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三十二章 不祥

所以他的这具身体非但蕴含着可怕的肉身力量,而且每一个动作的消耗也是远低于同阶修行者。
自己便应该算整个天下最适合在这种地方行走的修行者,现在再加上这样一名甚至比自己更胜的强大女修行者,这名老僧甚至有种若是自己这三人得不到灵虚剑门那柄藏匿在这山中的剑,天下便无人再可能找到这柄剑的感觉。
两座近乎笔直的雪峰之间,是一条魔王巨舌般伸出的冰川,表面已经被风沙侵蚀得成为蓝黑色,嵌在冰中的灰尘如同铁锈一般。
于是他只是伸出了右手,五根手指分别弹动了几次。
缓步并非是想要看风景,而是真正的艰难。
他此时的呼吸沉重得如同风箱鼓动,然而身体里却依旧得不到充分的空气,面孔变得越来越赤红,嘴唇也渐渐发紫,脑袋也渐渐的鼓胀痛了起来。
只要是那些在他们眼里看来无翻越和生存的巨山、冰川,便都被认为是神灵的http://m.hetushu.com居所,那冰川后连绵的雪原,自然便是天国。
这急促的时间在老僧的感知里却是十分漫长。
数道寒光带着古怪的啸鸣,就像幽魂在哭泣,顷刻间在三人的瞳孔中急剧的放大。
当丁宁刚刚眯起眼睛之时,这几名弓手如落石般轰然砸落在他的身前。
他平生只去过一次长陵,其余时日都是闭关苦修,所以并不知道长孙浅雪的来历,他只知道能够在这种环境下,在这种地方行走还能比他轻松,便只能说明一点,这名女修行者体内的本命物,本身便是这种冰雪世界的皇者,强到了极点,对于这种地方的天地元气的感召,远胜一般本命物。
虽然借助昔日祖山被九死蚕吞噬入体内的灵雨,再得续天神诀、人王玉璧之助力,他悄无声息的踏过六境中阶,又得虚空境之感悟,找到了一条可以偶尔动用七境力量的捷径,然而他此时的状态自然m.hetushu•com非真正的七境。
数点空气里的雪砂被他的手指弹出,接着变成带着恐怖力量的雪尘,轰击在那五枝羽箭上。
东胡西北边境这些冰川山脉茫茫然不知方圆几千里,即便是这些山脉下的高原牧场,都其实已经超出世间别地很多山峰的高度。
丁宁身体微微前倾,想要将这几名弓手身上的装束和其它细微之处看得更仔细些,但也就在这刹那间,这几名弓手喉咙间微响,却是同时涌出黑血,一股浓烈的腥臭气息冲出的瞬间,这几名弓手便同时断了气息。
即便只是踏回早已走过的路,那些对于修行者而言极大禁锢的破境关隘对于他而言根本不存在,他曾经达到的真实境界,甚至远不只七境,然而他此时的身体,却是自然难以跟上,甚至比起长陵中那些经过无数年缓慢正常修到刚过六境的修行者还大大不如。
即便是七境修行者,在这种已经无法正常m.hetushu.com呼吸的高度之上,也需要不断的消耗存积于体内的天地元气来维持自身的消耗。
不只是天地元气的消耗,而是精神、体力、热量,对于事物甚至水汽、空气的需求,一切的消耗都是远低于同阶修行者。
这种冰川上蕴含着无数凶险,看似毫无异样的平地下方,却时有薄薄的冰壳覆盖着深不见底的恐怖冰裂,所以他的注意力始终高度集中着。
真元修为比他略逊,而且他修的是密宗苦修法,肉身看似已经被极少的所需压榨得如同干柴,但是他体内的每一颗气血的微小粒子,每一丝血肉,都是已经被激发出最大的潜力,而且令其余修行者难以想象的高度协调。
老僧如侍者行走在丁宁和长孙浅雪的身侧,他甚至是赤足,两只脚掌和整个腿部看上去几乎没有多少的血肉,漆黑一片,但是其中却蕴含着某种难言的力道,放佛用力一跺便能将这条冰川踏破。
老僧手中的木杖在丁http://m.hetushu.com宁的手中,但他自然不可能无法应付这样的五枝羽箭。
当这些拖曳车辇的乌氏巨狼都无法前进,天地元气便实在是已经稀薄到寻常人根本无法活动的地步。
然而随着这样的跋涉开始,他的眼帘中却渐渐泛出讶色。
丁宁缓步走在这冰川上,手中持着老僧的木杖。
他感知得出长孙浅雪也是七境的修行者,甚至远超一般七境,然而令他惊讶的是,长孙浅雪行走在这样的地方,却似乎比他还要轻松。
那些石林般的冰川之后,隐约显露出数人的身影,手持着同样给人异样感觉的长弓,然而还未来得及施出第二箭,身体就已经被无数倒飞而至的金属碎砾洞穿。
这五枝金属羽箭骤然一顿,空气里发出一声恐怖的爆鸣,接着这些羽箭被彻底震碎成无数片,比先前箭矢还要恐怖的速度,倒飞回去。
前方被自然切割成片片石林般模样的冰川里,骤然涌起几道异样的寒流。
这些带着他们体内热血http://m.hetushu.com的金属碎砾,溅射入他们身后的冰川,每一片都带起了巨大的爆炸。
弹指间反将几名刺客震落在前,便已让人觉得这老僧的修为极为恐怖,然而这几名弓手已经浑身如破絮,无法动作,却偏偏未死,这便更展现出了这名老僧的恐怖境界。
但他的意志力不只远非常人,甚至是现今的绝大多数修行者无法想象,所以在这种地方行走,却是依旧只需问身后老僧借一根杖,依旧能够保持绝对的清醒。
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再将这几名身体还在溅射着鲜血的弓手往前抛起。
然而也就在这刹那间,他和长孙浅雪,丁宁却都是同时感知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机。
对于荒原里的牧民而言,但凡越是生活艰难,便越是对天地敬畏,认为冥冥之中自有神灵存在。
这是五枝羽箭,极为纤细,然而无论是尾翎还是箭杆却都是金属制成,从箭尖到尾翎都篆刻着符文,这种简单的符文却使得这种羽箭的速度甚至超过了一般修行者的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