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当年事

第三十四章 自楚

在四周的血腥气之中,他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她这种微微蹙眉,在平时大多便代表了憎恶,而在此时,却是凝重。
当浪头冲到最前方的老僧身上,老僧才抬起头来,手中的木杖刺了出去。
最为关键的在于,是什么样的军队,可以拥有这么多强大的异兽?
他前方的冰面,忽然间剧烈的震动起来,那些雪崩引起的厚重浮雪,像波浪一般掀起,往下冲来。
想到了堆积成山的尸山,效忠于元武和郑袖的军队,来自天下各朝的无数修行者,没有任何人能够承受得住王惊梦轻描淡写的一剑,但即便如此,王惊梦的脚步还是被阻挡在那一片街巷之中,即便被他杀死的强者尸体堆积如山,但他却依旧无法前进多少步的距离。
她是真正的大家闺秀,昔日长陵第一权贵公孙家的千金,在巴山剑场崛起之前,胶东郡郑氏门阀在长陵人的口中,便是给公孙家提鞋差不多。
这头被点中额头的雪犼瞬间死去。
现在王惊梦似乎换成了他。
就像是迎来最自然的死亡和-图-书一样,这头一息之前还凶悍到了极点的雪犼“很自然”的死去,从额头到它体内深处,就像连锁反应般的停顿。
然而这根木杖看似轻柔的一刺,却轻易的杀死了这头雪犼。
丁宁和长孙浅雪只是都平静的看着前方掀起的雪浪和那些轰然冲落的黑影。
这种雪兽非但是群居,速度惊人,而且力量和耐力都是极强。
上方的那些雪犼已经在背上骑者的驱使下,开始发动了进攻,如同驱赶着巨大的雪浪,冲了下来。
然而老僧的动作依旧极为简单,他手中的木杖,只是不断的往着前方刺出。
没有人动作。
这便是眼下这支军队很自然给他的感觉。
只是这样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之中也只出现了短短的一瞬。
丁宁的眉梢微微挑起。
像这种真正大门阀家出身的女子,举止礼仪都有严苛的教导,再加上所闻所见自然和寻常出身的女子不同,喜怒一般都不形于色。
每一道阴影,或者是巨兽的爪牙,或者是背上骑者手中的长矛,或者是m.hetushu•com后方骑者手中符器激发的弩箭,甚至还夹杂着飞剑。
那是一种药草的气味,带着浓烈的土腥气,但是接着土腥气便化为一种浓烈的甜香。
以雪犼为坐骑,在他的印象里也没有这样的一支军队,但眼下这支军队的强大毋庸置疑,尤其是这支军队在死亡面前的冷漠和淡然,便让他明白对付这样的军队没有任何的花巧,除非对方的统帅能够出现,被他们杀死。
甚至给人的感觉,这每一道阴影的来势都比他快。
然而在这种地方,即便是这些人排着队一个个走到他面前让他敲死,他都要付出一部分体力和真元作为代价。
身为昔日旧权贵门阀的千金,她很清楚平日里要维持这么多异兽的消耗便是十分惊人,从此推断,这支军队的建制便本身即为惊人,便不会像那种寻常的万人军队,最多配备数十名五境修行者那么简单。
老僧保持着轻柔前刺的姿势,雪犼高高的在他头顶,背上的骑者在飞坠出去,这一刹那的画面,给人的感觉便是这老僧和_图_书将这沉重的雪犼硬生生的从头顶挑了出去。
然而它的身体却因为一种古怪的抽搐而猛烈的甩动,身体往更高处跳起的同时,整个身体甚至发出了啪的一声响,将背上握着一柄尖利而长的青铜刺矛的骑士都甩了出去。
在这种天地元气极为稀薄的高地,七境以下的修行者呼吸都很困难,体力消耗得极快,恐怕在这种地带行走数个时辰之后,体力耗尽,再加上极度的严寒根本无法补充体力和真元,便有活活冻死的可能。
长孙浅雪的眉头微蹙。
他想到了王惊梦。
雪犼的身影相对于他而言,就像一座小山丘,这根木杖点在它的额头,双目之间,细小的就像是在它的额头上插了根稻草。
他的动作似乎并不快。
看着这样的画面,从他和丁宁、长孙浅雪两侧冲过的剩余雪犼背上,那些骑者原本平静的眼眸里,也不可避免的充斥满惊惧的光芒。
先前那五名弓手和两名剑师在这里设伏时,她便心中有些不解,因为光是跋涉到这里,再做设伏事,这些修行者便很难http://m.hetushu.com精气神完备,现在看到这些矗立在上方上风口的巨兽,她便顿时有了答案。
他的动作自然到了极点,甚至给人一种奇异的美感。
此时在极为荒芜的东胡边境冰川高处,然而随着这些雪犼和背上骑者的出现,他的脑海之中首先出现的画面却是在昔日的长陵。
丁宁抬着头沉默不语,冰雪颗粒打在他的脸上,带来针刺般的感觉,让他的眼睛不自觉的微微眯起。
因为在他过往经历的战阵中,他遭遇过很多这种类型的统帅。
一阵凄厉破空声伴随着令人心悸的怒啸,数十道阴影向着这名老僧和身后的丁宁、长孙浅雪落了下来。
然而实际上,这种巨兽却是生活在北海沿岸,一种类豹般的雪兽。
老僧的眼眸深处也出现了一丝异色。
风暴席卷而过。
这数十道阴影落下,原本在烟雪中晦暗的天光变得更加黑暗,天空都似乎被遮住。
然而他有种强烈的直觉,这支军队的统帅只会在最后有可能杀死他们的时候才会出现。
为了达成目的,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付出自己和图书的生命。
他的修行之法特殊,所以对于体力的流逝和真元的损耗的感觉,他便比任何修行者都要清楚,在他的眼睛里,此时出现的对手都是弱小的可怜,抵抗和不抵抗没有多少区别。
然而随着他的不断刺击,这些阴影却一道道的消失,一头头雪犼和一名名骑者,却是抛飞在空中。
他转头看了身旁的长孙浅雪一眼,点了点头,确定道:“是来自楚的军队。”
正对着他的二十余头雪犼和背上骑者连续不断的砰砰落地。
他的脚掌落在雪地上,甚至没有引起一片雪花的飞溅。
嗤的一声,这根木杖挑开前方的雪浪,点在一头劈空而来的雪犼额头。
“龙血草。”
这些是雪犼,在长陵的很多故事书里记载,都是类似于巨大猿猴般的生物。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往前踏出了一步,站到了丁宁和长孙浅雪的前方。
此时一眼望去,在烟雪中现身的雪犼便至少超过百余头,有着这些巨兽作为骑乘和拖曳兽,在此间行走便不需要消耗多少体力,如移动的营帐,甚至可以拖曳足够的食物和军械。