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二十八章 莫名语

长孙浅雪不再说话。
这些紊乱的雪粒飞舞出许多青黑色的线条,这些线条却只有丁宁才能够感知得到。
最为关键的是,即便是郑袖,在这样的风雪之中,都不可能躲得过长孙浅雪的感知。
丁宁静静的站立在这雪岗高处,直到厚雪渐渐将他堆成雪人,直到风雪中出现那些青色苍狼拖曳着的车辇。
祖山已失,得了续天神诀,将乌氏逼到荒原深处,对于郑袖而言,这一阶段既然已经完成,那便不可能再付出很大的代价要对乌氏斩尽杀绝。
丁宁道:“无形化有形,如吐丝结茧,破蛹而出,需要很长的时间。”
这次重逢并不遥远,然而和之前很多次都截然不同。
这些乌氏修行者必须防备是否有大秦王朝的强大修行者暗中追随到来。
乌氏这种随时可以举朝搬迁的王朝,事实上便是统领着荒原上很多部落的最大部落,和外面的王朝交战,最大的优势便是可以http://m.hetushu.com退得毫无踪迹。
丁宁又沉默了许久,才说道,“我回到长陵,第一时间便是找你。”
她的力量,都会用在接下来的对楚。
长孙浅雪又隔了许久,才说得出话来,“那怎么会这样?”
长孙浅雪说道:“一个人的原谅,比复仇还要重要么?”
“我原谅了那人。”她轻声的说道。
“有些事情,错了还能重来么?”长孙浅雪的语气很清冷,但却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她的面容便不知为何变得苍白了些。
自然得让任何人见到,都会觉得这便应该是她本来的样子。
“谢谢。”
长孙浅雪沉默了许久,然后转身正对着车门帘。
“为何一定要死?”长孙浅雪说道。
只是这队拖曳着车辇的狼群每一头都极为高大,身体自然蕴含着天地元气流转的味道。
老妇人笑了笑,却是越过了丁宁,迎了上去,伸手将抱着的裘衣亲和图书手披在了长孙浅雪的身上。
老妇人又笑了笑,她不再说什么,却是发出了一声奇异的啸鸣。
一张绝丽到令人窒息的容颜撞入乌氏这个荒凉而蛮横的世界,却是纯粹用一种美丽,用更加蛮横的力量,逼得周围的风雪都似乎一滞。
她身上涌起的气息掀开了车帘,她呼出的空气似乎和外面苍茫的天地连成了一体,这样才似乎让她的心胸可以变得真正的开阔起来。
顿了顿之后,他笑了起来,道:“就像是困在一间黑屋里,不知何年是尽头。”
他坐到了长孙浅雪的身边。
她摆了摆手,令那数百名乌氏修行者不用紧张,接下来她下了更为惊人的命令,让所有这些修行者退去,接着她竟是单独一人,和丁宁一起继续朝着前方的风雪而去,直至彻底脱离了这些修行者的感知,到了远离营区的一处雪岗。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即便是遭遇大败,都不可能被连根拔和图书起。
当数百名乌氏修行者如临大敌的隐匿在风雪中时,丁宁直接走出了营帐,而那名营帐中至为尊贵的老妇人也追随着他的脚步走了出来,手里抱着一件用罕见的银雪貂制成的裘衣。
她后方远处的风雪里骤然涌出数团雾气,又是一队狼群腾云驾雾般涌了出来。
她就如在长陵酒铺里第一个转身回后院一般,走向那队新的狼群拖曳着的车辇,掀开厚重的车帘,跨了进去。
狂暴的风雪可以隐匿踪迹,但是这种狼群毕竟是乌氏皇族的独有之物,强大的军队即便无法穿过暴风雪长途跋涉,悄无声息而来,但强大的修行者却可以。
即便是在酒铺同床双修时,他和长孙浅雪依旧保持着一尺的距离,然而此时他坐在长孙浅雪的身边,长孙浅雪却并未拒绝。
数百名乌氏的修行者隐匿在风雪之中,异常警惕的迎接着那批狼群的到来。
“再会。”
她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对着http://www.hetushu.com这名老妇人致谢。
丁宁也看着前面苍茫的天地,道:“因为生不如死。”
丁宁安静而沉默的看着长孙浅雪,两人都是并不言语,过了片刻,却依旧是长孙浅雪第一个动作。
长孙浅雪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道:“九死蚕的秘密,你早就知道?”
这名老妇人能够将这整个乌氏都控制在掌中,自然经历了无数事,见过了无数人,她也不再多言,只是再温和的笑了笑,便转身离开。
丁宁慢慢的说道:“不在于原谅,在于情意。”
丁宁的眼睛里有了些雾意,他也轻声的说道,“我不是那人。”
长孙浅雪在长陵之中只是穿着最寻常的衣衫,此刻披上这件华美的裘衣,她便少了许多清冷,多了几分暖意,尤其自然。
然而这种可能在丁宁看来微乎其微,首先他太过了解郑袖,郑袖对乌氏动兵的目的只是在于祖山,以及在春伐楚之时,让乌氏没有多少可能越过阴山。
http://www.hetushu.com宁深吸了一口气,道:“要看能不能原谅。”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了出来,道:“神识拘于无边黑暗,茫茫然不知有无终日,甚至不知岁月。”
然后不知何时,她湿了眼睛。
他的这句话并非正面回答长孙浅雪的话语,然而长孙浅雪却是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看着长孙浅雪不自然蹙起的眉头,她温和的笑了笑,道:“爱屋及乌,而且你真的很美。”
飞舞的雪粒突然紊乱了些。
这次的开口,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困难。
当丁宁随之进入,狼群开始拖曳车辇,长孙浅雪才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丁宁,道:“为什么一定要我过来?”
似对丁宁说,又更像是对自己说。
长孙浅雪一震,道:“那是什么感觉?”
她和平时说话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却偏偏少了许多清冷的意味。
丁宁微苦一笑道:“除了幽帝之外,谁也没有修炼过九死蚕,没有身试,谁会预先知道九死蚕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