者所说的隐伤。
这虽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然而现在的圣上和皇后,那维系两人亲密无间和*图*书的,不就是对于这四个字的恐惧么?
“死而复生?”
看不到任何的景物,感知却越来越清晰。
如此一想,他的注意力便不在眼前这些卷宗上。
一种奇异的浮力承托着他,明明是冰冷的水流,却并不让他淹没。
魏无咎便是司马错口中的魏侯,是大秦十三侯中年纪最长的一位。
可是一切都废了,甚至连眼睛都瞎了,这样死而复生,还有什么意义么?
安抱石想要大哭。
当他通过那虚空境时,被齐宗的剑丝切过身体,然而当年造成虚空境的那名灵虚剑门前辈的力量比齐宗更为强大,虚空境的力量镇压住了剑气的爆发,甚至硬生生的挤压着他的肉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态势,将本身已经被切断的肉体硬生生的黏合在一起。
……
死而复生,自然是最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他连哭的气力都没有,甚至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于是他直觉自己落在了那条奇异的黑河里,水流似乎在朝着一个方向平缓的流动,而且溅到口中的水滴很苦涩,苦涩到他不断的呕和图书吐。接下来他便直觉自己的双目已经瞎了,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蒙着黑巾的人沉默不语,脑海之中莫名闪现的却是这样的四个字。
司马错此时光看他神色就知道他心中所想,顿时冷冷一笑,道:“说不打就不打,小孩子都不会,何况大人。”
虽然时间对不上,但难道这里面真的会另有隐情?
他感到自己身体里那些重要的,原本畅通无阻的经络,已经断成了许多截。
此时他须发皆银白,然而身形挺立却是异常笔直、高大,这种身如铁塔的气息,甚至让人不由得联想起先前虎狼军的大将军梁联。
司马错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他眼睛的余光扫过扶苏的侧脸,脑海之中出现的却是那人在长陵时的很多画面,心中却是越来越觉得有些相似。
“那是书上说所的话语,除非世上每个人都是那样的圣人,更何况那样的书在你父皇登基之前,便不知道被烧了多少。”司马错冷淡而不留情的说道。
他的气海也破了。
他的修为尽废。
“所以不要想着给自己和-图-书留什么后路,此时的圣上和皇后,想必最不想见到的就是态度暧昧的墙头草。”
“九死蚕的传人,今时不同往日。”
他想念先前在长陵的一切时日,尤其那冰雪消融,阳光温暖的春日。
点点白雪积在他身上的玄色战甲上,更是给此时的他镀上了一层千山寒雪般孤高的气势。
这是真正的奇迹。
扶苏兀自难以相信春将伐楚,并非只是一路上听闻丁宁的死讯而精神恍惚,而是因为鹿山会盟刚过,明明在鹿山会盟上四朝订立盟约,怎么现在就可以当这盟约不存在了呢?
扶苏艰难的吞咽了口口水,抬头看着司马错,道:“言而无信,不知其可。”
他努力的想要挣开眼睛,却是无力,然后看不到任何色泽,只是一片黑色。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又能掀起多少风浪?”
“即便林煮酒从大浮水牢之中逃脱,就凭巴山剑场那几柄残剑,又有什么用?”
“巴山剑场昔日最为强大和可怕的是什么?”
凝立在他身后的人穿着的也是一件玄铁战甲,但是戴着斗篷,面上也笼hetushu.com着黑巾,看不清面目,此时轻声回应道:“魏侯你让我不用顾虑,但前些时日,没来由安抱石便死了,灵虚剑门毫无征兆便分裂两端,根本不足以和岷山剑宗抗衡,圣上和皇后十数年辛苦栽培,尽付流水。至于岷山剑宗,百里素雪的意思,是谁都看不透。但至少,无论是他还是净琉璃,在岷山剑会上青睐的是哪些人也很清楚。”
他身份高绝,且此时身为太子师,自然明白郑袖要让他教导的是什么,所以说话根本不用避讳。
最为关键的是,他的气海是空的。
但若是完全正常的夫妻,会有了这些事情还依旧亲密无间么?
他只是觉得身体越来越冰冷,越来越不舒服。
他看着前方远处风雪之中的楚边境,脸上的嘲讽意味越来越浓,“所以你根本不用做任何无用的考虑,巴山剑场和圣上的争斗……除非王惊梦起死回生,否则我根本不认为巴山剑场那些人能够对圣上和皇后造成什么威胁。”
魏无咎突然笑了起来,转身看着这人,“整个长陵,近百年来,修为天赋最高的人,自然便和*图*书是王惊梦。但他之后,修为天赋最高的,是白启而不是安抱石。只要白启和他那支军队在,这些宗门的变化,便根本影响不了全局。”
接着他渐渐的想到了自己为什么能够活着的可能,身体便更加冰冷。
在文士模样的司马错阴冷的想着皇宫中事时,远处很靠近巫山的一处边城,细雪之中,魏无咎站在城头最高处,森冷而不屑的说道。
有数道裂口,大的似乎从他的体内要透出体外。
唯独没有任何欣喜的情绪。
“安抱石?”
真诚守信便是善良的一方面。
这种时间不知持续了多久,但现在看来,却至少让他的血肉骨骼连接在一起,生长起来,只是有些经络,却是因此错位。
最后这名年迈的王侯看着身后这名蒙着黑巾的人,平静了下来,再转身看向楚地,轻声道:“我的年岁已经大了,墨守城最后的辉煌在于强行镇压那么多修行宗门,而我又还有几次这样率军的机会,我的辉煌,便在今春,便在楚地。”
当意识重回安抱石的脑海,他也是迷茫,震惊而不解。
他的心中莫名有些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